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美國前國務次卿:習是合作夥伴和競爭者

  • 莉雅

2008年1月18日美國國務次卿伯恩斯宣布退休,右側為時任國務卿的賴斯。

2008年1月18日美國國務次卿伯恩斯宣布退休,右側為時任國務卿的賴斯。

前美國國務次卿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日前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發表了美國下屆總統在亞洲面臨的安全挑戰的演講。演講後,這位美國最有成就的外交官之一接受了美國之音專訪,談到美國應該如何看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他習近平的解讀以及對中國在南中國海行為的看法。

莉雅問:您如何看待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這個倡議?您是否認為它的戰略意義大於經濟上的意義?

伯恩斯答:像中國這樣的大國會因為戰略原因而採取行動。世界上每一個國家都是自利性的。我們採取行動是要推動我們自己的利益。在21世紀,大國還必須採取行動,超越我們的邊界,來保護全球性的利益。我們有時候這樣做,有時候不這樣做。我認為,因為'絲綢之路'和'一帶一路'戰略帶有自利的成分就認為我們不應當支持,這是錯誤的。中國對中亞和南亞國家加大投資對於這些國家的人民是有好處的,因此也有利於美國在全球的利益,包括開放的貿易體系、穩定與健康的社會。在可能的情況下我們應當與中國在這些問題上合作。

我在德里的時候,我沒有感覺到印度反對這個。他們不反對亞投行,也不反對金磚五國銀行,他們是其中的一部分,事實上金磚五國銀行的行長就來自印度。他們不反對中國的投資,而是尋求中國的投資。我們美國人必須謹慎,不能以簡單的言辭來談論中國。我們既是夥伴,也是競爭者,而這是夥伴關係的一部分。

當康多莉扎·賴斯擔任國務卿的時候,她對亞太地區的一個洞察是,我們需要參與建設解決爭端以及進行合作的地區安全機構。如果你看南亞,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爾、斯里蘭卡、不丹和孟加拉,然後看中亞,你會看到,由於冷戰的原因,那裡沒有從南到北的基礎設施,所以我們應該鼓勵私營部門以及中國政府以及其他方建造石油和天然氣管道、修建道路和鐵路網絡。這方面,我認為巴基斯坦處於一個重要的節點。這其中的很多方面要經過巴基斯坦。很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因為以競爭的視角來看待中國而對此加以反對。

問:美國的一些觀察人士認為,美國人可能誤讀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您如何解讀習近平?

答:我會回到美中之間的伙伴與競爭者的模式。奧巴馬總統與他在氣候變化協議上有非常成功的合作。我認為他們在宏觀經濟的問題上也是很好的伙伴,美中兩國是國際經濟的共同管理者。但是我們很顯然在其他領域進行競爭。我認為我們應當這樣看待習近平,他是我們的一個夥伴,但是他也必須理解,中國不是亞洲唯一的國家,因此我們與日本、南韓的同盟關係、我們與菲律賓的防衛協議、我們與越南新建立的關係都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平衡。但習近平顯然是自鄧小平以來最強有力的中國領導人,因此你必須尊重這個權力並與之打交道。我認為奧巴馬在美中兩國政府之間建立了一個富有成效的關係,而沒有得到足夠的認可。布什總統與胡錦濤有富有成效的關係。這種關係不是完美的,但它對於兩國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建議加強與中國的接觸。我希望美國國務卿與中國外長一年見面20次,美國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一年進行四次會晤,而不是兩次。它太重要了。順便說一句,這不意味著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它意味著我們一起解決問題。

問:您如何看待奧巴馬政府在南中國海的政策以及採取的航行自由行動?

答:我強烈支持航行自由行動。我認為我們早點開始就好了。

問:美國國內有一些人認為,航行自由行動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他們認為奧巴馬總統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中國過於軟弱。您怎麼看?

答:奧巴馬總統過去半年來明確表示,我們會行使我們的航行自由權,美國的海軍艦艇將穿行南中國海屬於國際海域而被中國非法而且不明智宣稱是它的領海的部分。我們有權這樣做,而且也是我們對東南亞國家承擔的義務的一部分。

問:您如何看待中國方面的說法,即南中國還現在並不存在航行自由的問題?

答:他們通過在水里以及在不是他們領土的地方非法建造飛機跑道的事實而使情況發生改變。

前美副國務卿伯恩斯在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發表演講(2016年5月6日,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編者註:伯恩斯目前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外交和國際關係教授。他在美國政府工作了27年,在2005到2008年期間被小布什總統任命為國務院負責政治事務的國務次卿,此前還出任過美國駐北約大使、美國駐希臘大使以及國務院發言人,並領導了美印民用核協議、伊朗核項目以及美國與以色列長期軍事協助協議的談判。在1990到95年期間,伯恩斯是克林頓總統的特別助理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俄羅斯、烏克蘭和歐亞事務的高級主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