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王丹回憶錄:從六四到流亡》在台灣出版

  • 張佩芝

六四民運領袖王丹出版回憶錄(正面 美國之音 張佩芝拍攝)

六四民運領袖王丹出版回憶錄(正面 美國之音 張佩芝拍攝)

六四天安門事件學生領袖王丹日前在台灣出版回憶錄,以個人的記憶回顧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的經過。王丹說,他的故事主要講述的,就是一個人在一個國家所經歷的一個時代。他希望通過這本書讓世人不要忘記中國曾經有一段精神昂揚向上的時代。

《王丹回憶錄:從六四到流亡》一書今年十月在台灣出版。六四天安門事件學生領袖王丹根據他個人的經歷,對六四天安門事件前後發生的經過進行了詳細的描述、回顧和反思。他在書中也回顧了童年歲月、中學時代、北大求學過程、兩次入獄,流亡美國,以及到台灣工作的經過。
六四民運領袖王丹出版回憶錄(反面 美國之音 張佩芝拍攝)

六四民運領袖王丹出版回憶錄(反面 美國之音 張佩芝拍攝)

王丹說,通過回憶錄,他希望為六四提供自己的歷史見證。

他說﹕“做為一個公民,我有義務和責任做為一個見證者,把我當年的經歷對後人有個交代。第二就是六四事件,我親眼目睹到中國人精神上的深化, 那段時候每個人都把個人思慮拋在一邊,為了推動整個國家和民族的發展。我覺得在之前或之後都很少看到中國有這種集體的精神深化,我希望這也能經由我的見證,讓後人看到。”

王丹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最希望通過本書讓世人知道的是,中國大陸在1980年代曾經有過一段精神昂揚向上、渴望民主的時代,他希望把那樣的精神寫出來,中國大陸曾經有80年代那種路線的選擇。

王丹說﹕“中國的80年代是最近60年以來 發展最好的十年,國家跟社會的關係也不錯,整個社會都是欣欣向榮的, 所以我很希望現在的年輕人,或關心中國發展的人,知道中國曾經有另外一個選擇,就是80年代那種路線,並不是說只有今天所謂這種北京共識的中國, 中國本來是有80年代那樣的選擇的。”

王丹在高中時曾一心一意要加入中國共產黨。他積極帶領同學閱讀馬列著作,高二以後是標準的學校團幹部,多次遞交入黨申請書,還在1987年被評為北京市市級優秀團幹部。但是他在偶然的情況下讀到《蘇聯持不同政見者論文集》,影響了他的一生。

從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這天開始,學生紀念胡耀邦的活動逐漸發展成反腐敗﹑要求政治改革的大規模民主運動。中國當局拒絕和學生對話﹐反而採取高壓政策﹐宣佈在北京戒嚴。於是﹐學生開始的請願變為後來的幾十萬人在天安門廣場靜坐和絕食﹐學生拒絕撤出天安門廣場﹐直至後來戒嚴部隊打開殺戒﹐暴力清場。

從北京當局宣佈戒嚴開始,學生領袖之間對於是否撤離天安門廣場出現意見分歧。經過多年的反思﹐王丹認為,如果學生可以主動撤出廣場,以後發展必定會有所不同。他對自己在學運中的評價是三分功,七分過,他認為他沒有盡全力促成學生的撤離。

王丹說,六四 期間 最大的決策失誤就是沒有採取靈活策略,一味堅守廣場,他認為,發動絕食沒有錯,就錯在沒有在適當時機撤出廣場。

王丹相信,有一天,六四會獲得平反。“不要說我自己,今天的中國人,包括中國共產黨,都知道六四平反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在甚麼樣的時間點會平反,或甚麼方式,可能各方還有不同意見,但是六四有一天會獲得平反,我想沒有人會有異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