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律師繼續受壓處境艱難

  • 海彥

中國律師劉曉原在他的辦公室裡,旁邊的電腦顯示他的文章(2007年10月12日)

中國律師劉曉原在他的辦公室裡,旁邊的電腦顯示他的文章(2007年10月12日)

中國一些維權律師繼續遭受當局的打壓,處境艱難。被當局重點打擊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之一的維權律師劉曉原近日表示,因受“鋒銳所事件”的牽連,他既不能離開鋒銳所,又不讓參加被許多律師認為不合法的“律師年檢”,造成他不僅不能接新案,而且從6月1日起就連手頭上原有案件都無法繼續辦理的困境。

經常代理敏感和維權案件的北京知名維權律師劉曉原近日在網上表示,2016年度北京律師年審5月底結束,作為鋒銳所一位合 夥人,當局不讓他調離,但因鋒銳所完全癱瘓,他也無法參加今年的律師年檢,將造成他連去年7月9日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前接受委託的案件都可能無法去開庭, 他的執業遇到困境。劉曉原透露,除鋒銳律所涉案和合夥律師之外,絕大多數普通律師已經轉到其他律所。

有關當局從去年7月9日和10日開始,大規模抓捕和打壓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其中以在中國維權界聲譽最高、實力最強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重點,該所包括周世鋒主任、王宇、王全璋律師等多人被當局帶走並逮捕。

據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最新統計,截至2016年5月6日,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至少319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或失踪。目前已被批逮的有23人,取保候審的有12人。

709事件中也曾被帶走但後來無事的劉曉原表示,最近幾天他一直到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協的不同部門聯繫,試圖解決年檢、沒有年檢出庭、交會員費等問題。劉曉原稱,他目前的最低要求就是司法局至少給他開個證明,讓他未來能繼續出庭,完成已經受理的案件,保證當事人的權益。

他說:“我一直這幾天在找他們。現在就是說因為我是合夥律師,說還不能年檢。然後我就提出來,你不讓我年檢,什麼原因?你 不給我年檢就給我開個證明,讓我完成手中的案件。也就是說,我是從當事人的角度出發,考慮當事人的利益。當然有些律師說堅決不年檢,我也認同,但是有些地 方的法院到時候會很強硬的,律師沒有年檢,就不能開庭。那當事人就有意見。”

北京著名維權律師程海等38名律師,今年3月15日發起中國律師不參加違法年度檢查考核聲明的聯署活動,認為儘管律協 應對律師職業行為進行行業規制,但是律師年檢制度則沒有法律依據,律師法沒有對律師進行年檢或年度考核的規定,司法局/廳因此沒有對律師進行考核的依據, 對公權機關來說,“法無授權皆禁止”。

劉曉原律師受鋒銳所事件影響之際,他在江西讀大學的兒子去年10月起要出國留學,申請辦理護照四次都被拒絕。劉曉原表示,他目前的境況類似2011年受異議藝術家艾未未案牽連時的情形。當時他費了近兩年的時間,最終被迫解散旗鑑律所轉入鋒銳所才恢復執業。

星期三下午在北京市司法局交涉的劉曉原告訴美國之音,在感覺被踢皮球幾天后,有關部門終於同意至少先開一個他一直在爭取的證明。

他說:“確實這幾天,各個部門,找律協,律協說你要找司法局,那麼司法局分管律師工作的總共有三個處。找這個處,他說你應 該找那個處。現在最終還是找到律師執業監管處。我現在還在司法局外面。朱副處長回來了,他說讓我等一下,他會給我開那個證明。他已經答應了,我現在還在外 面等。 ”

此外,近年多次代理敏感和維權案件的蔣援民律師,星期二在網上發出呼籲,要求外界關注和聲援他依法爭取執業權的行動。蔣援民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因照顧家人的需要,他幾年前取得了香港的居住權,但不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按照國務院行政許可第71項規定,他不需要變更在中國大陸的律師執業類別。

蔣援民表示,深圳司法局去年曾要求他變更執業類別,但經過兩個半月多調查研究,在原深圳市司法局律管處楊付處長依法堅持下,他得以保留了執業資格。在709律師大抓捕中,蔣援民在香港躲過一劫,而又因他後來為709被捕律師辯護,廣東司法廳和深圳律協今年再次強迫他變更律師執業類別,只從事法律諮詢工作,實際上是要剝奪他從事訴訟的資格,不能再代理維權案件。

蔣援民稱,他星期二收到深圳律協的通知,強迫他變更執業類別。蔣援民表示,廣東司法廳和深圳律協的行為沒有法律依據,他將依法抗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