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遭江蘇法院濫權司法拘留律師王全章獲釋

  • 譚嘉琪

幾十位維權律師在江蘇省靖江市法院外抗議拘留王全章(網絡圖片/劉衛國推特)

幾十位維權律師在江蘇省靖江市法院外抗議拘留王全章(網絡圖片/劉衛國推特)

日前被江蘇省靖江市法院以“擾亂法庭秩序“的為由“司法拘留”10天的維權律師王全章4月6日提早獲釋。曾在靖江法院外聲援王全章的維權律師和人士認為,網絡聲援行動發揮了作用,迫使當局提早解除拘留王全章。

經過網友、律師界人士在網上聯署呼籲,以及幾十名維權律師星期五趕赴靖江市法院前抗議後,維權律師王全章星期六凌晨1點半獲得自由。而江蘇省中級人民法院解釋說,王全章數天以來的拘留已經起了懲戒作用,沒有必要繼續拘留,因此釋放。

參與靖江市法院門外聲援行動的維權律師劉衛國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的聲援和網民的關注是王全章能提早獲釋的原因。

劉衛國說:“通過網絡、通過法律界和公民不斷的聲援,把靖江法院的這個違法行為帶了出來,讓他們這種違法能夠得到公眾的一個評判,王律師才有可能這麼快獲得自由。”

王全章4月3日在為一名法輪功學員被告辯護後,被法官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將他庭審後“司法拘留”10天。靖江市人民法院解釋說,王全章被審判長發現他用手機拍照,隨後被法警發現他的手機是在錄音狀態。當局聲稱,當審判長要求王全章提供手機密碼時,王全章未能提供有效密碼以致無法打開手機,因而決定拘留王全章。

維權律師王全章獲釋後對美國之音說,他沒有做出任何擾亂法庭秩序的行為、沒有不當的言行,也沒有製造法庭混亂。他說,他沒有在法庭拍照錄音,而僅僅是對他自己物品拍照做記錄,也是職業習慣。

王全章說:“即使我是在拍照或者錄音,即使這個事實成立,我也不應該面臨被司法拘留這樣一個法律後果,因為法律上規定的非常清楚,如果一個沒有經過允許而拍照錄音的話,面臨的法律後果可能是被單扣這個錄音設備,而不是對人生自由的限制。”

王全章說,這是司法報复,靖江法院是在任意拘留公民和律師。

王全章說:“我覺得是一種司法的報復,司法專權的一個表現,因為法律上法院具有司法拘留的權力,但是它是附條件的。但往往法院不會考慮什麼時候去使用這種處罰,要徵詢什麼樣的程序。靖江法院在這兩個部分完全是沒有一個常識,就可以說,做成一個局面對公民和律師做一個任意拘留。”

王全章還對美國之音說,他在法院被拘留的時候遭到不公的對待,當他要求喝水的時候,被一個法警把他手中的杯子打掉不讓他喝水。另外,法警還有意壓他的手銬,以致他手部受傷。

王全章被“司法拘留”10天的消息傳出後,引發巨大社會震盪。有網友和律師在網上發起簽名聯署,譴責靖江法院的行為,聲援王全章。短短一天多時間,便有139名律師聯署。另外,中國律師協會刑事委員會的10多位委員以個人名義發表聯合聲明,對王全章被“司法拘留”表示強烈關注,要求立即釋放王全章,對其道歉並懲處侵害律師權益的責任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