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還權於州,美國修憲路漫長

  • 亞微

1787年的聯邦制憲會議(Junius Brutus Stearns)

1787年的聯邦制憲會議(Junius Brutus Stearns)

華盛頓 - 近年來,美國的一些保守派人士對聯邦政府權力日益擴大以及財政赤字持續攀升等諸多問題看似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為此一直積極推動各州召集修憲會議,希冀越過在他們看來僵持不動的國會以及獨攬大權的總統而自行修憲,將美國重新帶回到正確軌道。反對派人士則提出,召集州修憲會議的做法無前例可循,有可能把美國帶向一片無法掌控的未知領域,更可怕的是,還有可能引起政治上的動亂。

召集各州修憲會議初見端倪

政治草根組織“公民要求自治”(Citizens for Self Governance)最新發佈的消息
說,全美國已有36個州提交申請,要求依據憲法第五條舉行州修憲會議。不過,這些申請還有待各州議會批准,修憲議題只限於緊縮聯邦財政、限制聯邦政府的權力和權限以及對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的任期實施限制等。

根據美國憲法第五條的規定,正式修憲有兩個方式,第一個方式由美國國會發起。它允許國會在參眾兩院各有三份之二議員認為必要的情況下提出憲法修正案。第二個方式是,在三份之二州的議會,亦即34個州的議會參眾兩院均批准的情況下,申請召集州修憲會議。全美國目前只有3個州的議會批准了上述修憲申請,距離召集州修憲會議的目標,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無論經由那一種方式發起修憲,都必須得到四份之三州的議會,亦即38個州,或者四份之三州修憲會議的批准,方能產生法律效力。

專家贊開國先賢有先見之明

1787年,美國開國先賢在制定聯邦憲法時,對聯邦和州之間的關係及權力進行了分配。他們一方面強化聯邦政府的核心權力,另一方面將凡是憲法沒有授予聯邦或沒有禁止州行使的權力,交由各州或人民保留,其中一項權力就是由各州發起召集修憲會議的權力。

包括維吉尼亞州保守派法律學者邁克爾法利斯(Michael Farris)在內的一些專家認為,這一個安排充分體現了美國開國先賢的智慧和立國初衷。

他說:“喬治梅森在制憲會議上曾經說過,有朝一日,聯邦政府一旦超越憲法所賦予它的權限,州必須具有阻止權力濫用並把它從聯邦政府手中奪回來的能力。這就是修憲程序的意義。”

阿拉斯加前州長、2008年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在臉書上對召集州修憲會議的做法表示支持。她說:“無論是總統,還是國會,都無權阻止它,這是這個程序的妙處所在。它的確是在我們人民的手中。”

保守派對國家現狀忍無可忍

在美國兩百多年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以召集州修憲會議修憲的情況,由於這個程序繁瑣,除非萬不得已,各州都不會輕易去啃這塊硬骨頭。

但是,俄克拉荷馬州前聯邦參議員湯姆科伯恩(Tom Coburn) 說,國家現狀已經到了令人忍無可忍的地步。科伯恩是發動州修憲會議的領導人之一。

科伯恩在《今日美國報》上撰文指出,當今美國國債超過18萬億美元,這意味著一個四口之家要擔負22萬多美元的債務,無資金預備負債高達127萬億美元。同時,聯邦政府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滲透到美國人生活的各個領域,例如對金融機構和學生貸款進行接管,為救助汽車行業投入巨額資金、對互聯網實施過度調控,以及漏洞百出的醫保改革法等。科伯恩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無論是誰當政,華盛頓究竟還會不會自我控制呢?”

科伯恩說:“你現在看到的情況是,我們的國家面臨高額債務和赤字,聯邦政府權力過大,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現在是修憲的時候了。民意調查顯示,大約百份之75的美國人認為,應該限制聯邦政府的權力和權限,以及它對公民個人生活和州生存權利的控制。”

反對人士擔心出現政治騷亂

但是,反對召集州修憲會議的也大有人在。他們提出,由於無先例可循,這個程序將美國帶向一片無法掌控的未知領域,甚至有可能導致政治動亂。再者,聯邦憲法對州修憲會議應該如何運作隻字未提,例如修憲會議的規則是甚麼,各州會議代表如何選出以及應該有多少名等,這些都是未知數。

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協助競選籌款組織“民主21”(Democracy 21)的負責人弗雷德韋特海默(Fred Wertheimer)提出,最令人擔憂的一個問題是,一旦召集州修憲會議,擬議的修憲議題有可能多到難以控制的地步。

他說:“這樣一來,我們整個的憲法歷史,所有的憲法條文,包括保護公民個人、公民權利和公民自由以及宗教自由的條文等,這一切都有可能被修改和改變,從而導致各種危險的後果。”

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智庫“預算和政策优先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國家財政研究部主任邁克爾里奇曼(Michael Leachman)認為,召集州修憲會議完全沒有必要。

里奇滿說:“這些人把經過檢驗而證明是可靠的做法放著不用,而去嘗試我們國家歷史上從未使用過的新名堂,這個前景非常危險,而且沒有必要。”

美國歷史上出現過11,000多次修憲努力,最後寫入憲法的只有27條。幾乎所有成功的修憲都是通過第一個修憲方式,亦即由美國國會啟動的。這次由保守派人士發動的州修憲運動最終能否成功無法預測,但是,越來越多的州響應並申請召集州修憲會議這一事實本身,就足以引起大眾的關注和深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