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反恐戰爭授權受到質疑

  • 黎堡

在美國受到911恐怖攻擊之後,國會授權總統使用武力打擊發動和援助恐怖攻擊的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視頻截圖)

在美國受到911恐怖攻擊之後,國會授權總統使用武力打擊發動和援助恐怖攻擊的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視頻截圖)

2001年9月11號,美國受到大規模恐怖襲擊,數以千計的人喪生。三天後,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一項決議,授權總統採取所有必要和適當的武力打擊那些策劃、指使、實施或幫助實施911恐怖襲擊的國家、組織和個人。

根據這項授權,美國行政當局發動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打死了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並消滅了其主要網路。過去12年來,美國本土沒有再遭遇大規模恐怖襲擊。

然而,隨著伊拉克戰爭的結束和美國軍隊逐步退出阿富汗戰場 ,隨著主要恐怖網路被瓦解,美國一些國會議員、學術界人士和社會活動人士認為國會應該收回這項被政府廣泛使用的授權。近幾個月來,一些具有爭議的反恐手段進一步激發了人們對這一授權的討論。這些有爭議的反恐措施包括使用無人機襲擊恐怖分子、在關塔納摩無限期關押恐怖分子嫌疑人以及國家情報部門監控和蒐集電話和網路資訊。

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主任簡.哈曼(Jane Harman)曾在國會眾議院擔任過9屆議員。跟絕大部分議員一樣,她曾投票贊成反恐戰爭授權。哈曼上星期四在一次討論會上表示,現在該是人們討論國會是否應該收回這項授權的時候了。

哈曼說:“我擔任過9屆國會議員,在所有主要的安全事務委員會任職過,可我從來沒有想像到反恐戰爭授權今天仍然生效。有人說,而且我也同意,這項授權已經失控了。行政當局運用這項授權的一些方式超出了在2001年投贊成票的所有議員當時的想法。”

美國憲法將戰爭授權歸給國會,總統作為軍隊的統帥,在獲得授權後實施作戰計劃。可是,在國會參議院共和黨籍的參議員鮑勃.科克(Bob Corker)看來,過去十多年來,歷屆政府以911恐怖攻擊事件後獲得的反恐戰爭授權為依據展開了各項軍事行動 ,而國會都插不上手,這種情況必須改變。

科克說:“我認為分別由兩大政黨執政的歷屆行政當局都不適當地利用了這項戰爭授權法。我認為我們需要往後退一步,做出調整。”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前著名記者薩拉.查耶斯(Sarah Chayes)過去12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戰亂的阿富汗居住和工作。她說,恐怖主義源自一些深層問題,但因為有了反恐戰爭授權,美國政府將主要資源用於武力反恐,沒有將足夠資源用於解決深層問題。

查耶斯說:“911之後,在發生重大事件的緊張時刻,因為有了這項授權,我們好像對事件本能地做出反應那樣動用了軍力,我們幾乎在走捷徑。而我實在不確信軍隊是應對這些挑戰的最佳工具。”

美國喬治城大學憲法學教授尼爾.卡蒂亞爾(Neal Katyal)說,戰爭授權原本就屬國會的許可權,如果讓國會來辯論和授權目前有爭議的一些反恐措施的話,人們的爭議可能會比較小。

卡蒂亞爾說:“假如國會展開這項辯論,我們可能不會象有些人所說的那樣看到很大的實質變化。我認為,情報部門大部分的監視行動和無人機反恐措施可能都會得到授權。總統不一定非要採取這些行動,但他可以在有需要時使用這些反恐工具。所以,我們應該讓國會來辯論這些事情,讓國會來授權。民主機制本來就應該這樣運作。”

參議員鮑勃‧科克贊成國會就2001年反恐戰爭授權展開辯論,但他不主張立即收回這項授權,因為擔心國會不能及時就替代法案達成共識。

科克說:“人們害怕,我承認我自己也害怕,我們如果開始行動收回授權,但後來又僵持不下,什麼結果也沒有的話,國家安全會受到損害。”

奧巴馬政府已經表示,歡迎國會和公眾就引發廣泛爭議的反控措施展開辯論,為制定未來的反恐政策凝聚新的共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