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中國無意也無力逐美國出東亞

  • 斯洋

美軍P-8A海神偵察機2015年5月飛臨南中國海永暑礁時,機組人員講解機中國填海造島的情況 (美國海軍資料圖片)

美軍P-8A海神偵察機2015年5月飛臨南中國海永暑礁時,機組人員講解機中國填海造島的情況 (美國海軍資料圖片)


美中兩國由於南中國海而變得緊張的關係並沒有因為最新一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的結束而緩和,不過,美國的一位相當有名的中 國問題專家最近稱,中國還沒有強大到可以被視為美國在全球的“平起平坐的競爭者( Peer Competitor )”,他還說, 中國目前沒有意圖也沒有能力將美國趕出東亞。

美國前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柯慶生( Thomas J. Christensen)最近在他的一個新書發布會上說,中國確實在東亞地區給美國及其盟友帶來安全挑戰,但是中國還沒有危及到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柯慶生被認為是美國中生代“知華派”的傑出代表。

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柯慶生(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他說: “我認為這個問題總是被錯估或是被低估。有人說,真正的挑戰是中國試圖將美國驅逐出這個(東亞) 地區,我沒有看到這個。還有人說,中國想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導力量。我認為這兩種說法都不正確。……中國還不是美國'平起平坐的對手',無論是從軍事,經 濟,還是外交上來說。(中國)也不太可能很快就成為這樣一個對手。”

柯慶生在新書《中國的挑戰:如何影響一個崛起大國的選擇》( The China Challenge: Shaping the Choices of a Rising Power)中主要闡述了中國崛起後給美國帶來的兩大重要挑戰:第一,怎樣讓中國相信,不要通過威懾或是武力給東亞地區帶來不穩定,這種挑戰比較可控;第 二,如何鼓勵還是發展中國家的中國為全球治理做出更多的貢獻。他認為,後一個才是最大的挑戰。

他說,中國在東亞的挑戰在於中國確實在發展有真正實力的軍力,他們也有新的辦法達到更遠的海岸,他們可以讓美國的軍事部署,特別是盟友的部署更加昂貴。

他解釋說,東亞目前的局勢比冷戰時期要復雜,因為在東亞沒有明晰的陣營,而且所有南中國海的聲索國都認為自己在捍衛本該屬於自己的權利,為此,他們會不惜付出高昂代價。

中國外長王毅不久前說,“中國對於南沙群島主權的要求並沒有擴大,但也絕不會縮小。否則我們無法面對我們的前輩和祖先。”

航拍顯示中方在南中國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填海造島(2015年5月11日)

對於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的問題, 柯慶生說,美國應該關注不是人造島嶼本身,而是實際效果。

​他說:“ 美國應該向中國展示,我不認為你這樣做會達到很多的效果。這不能阻止我們的軍隊非常非常近距離地行動。我希望,我們能展示這點,我們可以在這個人造設施非 常近的距離行動。而且,這個島嶼在國際法上也沒有立足的地方, 不會因此產生12海里的領空或領海權,自然也不會因此產生經濟專屬區。 而且中國也不能因為'九段線'或是這些島礁就可以控制美國和其他國家軍隊在南中國海的行動,這才是真正重要的。”

中國的南中國海主權要求範圍示意圖(有爭議島嶼以英文與中國名稱標示)

他說,為了應對中國在東亞挑戰,美國必須加強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存在,同時也幫助美國的盟友以及中國周邊國家發展能力,同時也要採用外交姿態讓中國放心,美國並不是在“遏制”中國。他還說,美國能夠影響中國的選擇,是因為美國站在一個更高的位置上,因為美國有很多的盟友,而中國很少。

然而,有專家認為,柯慶生的觀點有些樂觀。以南中國海為例,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認為,中國填海造島的行動相當於“圍棋”的提前佈局行動,是想造成“既成事實”。

克羅寧說: “中國'進兩步,退一步'的做法,總體來說,是圍棋裡的'佈局'。這是中國典型的戰略。中國當然不想尋求動武,特別是與美國這樣一個大國,但是,他們很樂 意壓制更小的國家。比如,中國現在是在國際仲裁法庭對菲律賓的訴訟做出仲裁前將'九段線'造成既成事實。這是圍棋裡的佈局,他們攔阻了菲律賓的法律動作, 他們實際上是在改變,將'九段線'當成中國的法律,然後製定中國的法律,並將之實施。”

克羅寧說,中國在南中國海為捍衛所謂“歷史權利”的政治意願是無限的,雖然不一定是尋求戰爭,而美國維持南中國海現狀和規則的政治意願雖然強烈,但卻是有限的。

星期二(7月1日),五角大樓公佈的新的《國家軍事戰略》說,中國在南中國海水域的行為令美國擔憂,另外,中國被認為可能對美國形成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