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的五年反腐規劃 是否只作秀?

  • 楊明

中共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片)

中共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資料照片)

中共紀檢部門制定懲治和預防腐敗的5年規劃,稱以高壓態勢懲治腐敗,“老虎”“蒼蠅”一起打,希望逐步鏟除滋生腐敗的土壤和條件。不過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反腐反了多年,愈反愈腐敗,若不從政改入手,反腐必將會是一場秀。

中國官本位權力制度下的腐敗問題嚴重,愈演愈烈。上至中央政治局委員,下至地方職能部門官員的腐敗案件屢屢發生。面對腐敗可能最終導致亡黨亡國的危險,中共新一代領導人習近平提出要“老虎”、“蒼蠅”一起打。

星期三公布的中紀委第二次全會公報說,將對懲治腐敗保持高壓態勢,制定《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2013-2017年工作規劃》,嚴肅查辦發生在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中濫用職權、玩忽職守、貪污賄賂、腐化墮落案件。

中共以5年工作規劃的形式來懲治和預防腐敗還是第一次,儘管中共此前曾多次以各種文件、規定,甚至法律的形式反腐。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的創辦人兼所長劉開明博士說﹐ 中共第一次提出反腐敗的規劃,符合目前新領導人上任以後的反腐承諾,制定出一個路線圖,給民眾一個期盼。

劉開明說﹕“有這樣的規劃傳遞出一個比較清楚的信號,是執政黨希望通過黨內的制度來規範和解決腐敗的問題,讓民眾看到中共在5年內能夠做甚麼。但如果最後沒有達到這個規劃,民眾的失望情緒會加緊,可能會導致對執政黨,對政府產生一個倒逼的結果”。

北京著名人權律師莫少平說,中共制定5年工作規劃來反腐防腐表明,中國的腐敗問題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貪腐的金額愈來愈大,級別愈來愈高,貪腐人員也由個體向集體蔓延。

他說,中國不僅有中紀委,還有監察部和反貪局等負責貪腐案件,但貪腐非但沒有愈來愈少,反而卻愈來愈多,愈來愈嚴重。因此他認為,這個所謂中國特色的懲治和預防腐敗的規劃,雖然有其積極正面的作用,但能否真正起到反腐防腐的作用,他表示存疑。

莫少平說﹕“我認為,真正的反腐防腐,應該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比如說,權力的制衡、分立,司法獨立,言論自由,新聞報道自由等等,要從這些方面去著手去做,才是根本之策。而不是一個簡簡單單中紀委發布一個5年規劃,就可以把反腐防腐徹底解決了。中國腐敗愈演愈烈,它的根還是在政治體制。如果不進行這種政治體制改革,或徹底變革的話,那麼反腐防腐的任務是永遠完不成的”。

中紀委十八屆二中全會的公報還提出,要認真執行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制度,並開展抽查核實工作。

香港文匯報引述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馬懷德的話說,領導幹部申報個人有關事項制度已建立多年,但由於沒有公示公開的要求,效果比較有限。中央制定抽查核實機制更加有生命力,是領導幹部財產收入申報公開制度的前奏。

中辦和國辦2010年7月發布的《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要求副處以上幹部要報告十四項個人重大事項,包括婚姻變化、出入境證件、配偶和子女移居國境外,以及擁有房產、股票等情況。

儘管領導幹部報告個人重大事項的規定行之有年,但由於規定對報告內容“一般予以保密”,所以申報完畢後,就存放在保險櫃裡,媒體,群眾無從得知。

南方都市報說,由於領導幹部瞞報的情況比較嚴重,所以才採取抽查核實的措施。具體的操作是由人事和紀檢部門聯合進行抽查,選定5%或10%的比例隨機抽查;對擬提拔的幹部進行抽查;核查被舉報幹部,或貪腐幹部。

劉開明認為,在官員財產公開方面,香港和澳門有非常可以值得借鑒的經驗,但關鍵是中共有沒有決心去做。

劉開明說﹕“但是最關鍵的是最後能不能夠做到向公眾公開重要官員的財產,不一定是所有的官員,以及讓民眾有效地去監督。比如說,媒體監督的自由度在哪裡?以及民眾對官員有沒有制約。能不能增加透明度,這是這個制度能不能有效運行的基本保障前提。”

律師莫少平說,抽查核實雖然有其積極方面,但仍不失為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措施。

莫少平說﹕“公示從官員財產角度來講,是個治本的東西。就是你把這些官員的財產如實公示出來。要隱瞞的話,應該承擔法律責任。這種抽查是種治標的東西,不是治本的東西。”

中紀委的公報說,這次懲治腐敗嚴肅查辦的是發生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腐敗案件,包括金融、電信等公共服務行業。

對此,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說,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作為國務院副總理曾主管金融部門,而金融部門是貪腐問題最多,涉案金額最大的部門。他並不認為中紀委會真正揭開金融等部門腐敗的蓋子。

陳永苗說,從中共過去反腐的情況來看,這次反腐仍然是作秀,即會打蒼蠅,也會打老虎,做給中國老百姓看,降低民眾對腐敗的深惡痛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