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壓新疆必導致激進活動並威脅全球穩定

  • 斯洋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4月25日舉行了一場有關“一帶一路”新形勢下,中國當局在新疆的維穩鎮壓和維族人的激進活動的研討會。

隨著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推進,中國人稱為新疆,而維吾爾人稱為“東突厥斯坦”的地方,再次成為連接歐亞大陸的重要樞紐,新疆在地緣政治中的重要性也因此再次凸顯。但是,美國專門研究維吾爾族歷史的學者說,如果中國政府繼續以“反恐”為由,在新疆實施高壓維穩,這不僅將導致維吾爾人的激進活動,也會給整個中亞地區,甚至全球造成不穩定。

新疆在中國地緣政治中的重要性

中國中央統戰部5月4日宣布新設立一個正局級部門--九局,專門負責新疆工作,新疆對中國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九局”將“專門負責新疆的形勢分析、政策研究、協調指導和督促檢查,並推動中央涉疆的各項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

5月14日到15日,中國將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藉此展示自己在世界的影響力,而新疆已經被中國政府明確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上的“核心區”。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最近舉行了一場有關“一帶一路”新形勢下中國當局在新疆的維穩鎮壓和維族人的激進活動的研討會。在研討會上,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伊利分校的助理教授科立克·柯奈特(Kilic Kanat)說,由於中國“西部大開發”戰略和“一帶一路”政策的推進,新疆在地緣政治中對中國越來越重要。

他說:“新疆一度是冷戰後中國最薄弱的地方,但是現在卻被當成中國影響中亞地區的跳板……很多觀察人士指出, 新疆可能成為跳板,使得中國得以在中亞和中東地區展示影響力和力量,不僅是經濟能力,更包括軍事和外交能力。從長遠來看,新疆對中國能源安全也很重要。”

他解釋說,因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因為擔心日本的活動和戰略,也因為對俄羅斯不可預測的擔憂,中國才有了“開發大西北”和“一帶一路”的“西進”戰略。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柯奈特指出,雖然新疆的戰略地位在改變,但是1990年代以來,中國推進的造成維吾爾人被邊緣化,加劇維漢矛盾的兩項政策非但沒有改變,反而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經濟發展和維穩打壓造成了維族的疏離

柯奈特認為,中國所謂的“新疆問題”應該起源於這兩項政策。他說,這兩項政策不但沒有解決中國政府擔心的民族分裂問題,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他解釋說:“經濟發展項目的推出,原本是希望把新疆與中國融合起來,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經濟發展項目起到了反作用。漢族 人的遷移引發了維族人對漢族人的憎恨。這些年來,所有的社會經濟數據,包括嬰兒死亡率、孕產婦死亡率、年輕人就業、經濟平等各項數據顯示,與該地區的漢族 人相比, 維族人愈加處於劣勢。中國政府採取的第二項措施,也就是用嚴打來避免該地區發生騷亂,特別是宗教壓制。'嚴打'、打擊'三股邪惡勢力'等造成了更大的民族 仇恨,使維族人與中國進一步疏離。”

維吾爾穆斯林遭持續打壓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四月發布的2017年度報告指出,中國去年以打擊宗教和暴力極端主義為由,繼續鎮壓維吾爾穆斯林。為了打擊極端主義,新疆地區政府頒布反恐新規定,再度禁止政府僱員、學生與兒童過齋月節,有些地區還禁止齋月期間進行禱告。

美國《紐約時報》近期的一篇文章援引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的話說,維族父母為子女取“穆罕默德”、“阿拉法特”和“吉哈德”這樣的名字也會遭到中國政府的禁止。在此之前,中國當局還強迫維吾爾男子剃去臉上的鬍鬚,同時禁止維族女子在公共設施戴頭巾和麵紗。

溫和派維族人也遭打壓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最近舉行了一場有關中國當局在新疆的維穩鎮壓和維族人的激進活動的研討會上,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說,即便是溫和的維族人也遭到中國政府的打壓。

楊建利說:“中國的這個戰略,很明顯是通過打壓尋求合理調整與北京政府關係的最溫和的維族代表,來刺激維族社區採取更為激進的方式,然後,他們就可以為自己採取更加暴力、更加全面的打壓手段尋找理由。”

他舉出試圖在維漢兩族間搭建橋樑的溫和派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為例。2014年9月,伊力哈木被中國當局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伊力哈木曾是中國中央民族大學經濟學院講師,並是“維吾爾在線”網站的創辦人。伊力哈木主要研究新疆地地區的收入差距和失業問題。伊力哈木說,自己開辦“維吾爾在線”的目的是幫助維吾爾少數民族發聲,並且幫助漢人理解少數民族,而中國當局認定伊力哈木利用“維吾爾在線”煽動民族仇恨。

打壓令維族人更加激進

肖恩•羅伯茨(Sean Roberts)是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一名副教授,他從1990年代開始專門研究中亞和中國的維吾爾族。他在研討會上指出,中國對維吾爾穆斯林打壓越激烈,維族人的反抗也越激進。

他說:“與此同時,過去幾年來,我們看到,1940年以來,好像再次出現了維吾爾人得到外國資助的有組織的激進活動。他們現在不在中國,在敘利亞。我想,911之後的許多政策,不僅加劇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部安全局勢的緊張,同時也導致了新的激進組織的產生。”

羅伯茨說,2009年7月新疆爆發的暴力衝突和騷亂是個轉折點。這場騷亂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他說,新疆“七五”事件後,越來越多的維吾爾人經由泰國、馬來西亞和印尼等東南亞國家逃離中國,前往土耳其、敘利亞和伊拉克,其中一些人參加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美國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基金”( New America Foundation)去年7月份說,2013年到2014年期間,由於中國對穆斯林的宗教限制可能導致一百多人參加了“伊斯蘭國”組織。中國官方2015年的數據說,300多人加入了“伊斯蘭國”。

不管這個數字到底有多大, 是否準確,“伊斯蘭國”正在利用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打壓來爭相招募維族人確是不爭的事實。在“伊斯蘭國”呼籲全球穆斯林“聖戰”、反抗中國統治的視頻等宣傳材料中,突出了維吾爾人在中國受壓迫這一點。“伊斯蘭國”宣布對中國發起“聖戰”,理由是北京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實施嚴苛的政策。

今年三月,“伊斯蘭國”還首次對中國目標發出威脅。一個追踪聖戰者的組織透露,由來自中國的維吾爾人組成的“伊斯蘭國”激進分子發誓要返回家鄉讓中國“血流成河”。

視頻中的一個作戰人員用維吾爾語說道,“為了報復從被壓迫者眼裡流出的眼淚,我們將按照安拉的意志,讓你們血流成河。”

“反恐”進一步激化了維漢矛盾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羅伯茨和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柯奈特都說,美國2001年爆發的911恐怖襲擊是維吾爾族和中國政府矛盾激化的分水嶺。911之後,中國政府把反恐戰爭當成一次機會,試圖把新疆發生的所有暴力和抗議活動都納入國際反恐的框架之下。。

柯奈特(Kilic Kanat)說,以反恐為由打壓新疆穆斯林不僅激化了維族和中國政府的矛盾,而且也讓衝突的性質變質,轉換成維漢兩個種族的矛盾。

他說:“這使得衝突形式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在此之前,是一個種族和漢族統治的國家的仇恨, 是種族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但是,在911之後,在中國在國內和國際的各種宣傳之後,他們將種族問題刑事化。 2009年的新疆的'七五'事件後,我們看到這真的演變成了一個種族之間的衝突, 是一個種族對另外一個種族的仇恨。”

羅伯茨說,聯合國和美國將尋求在新疆建立獨立回教國家的“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定為恐怖組織,在一定程度上給中國在新疆的反恐戰爭提供了理由。他還說,雖然不能把維族人所有的抗議活動都定義為恐怖活動,但是,可以明確地說,2013年之後,在中國境內發生的維族人的暴力抗議活動都是有政治動機的。

如何解決新疆問題?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羅伯茨認為,隨著習近平的標誌性的“一帶一路”延伸到中亞和南亞,新疆的局勢越發複雜,如果繼續打壓,不但會進一步激起維吾爾人的激進活動,也會令中亞地區業已不穩定的局勢更加惡化。

他說:“中國應該採取一種與維族妥協的政策,包括承認維族在新疆的特殊地位,讓維族人在新疆的發展和治理中發出更多的聲音。另外,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應該向中國施壓,因為新疆問題不僅可能對地區安全,甚至全球安全也帶來隱患。”

他說,美國應該向中國施壓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反恐戰爭的根源來自美國發起的反恐戰爭,這在某種意義上也表示,美國對新疆維族人今天的狀況也應擔負一定的責任。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柯奈特認為,中國政府應該承認維吾爾人在中國最近的經濟發展中確實被歧視了,而且,把一個種族當成恐怖組織,只能會讓兩個種族之間的矛盾衝突更激烈。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