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亞投行是否挑戰現有國際秩序?

  • 斯洋

2014年10月2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在北京參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簽字儀式

2014年10月2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在北京參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簽字儀式

《外交事務》雜誌最近對全球33名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進行了調查,詢問他們是否贊同“'亞投行'代表了對全球現行多邊秩序的根本挑戰的開始”的說法。其中2 人表示非常贊同,9 人讚同,2人的反應中立,15人表示不同意,另有5 人表示強烈不同意。下面是部分學者的反應。

歐亞集團創始人兼主席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表示贊同。他說,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有全球經濟戰略的的重要國家。北京雖然大體上接受美國主導的軍事體系,但是現在打算挑戰美國領導的全球經濟秩序。 “亞投行”只是眾多努力中的一個。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也表示贊同。 2015年3月6日, 他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長篇文章預測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進入“殘局”,激起波瀾。

他說,中國近年來幾乎在全世界每個區域都要建立區域組織,“亞投行”只是其中的一個步驟。不過,他認為,“亞投行”和中國建立的其他區域組織是對現行戰後自由秩序的一個根本補充,而不是對現行秩序的重複或是與之產生衝突。他說,在全球和亞洲仍然有建立這樣一些重疊機構的空間。但是,“必須密切關注這些機構,包括亞投行、金磚國家發展銀行,中國阿拉伯合作論壇)是否會採取明顯的反西方或是不自由的跡象。”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社會問題副教授薩爾瓦托雷·巴博內斯(Salvatore Babones)認為,“亞投行”當然是挑戰的開始,但是倒不一定是個有效的挑戰。日本為亞洲發展項目提供1100億美元輕而易舉地超過了“亞投行”的1000億美元的啟動資金。美國馬里蘭大學巴爾的摩分校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孔華潤(WARREN COHEN) 說,美國對“亞投行”的反對很愚蠢,美國應該加入亞投行,引導其往有利的方向發展。

蘭普頓(David Lampton)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國研究系主任,被中國學者列為美國“知華派”榜首。蘭普頓表示非常不贊同這樣的說法。

他說,“亞投行”只是為現行多邊“秩序”增加了一個機構。 57個現行秩序的重要成員國同意加入並試圖影響這個新的機構發展,而且新機構也會在國際法律的指導下運作。如果引導合適的話( if Properly Pursued),這個機構可以幫助建立基礎設施建設,推進互相依存。

他說:“這個新的機構是否形成挑戰的一個重要決定因素是美國是否把它看成一個挑戰,而不是把它當作一個加強秩序的機會。”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他曾編輯英文版的《中國“六四”真相》(the Tiananmen Papers)。黎安友也表示非常不同意這種說法。他認為,從目前所有的跡象來看,“亞投行”將採用世界銀行的借貸標準,“儘管這是國際體系中的一個後來者,它只是強化,並非推翻現行國際體系運行的制度。”

美國前副國務卿詹姆斯.斯坦恩伯格(James Steinberg) 也表示強烈反對上述的說法,他甚至認為,美國的全面反對反而使“亞投行”顯得比其實際地位更重要。 《華盛頓郵報》記者潘文(John Pomfret) 說,美國對亞投行的反應是錯誤的, 中國是在很多方面挑戰國際多邊秩序,但是在這個問題卻不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