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道:中國當局2015年系統打壓基督教會

  • 陸揚

聚集在浙江溫州三江教堂前反對拆遷的信眾。(對華援助協會網站圖片)

聚集在浙江溫州三江教堂前反對拆遷的信眾。(對華援助協會網站圖片)

2015年, 中國基督教繼續受到當局的打壓。中國基督教問題觀察人士指出,今年當局打壓基督教的特點表現在,以基督教中國化為指引,系統性地對家庭教會和三自教會同時打壓,進而達到改造基督教的目的。中國的基督教活動人士表示,基督教在打壓中求發展,在打壓中爭取生存空間。

以基督教中國化為特點系統打壓中國基督教

近兩年,中國基督教被打壓集中表現在以溫州地區教堂十字架或者整座教堂被強行拆除最引人關注。進入2015年,儘管拆除教堂十字架或者教堂的案例減少,但是,對基督教的打壓進入了一個系統化的過程。

美國華人牧師、基督教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郭寶勝(臉書照片)

美國華人牧師、基督教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郭寶勝(臉書照片)

美國華人牧師、基督教人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郭寶勝指出,系統化打壓的特點表現在以“基督教中國化”為旗幟。

郭牧師說:“新的特點就是以基督教中國化為旗幟,在全國對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同時打壓。這個跟以前不一樣,以前只是家庭教會。然後從2014年開始,從拆教堂開始,對三自會的基層教會,進行打壓,然後改造基督教。三自和家庭同時打壓,而且徹底地來改造基督教,這是習近平上台之後2015年的一大特色。而且它有一個統一的旗號,就是基督教中國化。以這個為綱要,進行一個系統的打壓。”

對基督教的系統打壓包括從去年開始的大規模拆除十字架和教堂,到今年大量抓捕神職人員和法律顧問以及近期發生的禁止外籍牧師入境中國等等。

據美國的chinachange.org網站主編曹雅學對溫州牧師的專訪,2015年,僅溫州地區就有近二十位神職人員和法律顧問被關押。其中包括北京新橋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凱和二位助理律師劉鵬、方縣桂。三位法律人士8月25日深夜在溫州下嶺教堂被溫州警方帶走,之後他們先後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等罪名被監視居住。

浙江省2014年年初開始大規模拆除教堂十字架後,身為基督徒的張凱律師接受溫州一百多家教會的委託,協助維權,被認為是參與做多、涉入最深的維權律師。

11月開始,溫州多位被秘密羈押的人士相繼解聘家屬委託的辯護人,其中就有張凱律師和劉鵬律師。據信他們是在受到脅迫後作出的解聘決定。

“對華援助協會”網站報道,一名在香港多年的美籍牧師11月上旬被中國禁止入境。

基督教中國化強調政府管理和引導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郭寶勝牧師介紹,基督教中國化口號的提出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也叫基督教本色化運動。主要是中國基督教內部的一個運動,主張基督教要自立,去洋化,因為當時的傳教士都是外國人。

1949年之後,中國也有“基督教中國化”的口號,主要強調中國的基督教跟帝國主義教會劃清界限。

從2012年開始,中國宗教部門和相關學者再次強調“基督教中國化”,強調的是政府管理和引導基督教。

郭牧師說,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長卓新平近些年在多個場合一直呼籲“基督教中國化”,而且卓新平非常明確地表明,之所以使用“中國化”而不用“本色化”,是要突出基督教的民族主義色彩和對它的政治定位。

卓新平今年三月發表在《中國民族報》的一篇論述基督教中國化的文章中明確表示,基督教中國化,“要解決的基本問題就是其對中國政治的認同、對中國社會的適應以及對中國文化的表達問題。”這也被稱為實現基督教中國化的三要素。

今年11月20日至21日,“基督教中國化之路”國際研討會在北京“低調”舉行。這次秘密舉行的研討會同樣圍繞“基督教中國化”三要素展開討論,目的據稱是應對信徒日益增多的地下教會問題。中國從2012年開始每年都舉辦“基督教中國化”系列研討會。

中國究竟有多少基督徒?據美國皮尤中心2015年的一項調查,中國有大約6千7百萬基督徒。美國宗教社會學專家羅德尼·斯塔克預計,中國基督徒超過1億人,並且以每年7%的速度增加。

相比之下,根據中組部2015年6月底發布的《2014年中國共產黨黨內統計公報》,截至2014年底,中共黨員總數為8779.3萬人,年增幅1.3%。

浙江大規模拆除十字架:基督教中國化的“斬首行動”

基督教中國化首當其衝的是發生在浙江省的大規模拆除十字架和教堂行動。據估計,已經有至少1500個十字架被當局以違章建築的名義拆除,多座非常宏偉的教堂也被以相同藉口拆毀,其中包括溫州地區的地標建築三江大教堂。

按照中國基督教協會總幹事闞保平的說法就是,要打造有中國特色的教堂建築。闞保平說過,“要在基督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以及神學思想建設思想的指導下,充分重視教堂及其他基督教建築建設中的中國化問題。”

浙江省今年5月出台了《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徵求意見稿),其中對十字架的規定有,十字架“一般應整體貼附在宗教主體建築的正立面上,'十字架'長與建築物正立面的比例應小於1:10,色彩應與教堂建築立面及周圍環境相協調。”“十字架高與寬的比例為3:2”。

基督徒把十字架視為耶穌基督救贖罪人的象徵,近兩千年來,教堂的十字架都是放在建築物的頂部,而非貼附在宗教主體建築的正立面上。

徐永海:基督教中國化是偽命題

對於中國當局大力強調的基督教中國化,中國的基督教活動人士認為,這是個偽命題,是在藉基督教中國化之名,行打壓基督教之實。

北京家庭教會聖愛團契長老主持人徐永海認為,越來多的中國人信奉基督,說明基督教早就適應了中國的文化,早就中國化了。因此徐永海認為,現在的基督教中國化運動是個偽命題。 “共產黨它現在搞了一個基督教中國化,實際上它這個基督教中國化,我這麼體會,是個假的問題,是個偽問題,根本不存在的問題。因為基督教早就中國化了,如果基督教沒有中國化,不適應中國的文化,跟中國文化格格不入,怎麼會有那麼多信徒呢?特別是中國的農民,他們沒有受過多少教育,它要不符合中國傳統的東西,農民怎麼會接受牠呀”

徐永海質疑,把十字架從教堂屋頂拆下,貼附在牆上就是中國化的說法,他認為,那是強詞奪理。

張明選:國家害怕溫州教會的發展

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聯合會負責人張明選表示,中國浙江當局拆除教堂十字架,是因為當地的教會盛行,有礙中國文化的發展。 “拆十字架這是溫州的一個運動吧。因為他們是基督教(三自教會)的信仰吧,信那個標誌。從我的觀點看,我們信的是耶穌,不是信一個十字架的標誌。他們是三自教會,溫州今年在打壓三自教會方面比較盛行。國家可能是害怕那裡的教會盛行,對他們發展中國的文化傳統一種妨礙吧。因此漸漸增多了對十字架的拆遷。”

溫州是中國基督徒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有“中國的耶路撒冷”之稱。該地區的基督徒人數佔當地總人口的比例高,為大約15%。溫州成為基督教中國化的首選目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中國基督教在打壓夾縫裡求發展

張明選認為,2015年中國各地的家庭教會在政府的打壓夾縫裡還是有所發展,各教會都在推動福音廣傳。他認為,逼迫越大,對宗教的傳播就越盛行。他說,這是神的眷顧和國際社會禱告的結果。

北京家庭教會的徐永海長老告訴記者,儘管教會受到的打壓逐漸嚴厲,但是跟九十年代相比,他們的活動空間更大。他說,那時跨區傳教就可被判勞教。而現在隨著人口流動規模的擴大,跨區傳教非常普遍。徐永海說,近兩年中國家庭教會的活動空間受到擠壓,但是他指出,隨著技術的進步,互聯網為他們開啟了另外一片活動天地。信徒們利用手機微信,擴大了相互聯繫的空間。

郭寶勝:家庭教會將是2016年打壓重點

美國的基督教人權機構對話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郭寶勝牧師在最新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國內一批牧者幾個星期前在浙江義烏召開了一次應對當前局勢的研討會,會上有來自三自會的牧師披露,從2015年12月起,中國當局將進一步限製家庭教會的發展,並將其列入宗教工作的“重中之重”。

郭寶勝牧師預計,2016年,當局一定會加大基督教中國化運動對中國家庭教會界的輻射及打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