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一位流亡藏人的“棺材之旅”


旅居瑞士藏人歌手洛騰南林拖一口象徵西藏緩慢死去的棺材,從伯爾尼走到日內瓦的旅程。(視頻截圖)

旅居瑞士藏人歌手洛騰南林拖一口象徵西藏緩慢死去的棺材,從伯爾尼走到日內瓦的旅程。(視頻截圖)

紀錄片《西藏戰士》 (Tibetan Warrior) 上星期四在紐約舉行國際首映儀式。這部長1個半小時的影片記錄了旅居瑞士藏人歌手洛騰南林,拖一口象徵西藏緩慢死去的棺材,從伯爾尼走到日內瓦的旅程。

“這個旅程花了53天,從伯爾尼走到日內瓦,我帶著帳篷,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空間,有一次我睡在墳地,和死人睡在一起,那裡很祥和。”

從伯爾尼走到日內瓦

洛騰南林說,媒體和政界對西藏不斷發生自焚事件的冷漠讓他產生了自己行動的衝動。

“我說,如果你們不說,我就自己行動,告訴你們的人民西藏的情況,尤其是最近,為下一代能保持西藏文化傳統和生活方式,142名藏人自焚。我想通過這部影片傳遞的真正訊息,就是希望西藏人民獲得自由”。

該片導演是瑞士電影製作人多米尼克.杜都。他說:“只是在他出發前一個星期,聽說這件事,然後就決定了”。

每個故事都令人感動

他表示:在拍攝過程中最令他感動的是,“我遇見的所有不同的藏人,聽到他們的故事,每個都很強烈,令人難以相信,沒有一個藏人願意過流亡生活,但他們回不去,僅此一點就很感動。”
在為惡化的西藏局勢奔走的過程中,洛騰南林曾在瑞士議會表決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議時,當面告訴瑞士財政部長,簽約就是和劊子手握手。

焦慮使他變得越來越激進,他衝撞不賣飯給他的華人餐館老闆,他跟溫和派激烈辯論,這位連螞蟻和蒼蠅都不殺的佛教徒甚至覺得有時候必須像壞人一樣行動。

他在影片中說:“我們被迫去想我們不應想的事,我甚至很不幸地考慮過拿起槍去戰鬥”

不要做激怒中國人的事

內心的苦悶將他的旅程延伸到了印度達蘭薩拉。在得到精神領袖會見時,他被告誡必須現實地對待西藏問題。

達賴喇嘛向他解釋了他的非暴力中間道路政策:“我們尋求的不是我們勝利別人失敗而是互利互惠的方案。”

達賴喇嘛告訴他,不要做激怒中國人的事,“把中國當敵人沒有幫助,不是嗎?如果我們能打敗中國那麼你對抗它才是有意義的,但是我們不能。因此我們必須小心。”

耐人尋味的是,洛騰南林最後表示,不是達賴喇嘛的教誨,而是他的述說方式,使他產生了對這位年邁精神領袖的同情心,也感動了他自己,從而改變了激進立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