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什麼中國現在關閉VPN?


中參館就屏蔽VPN舉行網絡討論(網絡截圖)

中參館就屏蔽VPN舉行網絡討論(網絡截圖)


新年伊始,作為習近平加緊互聯網控制的重要一環,北京當局開始關閉在中國的虛擬私人網絡,即VPN,切斷在中國的外國用戶和試圖翻牆的中國用戶與全球互聯網的最後聯繫。有專家認為,這是中國試圖建立完全封閉的局域網、實現所謂的中國互聯網主權的必然步驟。也有學者認為,這是為了阻斷涉及最高層權力鬥爭的反貪政治整肅中“謠言”如暴風驟雨般出口轉內銷的途徑。

今年1月,在中國的外國用戶和翻牆的中國用戶發現他們使用有年的、可以突破中國防火長城的虛擬私人網絡被屏蔽了。對於這一行動中國官方雖沒有大張旗鼓地宣傳,卻也沒有否認。

在1月27日“2014年工業通信業發展情況發布會”上,有記者問及對VPN的屏蔽時,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承認了政府這一針對VPN的打擊行動,但說這是為了中國網絡“健康發展”,並指此類軟件在中國屬於非法。聞庫還說,“新的情況出現一定會有新的政策管理措施跟上。”

VPN供應商Astrill已經通知其在中國的用戶,因中國防火長城的升級,多個協議設備無法訪問其服務,受影響的主要是使用蘋果公司操作系統iOS的設備。另外兩家VPN供應商Golden Frog和Tech Runo也報告了類似情況。

在紐約亞洲協會旗下的中參館最近就此舉行的網絡書面討論中,多位討論者對中國政府屏蔽VPN的時機及其目的提出了看法。

意識形態鬥爭的組成部分

南華早報金融編輯陳澍寫道:“為什麼是現在?”他表示,虛擬私人網絡服務在中國已經存在了多年。北京當局清楚知道其普遍性,尤其是對在中國的外國人。

陳澍認為,這一關閉行動是習近平領導的意識形態鬥爭的組成部分,“從網絡到大學,現在教師禁止在課堂上發表贊成西方價值觀 的言論,學生必須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還有對中國人是否必須首先學好中文才可以學英語所進行的辯論。”他預言,不久將會看到因使用或提供“非法虛擬私人網 絡”而被指控或逮捕的消息。

他表示,具諷刺意味的是北京對社交媒體奉行雙重標準,對內對外做著截然相反的事情。陳澍說,最近,官媒如新華社、中新社和中央電視台,紛紛在臉書和推特上建立官方賬號。“一方面北京告訴13億中國人民不得在國內使用臉書和推特,另一方面卻允許並鼓勵官方媒體去佔領外國社交媒體平台,以更好講述如今在世界聚光燈下的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的故事。”

從事終結中國防火牆的查理·史密斯認為,中國政府屏蔽VPN的目的就是要在中國實現所謂的互聯網主權。

建立中國互聯網主權的背水一戰

他認為,去年6月以來當局對互聯網的屏蔽控制快速升高。“這只是進一步控制的合乎邏輯的步驟。當局為在中國建立網絡主權正背水一戰”,他寫道。

去年6月谷歌首次被徹底屏蔽, 12月Gmail被完全封鎖。10月以來,當局發起了對雅虎、谷歌、微軟和蘋果的攻擊,讓敏感用戶信息冒更大風險,迫使國內用戶對使用外國服務疑慮重重。當局甚至切斷或屏蔽許多外國內容輸送網絡,導致大量間接損失,如HSBC門戶網站下線,使其無法為國內外客戶從中國匯出、匯入資金;在蘋果推出iphone6時屏蔽iTune的下載鏈接。史密斯說,“我們清楚看到屏蔽在中國既是網絡自由問題也是商業問題。”

查理·史密斯表示,加強屏蔽和惡意攻擊迫使互聯網用戶採用翻牆工具。通過屏蔽這些工具當局讓人們所剩選擇無幾,迫使多數人放棄翻牆,轉而使用國內服務。“如果當局能說服更多用戶使用中國的服務,那麼他們就朝著互聯網主權方向邁進了一大步。”

“他們不必再要求雅虎交出用戶信息;他們不必再要求蘋果從其應用商店下架應用軟件;他們不必再要求LinkedIn在其平台上自我刪除對中國的負面信息了。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已經沒人可以繼續使用這些服務了。”

VPN有助於非官媒環境的建立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中國數字時代創辦人蕭強認為,當局關閉VPN的時機有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那就是“最近幾個月 政治謠言傳播得如暴風驟雨,這些謠言幾乎都出自海外網站,都是有關最高層的獨家政治消息:周永康的倒台、解放軍巨貪將軍谷俊山、令計劃和他的西山會”,幾 乎所有這些謠言都很快變成事實,數日、數月,甚至數年於中國政府的官方消息。

蕭強說,越來越多的人使用VPN和其他翻牆工具了解政治消息,然後在牆內進一步擴散。“在反貪政治整肅運動在權力最高層進行的時候,這些'信息經紀人'在VPN和其他翻牆工具幫助下,在中國國內建立一個非官方媒體環境方面正在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

但是,對於中國政府關閉VPN也有不同看法。史蒂夫·迪金森是國際法律師事務所Harris & Moure的律師,客戶主要是在中國做生意的外國企業。他認為,虛擬私人網絡被關閉符合中國法律,是中國當局為建立一個完全封閉的互聯網的願望所產生的自然結果。

多數中國人不在乎關閉VPN

他寫道,關閉VPN受影響最大的是在中國的外國人,而對中國老百姓影響不大,“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不用VPN。”

他表示,有些從外國回中國的人甚至也不願意使用VPN,因為中國的“局域網”(Intranet)為他們提供了所有他們想要的:盜版音樂、盜版電影和電視劇、真假貨俱全的網絡購物、無遠弗屆的微信、快速傳播各種謠言的網上聊天、符合政府觀點的地方和國際新聞。

他說,“VPN顯然違反中國法律。關閉它完全符合中國法規。中國人民對此並不在乎,因此無需大驚小怪。”

中國工信部曾規定,在中國提供VPN服務的公司必須登記註冊,否則將“不受中國法律的保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