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水門事件(第二集):調查聽證


美國總統尼克松

美國總統尼克松

水門事件案發後,總統尼克松並沒有直接受到直接影響。他在1972年11月以壓倒優勢連任總統,卻沒想到“水門”的陰影正在悄悄地逼近。1972年,一宗飛機失事慘案揭開了冰山一角,令總統身邊的許多親信逐個陷入法律羅網,最終斷送了尼克松的政治前途。

1972年12月8日,美聯航一架客機在芝加哥墜毀。遇難的乘客名單上有一位名叫多蘿西.亨特。她的丈夫霍華德.亨特,正是6月份因因水門竊聽事件而被捕的嫌疑人之一。

美國國會、聯邦調查局和全美運輸安全委員會共同對這次墜機事件進行了詳細調查,發現事故是因為機組人員的失誤造成的。蹊蹺的是,調查人員在飛機殘骸中發現了多蘿西.亨特的手提包,包中居然有一萬美元的現金。經過深入調查,發現這一萬美金竟然是總統競選班子讓霍華德.亨特保持緘默的費用。

原來,早在1972年秋天,霍華德.亨特就曾向白宮發出威脅,如果想讓他在水門案的調查中“閉嘴”,就要給予他行政豁免,以及大量的封口費。這筆錢來自總統的秘密選舉基金,而亨特的妻子多蘿西則是白宮向各個嫌疑人傳遞封口費的信使。

一個月前,尼克松剛剛在總統連任競選中大獲全勝,登上總統生涯最輝煌的頂點。而這次墜機事件宛若一個急轉彎,把風光無限的尼克松推向下坡路。

隨著媒體對水門案連篇累牘的爆料,1973年1月8日,美國聯邦地區法院公開審理了“水門案”。

在法庭上,被告之一的邁克考德供認:有人向幾位被告施加政治壓力,要他們保持緘默。而出面施加壓力的人,就是尼克松剛剛任命的白宮法律顧問約翰.迪恩。

1973年初,民主黨佔多數的聯邦參議院專門成立了調查委員會,調查水門事件以及尼克松連任競選陣營的非法行為。尼克松的兩位高級助手海爾德曼、埃利希曼都涉嫌參與了水門事件。而總統最親信的迪恩更被指控主管掩蓋這一醜聞的全過程。

調查的矛頭從此直指總統。尼克松決定棄車保帥。他為迪恩草擬了一份辭呈,並親自交給了他。迪恩感到,自己被總統“棄之如敝履”,便頓時轉身倒戈一擊。

他對國會調查委員會坦言:尼克松對被掩蓋的事件真相十分清楚。他說:“總統先生,你的總統任期已經病入膏肓。”

他對著電視機鏡頭揭發說,在水門事件發生後不久,他對總統說,這次恐怕要花不少錢才能擺平。總統問,到底有多大的需要?迪恩隨口回答出一百萬。結果沒想到,總統竟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這筆巨額。

美國憲法問題專家、時任司法部特別助理布魯斯.費恩說:“尼克松解僱了他。此時,迪恩成為尼克松的主要指控者。”

孤注一擲的尼克松經過痛苦的掙扎,甚至授意他在白宮的左膀右臂海爾德曼、埃利希曼以及司法部長克蘭丁斯特辭職,自己則扮演起一名被親信們徹底蒙蔽的總統。

但這份苦心並沒有讓他脫離關係。 1973年7月,一名白宮前官員亞歷山大.巴特菲爾德向國會調查委員會證實,尼克松對他與各位白宮助理、幕僚的談話進行了秘密錄音。於是,調查的焦點轉移到這些白宮辦公室的錄音帶身上。

尼克松生性多疑,愛耍手腕,有“狡猾的迪克”的外號。他對自己人也不放心。進入白宮之後,他便下令在主要的辦公室裡裝置了錄音設備,以防有人說話賴帳。殊不知卻正是這套錄音裝置將他在政治上置於死地。

尼克松明白,控制這批錄音帶是他成功脫身的關鍵。於是,他試圖利用行政特權拒絕向法庭交出錄音帶。他聲稱,這批錄音帶是屬於總統的,因此總統有權自己保管它們,而不將之公諸於眾。

為了讓尼克松交出這批重要的證據,調查委員會向總統發出傳票,但白宮拒絕理會。

在國會的壓力下,司法部長理查森任命考克斯為特別檢察官,專門調查尼克松與白宮在水門事件中的角色。

考克斯要求尼克松交出錄音帶,卻被拒絕。於是,考克斯訴諸上訴法院,再次要求總統交出錄音帶。

尼克松提出了一個“折衷”方案:將錄音帶交給來自密西西比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斯坦尼斯(John C. Stennis),由斯坦尼斯親自來聽錄音,之後再將錄音文字摘要交給特別檢察官。總統的理由是,白宮的談話中包括了許多有關國家安全的內容,必須要嚴格保密。

這個方案當天就被考克斯拒絕了——國會中人人都知道,斯坦尼斯耳背,幾乎是個聾子。如果真如尼克松所願,對錄音帶的調查也就成了聾子的耳朵——擺設。

尼克松急了,下令要解僱考克斯特別檢察官的職務。

費恩曾經是考克斯在哈佛法學院的學生。當時正在司法部工作,給總檢察長伯克當助手。他說:“尼克松很擔心,因為他知道這些磁帶將給他定罪。他命令當時的司法部長理查森說,你要解僱考克斯,並告訴他,他不能在步步緊逼了,這是違反規定的。因為考克斯說,我不辭職,我在維護法治。理查森說,我不會解僱考克斯,我辭職。司法部的二號人物,副部長拉科肖斯也說,我不會解僱考克斯,我辭職。此時,位居第三的總檢察長伯克自動擔任代理部長。”

最後,考克斯的職務是由總檢察長解除的。媒體將之稱為“星期六夜間的謀殺”。

美國民眾憤怒了。隨著總統捲入水門事件的真相一層層被揭開,尼克松的民望直線下跌。此時,總統更明目張膽地濫用職權,令選民們忍無可忍。他們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總統背棄美國的民主與法治精神。上訴法院的法官西里卡則大筆一揮,向總統發出命令:如果不交出錄音帶,判罰總統每天繳納2.5~5萬美金的罰款。

1974年初,新任特別檢察官賈沃斯基繼續向尼克松施壓。白宮只交出了少數錄音帶。此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陸續傳調各種白宮文件和更多錄音帶,尼克松以“行政特權”為理由,只上交編輯過的錄音帶文字記錄。

1974年3月1日,聯邦大陪審團起訴了7名與水門案有關的政府官員,尼克松雖然沒有被起訴,但是卻被指為事件的同謀。賈沃斯基為了把錄音帶追查到底,一直把尼克松告到聯邦最高法院,引出著名的“美國起訴尼克松案” (US v. Nixon)。

美國最高法院最終裁決,要求尼克松交出所有錄音帶。尼克松再也沒有退路,只得從命。在1974年8月5日公佈的關鍵性錄音帶中,有一盤清晰地記錄了1972年6月23日總統與白宮辦公廳主任海爾德曼的談話。這段錄音證實,尼克松曾指示海爾德曼讓中央情報局制止聯邦調查局參與水門事件的調查。

至此,尼克松參與掩蓋水門事件的事實昭然若揭。他心知,自己觸犯了刑法,政治前途已徹底斷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