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王丹談太子黨的四大政治性格

  • 張佩芝

羅文嘉與王丹兩岸研究室與公共知識分子季刊舉辦十八大研討會 美國之音張佩芝攝

羅文嘉與王丹兩岸研究室與公共知識分子季刊舉辦十八大研討會 美國之音張佩芝攝

六四天安門事件學生領袖王丹星期一在台北舉行的一場關於中共18大人事變動的研討會上表示,這是一次未完成的權力交接,是一個過渡性質的班底,到了19大時,現在常委班子中至少有五個人要換掉,到了20大,又有至少兩人要換掉,因此未來10年中共高層人事變動相對來講比前些年頻繁,政局不會太穩定。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 美國之音張佩芝攝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 美國之音張佩芝攝

王丹說,另外他還注意到一點,就是在政治報告中說不要去走西方的邪路,這是胡溫時期少見的用語。

“過去把所謂西方的民主自由用邪來形容,過去是很少有的,而且在18大這個四平八穩的政治報告中用了這麼情緒化、感情色彩很強的字,這在過去政治報告中是少見的,在胡溫統治十年期間,即使胡溫在平常講話中都儘量 迴避這種帶有強烈情緒性的字,這種字的提出是不是帶有習近平班底的色彩,我個人滿好奇的。”

王丹認為,政治報告是經過長時間擬稿,讓中共內部許多不同的政治主張儘量揉合在一起,放進政治報告中,可以看出哪些力量在黨內說話還算數,由此看出,在中共黨內,強烈反對政治改革的力量還是滿強的,強到把這個邪字都給用出來。

說到常委七人,王丹和在研討會上許多學者想法一樣,就是保守色彩明顯,裡頭至少有五人做不了幾年,沒有進行改革的動機,因此,整個常委班子就要以維穩為主。“我預期至少在未來的五年內,中共政治決策的特點有兩個色彩,一個就是維穩,另外一個就是路線會中間偏左一點,所謂偏左一點,就是在政治改革上不僅不要做,而且要加緊控制。”

王丹表示,如此一來,政治改革就變成不可能。王丹認為,共產黨是機會主義政黨,會去計算政改對自己個人或政黨的風險和收益,而今天中共領導層,看不到推行政治改革能給他帶來什麼收益。

王丹表示,從人事變動看,太子黨比較佔上風,他預測,太子黨四個團派所沒有的政治性格會讓未來中共高層會非常不穩定。

“第一個就是太子黨這批人,情緒化衝動很明顯,他們到了六十歲都還是很情緒化。典型的表現就是薄熙來打王立軍耳光這件事。你很難想象溫家寶、胡錦濤會幹這種事。”

王丹說,太子黨政治性格第二點就是派系對立非常嚴重,因為太子黨有歷史包袱,過去父母那輩的積怨一直到今天,王丹認為,中共會面臨建黨以來最嚴重的高層彼此之間的派系對立。

另外,中共表演型政治(Performance Politics)的特徵在太子黨身上會特別明顯。

“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第一次率領常委出來我覺得是一次非常經典的表演型政治,他講到人民的幸福,把人民放在黨上面,然後馬上就有很多分析,我覺得實在太幼稚了,就是根據這點講話馬上就說習近平是把人民放在黨上面,怎麼可能,只是習近平嘴上說說而已。”

王丹說,習近平講話就是要把自己和人民拉在一起,用表演的方式表現出自己很親民,就是太子黨的性格。

王丹說,太子黨的第四個政治性格就是個人色彩會非常明顯。團派是一團人,這團人的政治色彩都是面無表情,四平八穩,沒有大進步也沒有大退步,久而久之裡頭每個人長得都一樣,但是太子黨個人色彩明顯,像王岐山和習近平。

王丹預計,在未來政局中,和胡溫十年有很大的一個區別是,太子黨的政治性格導致一些有個性的政治人物的出現,而這些性格也會導致未來高層內部突發事件的可能性比胡溫時期大為提高,這將是各界未來值得觀察的焦點。

在這場前立法委員羅文嘉與王丹所成立的兩岸研究室舉辦的十八大研討會上,參與解析18大領導層名單的學者還包括海外民運知名理論專家胡平、台灣中研院徐斯儉教授、台灣大學教授陶儀芬和知名媒體人士司馬文武,學者大多認為新的常委班子相當保守,不大可能進行大刀闊斧改革。學者並評論到,中共內部幾乎沒有人不腐敗,像黑社會一樣靠做壞事來團結,誰也不敢冒改革的風險,加上沒人認為習近平是個有改革理念的人,因此未來幾年中共進行政改的可能性不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