無障礙鏈接

趙紫陽逝世11週年 故居獻花者眾

  • 葉兵

獻花者相繼走進靈堂紀念趙紫陽逝世11週年(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獻花者相繼走進靈堂紀念趙紫陽逝世11週年(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1月17日是因反對武力鎮壓學生運動而遭整肅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11週年。目擊者說, 當天至少有150人到北京富強胡同6號趙紫陽故居悼念,儘管警察和便衣人員在周邊街道攔阻了一些要入內表達敬意的訪民。

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在趙紫陽弔唁簿上題字(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在趙紫陽弔唁簿上題字(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原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俞梅蓀17日跟往年一樣又到場紀念趙紫陽逝世11週年。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前往紀念的人有大約150人,其中包括《炎黃春秋》雜誌前社長杜導正和女兒、已故新華社副社長李普的女兒李欲曉和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的秘書吳偉等舊部和子女,還有來自趙紫陽河南老家的一些鄉親。

他說:“大概有150人左右。主要在上午,下午就沒什麼人了。”

俞梅蓀表示,他進趙紫陽家之前,看到附近有警車,出來時看到一些制服警察和便衣在那轉悠。他表示,據說有些來趙紫陽家的訪民遭到攔阻,看來今年對到此紀念的老百姓看管的更厲害了,所以他從外地回到北京就直接去了富強胡同。

他說:“早晨一下火車,下火車我就直奔那兒了。我怕被阻攔嘛。”

一天前,六四遇難者家屬團體天安門母親的發起人丁子霖由國安人員陪同前往趙紫陽故居獻花。

丁子霖告訴美國之音,她之所以選擇趙紫陽忌日前一天前往獻花,是因為去年她和當時還在世的丈夫蔣培坤未被允許去那裡紀念趙紫陽逝世十週年,當局怕遇到外媒採訪她。她說,今年老伴已經去世, 想到自己年已八旬體弱多病可能來日無多,擔心失去祭拜這位至死不肯妥協的前領導人的最後機會,於是向監控人員要求提前一天去趙家,獲准由專人陪同前往。

丁子霖表示,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和兒子趙五軍見到她很意外。

她說:“他們因為也很意外我會去,只顧跟我說話,問我老伴去世的情況。趙五軍告訴我,他天天替蔣老師念經。我沒想到,他也成了佛教徒。當初他是他們家最小的兒子,還年輕,現在老了,這麼多年。紫陽去世那年他們沒讓我去,第二年我去了,跟劉曉波一起去的。從那一次開始認識他們,這不也十年了嗎?真的都變老了!(趙五軍)本來還年輕呢,現在變老了。變成天天念經的人。我感觸良多。”

丁子霖女士是原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蔣培坤是人大哲學系教授。他們的兒子蔣捷連1989年6月3日不幸遇難,當時剛滿17歲。

據香港媒體報導,1月17日,在趙紫陽位於北京富強胡同的故居外,有警員駐守,仍有不少人前去獻花。屋內有趙紫陽的半身照片,並掛上趙紫陽子女的悼念輓聯,照片下放滿鮮花,當中包括天安門母親丁子霖送去的花束,弔唁簿上有丁子霖的題字。

丁子霖告訴美國之音,她像往年一樣在趙紫陽家題了字。

她說:“我題了兩行字。我說,'生命有限,求真無限。我將以您為楷模,堅持到最後一息。'”

趙紫陽之子趙二軍(中)與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左一)等景仰者在一起(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趙紫陽之子趙二軍(中)與遼寧維權人士姜家文(左一)等景仰者在一起(2016年1月17日俞梅蓀拍攝)

據蘋果日報報導,17日前往獻花致意的人當中包括趙紫陽前政治秘書鮑彤的秘書吳偉和《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報導引述杜導正的話說趙紫陽和六四事件是冤案,中央政府應該為其平反。

報導引述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說,看到今年仍有不少人前來悼念,感到很安慰,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公開自由悼念父親,因為這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她說,這是遲早的事,六四事件也遲早會得到平反。

去年11月20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一次高規格紀念座談會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胡耀邦作出高度評價。這位已故領導人的突然去世是1989年學運的導火索,後來演變為六四事件。不過那次座談會上,胡耀邦被指處理學運“不力”的問題和六四事件均未觸及。

俞梅蓀在六四事件臨近25週年時曾對美國之音指出,六四事件一直被設置禁區,遲遲不能平反是因為牽涉各方利益,一個人的力量難以改變體制。但他同時指出,習近平的父親、中共元老習仲勳曾公開反對向學生開槍。習近平本人應該會在時機成熟時解決六四這個歷史包袱。

趙紫陽去世後眾人送的花籃花圈,其中習近平的母親齊心送的花圈或花籃上寫著“齊心率子女敬挽”

趙紫陽去世後眾人送的花籃花圈,其中習近平的母親齊心送的花圈或花籃上寫著“齊心率子女敬挽”

一年多前,俞梅蓀對解決趙紫陽問題比較樂觀。他說:“紫陽去世的時候,他的母親齊心率子女,包括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獻了花圈嘛。所以,習近平個人、習近平家里當然對紫陽印像很好,是支持紫陽的嘛。我想,作為習近平個人,他肯定是明白是非曲折,肯定有是非觀念的,肯定是支持紫陽的嘛。我想,他內心還是願意為紫陽平反,為耀邦平反,他是願意的嘛。但是涉及到整個結構體制制度,涉及各方的利益,所以他可能還在猶豫,可能還沒有最後下這個決心吧。”

這一次,俞梅蓀說,他沒有從紀念趙紫陽的人們那裡聽到這位已故中共領導人近期能夠獲得重新評價的任何信息。

據報導,王雁南17日說,仍在跟當局商討安葬趙紫陽骨灰一事,但尚未決定安葬地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