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溫家寶對其歷史評價之焦慮

  • 陳蘇

中國總理溫家寶

中國總理溫家寶

溫家寶總理將於明年3月卸任,本週的東南亞之行被視為溫家寶的告別之旅。溫家寶11月20日晚間對泰國僑界代表講話時表示要“歸隱林泉”。

溫家寶說:“我總覺得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做完,還有很多事情還沒有辦好。但是,我心裡常常默念屈原在《離騷》裡的兩句詞,一句是: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尤未悔;另一句是:伏清白以死真兮,固前聖之所厚。這兩句的意思是,為了追求真理,即使我死九次也不後悔,為了自己的清白,即使死也要死得誠實和正直。”


溫家寶總理還在講話中盡顯“離愁別緒”,要大家把他忘記。他說:“我為國家獻身已經四十多年。我希望人們把我忘記﹐包括華人、華僑﹑把我忘記。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祖國和人民,不會忘記幾千萬華僑華人。”

*溫家寶首次公開回應紐約時報*

中國著名媒體人北風評論說,溫家寶此番講話,毫無疑問是在借一個公共平台回應紐約時報有關他的家族財產的報道。

紐約時報上個月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報道溫家寶家族擁有27億美元。紐時的報道引發輿論大嘩,溫家寶家族聘請律師通過香港媒體發律師函,表示要追究紐時的責任。據有關報道,溫家寶本人也要求中共中央對其家族財產進行調查。

北風說,溫家寶急於對紐時的報道作出回應,可他又不能直接作答,所以他就表示要交給時間、交給歷史,還他清白。然而,北風認為,溫家寶的即便死也要死得清白的說辭不過是托詞,甚至可以視為一種欺騙: “所謂接受歷史檢驗,也就是沒有人可以檢驗。現在有現成的輿論、現成的司法機制,你為甚麼不能接受媒體的檢驗、不能接受司法的檢驗呢?而要交給一個虛無的歷史去檢驗呢?所以這種政治人物在說這種話的時候,你把它當成一種欺騙,基本上差不多。”

北方說,中國网民其實早已告訴溫家寶,如何才能得到清白,那就是,讓獨立客觀、有公信力的人把溫家27億美元財產的事情調查清楚,澄清公眾心中的疑慮,還自己一個清白。

*網民的熱淚與冷眼*

溫家寶的這番講話在新浪視頻上發表后受到中國网民熱評,反應兩极。大多數网民認為溫家寶是好總理,表示“人民不會忘記你”。网友“無限太空”說:“金杯銀杯不如群眾的口碑,人民的好總理。”

網友“何上工”說:“至少農民不會忘記胡總溫總的,畢竟在他們手下廢止了農業稅。”

網友“Matthew Father”說:“走好,愛你的人民和毀你的影迷都會記得你的。”


不過,也有網民認為溫家寶求清白的講話不過是又一次作秀。網友“千鈞棒-羅萬象”說:“仰望星空雖九死,裝胸作秀無廉恥,包藏禍心真偽善,從未悔恨大騙子。”


*歷史感引發的焦慮*

溫家寶引《離騷》詞示清白,令人想起他執政十年期間不斷以詩銘志的做法。溫家寶出任總理職後不久,在一次記者會上以林則徐的詩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來打倒前總理朱鎔基所說的“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歲丈懸崖,我都將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說辭。溫家寶還在2007年發表了他的《仰望星空》的詩作,抒發其追求真理、正義和自由的胸懷。

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章立凡說,在一個提拔庸才,淘汰精英的體制裡,溫家寶在一眾渾渾噩噩的官員中,確實顯得與眾不同。章立凡認為,溫家寶作為前中共領導人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領導班子中的一份子,曾經親歷歷史,顯示出其他高官缺乏的歷史感。

章立凡認為,在過去十年裡,溫家寶一直表現出他的歷史焦慮,擔心他的歷史地位被抹黑,焦慮人民怪罪他不政改: “我認為他是一個很關心自己的歷史地位和歷史評價的人,他不斷呼籲政改也是知道,他自己任內政改無望,所以他要給歷史一個交代,表明我是想政改的,但是沒做成,那是有原因的。他由於紐約時報一抹黑,他今後還很難辯解,他要求的對他家族的調查能有甚麼樣的結果也很難說,他難免有這種焦慮。”

作為歷史學家,章立凡說,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標志著“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有的謊言很快就會穿幫。章立凡認為,溫家寶已經認識到這一點: “有了互聯網以後,官方官員撒一個甚麼謊,立即就會有人出來揭你的老底。現在真相肯定是掩蓋不住,歷史也就不大可能今後再繼續任人打扮。”

*天鵝絕唱*

章立凡認為溫家寶是中國過去60年來最弱勢的總理,受到政治局其他8常委的牽制,無力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溫家寶在泰國對僑界的講話如同過去一樣,再次提到改革。他希望通過改革來解決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性,解決收入分配差距過大問題,實現全民共同富裕,讓中國成為一個他所說的“具有民主法治和公平正義的國家”。

中國歷史學家章立凡將溫家寶這次以詩銘志的講話形容為是一曲“天鵝之死”之歌。他說,如果溫家寶不是中國的總理,而是一名詩人,他的講話無疑是一曲充滿屈原式悲壯情懷的絕唱。然而溫家寶不幸貴為中國總理,因此歷史不會如他所愿地把他忘記,他的成敗,他的清白與否,自待後人評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