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 警察為精神殘障學童上手銬遭起訴

  • 亞微

“美國民權聯盟”律師馬修科爾斯

“美國民權聯盟”律師馬修科爾斯

華盛頓 - 最近,一段手機視頻在網上曝光後立刻引發網民群情激憤並招致法律訴訟。視頻顯示,一位在肯塔基州公立學校維護治安的警官將一個有精神殘障的男童銬上手銬,作為懲罰他不聽從老師的指令。很多人對動用警官管教有精神殘障的學生是否合法提出嚴重質疑。

校警銬人被告上聯邦法庭

2015年8月3日,“美國民權聯盟”等組織代表肯塔基州科文頓鎮拉托尼亞小學兩名患有精神殘障的學童及其家人,將肯頓郡治安官辦公室以及直接涉案人員凱文薩姆納(Kevin Sumner)告上了肯塔基州東區聯邦地方法院。薩姆納是肯頓郡治安官辦公室派到拉托尼亞小學維護治安的資源官員。

拉托尼亞小學隸屬於科文頓獨立公立學區,該學區和肯特郡治安官辦公室簽定了合約,由治安官辦公室派出校資源官員(School Resource Officers, SROs),也就是大眾通常所說的校警,負責維護該學區公立學校的治安。

“美國民權聯盟”的訴狀列舉了兩名原告,一個是9歲女孩L.G.,另一個是8歲男孩S.R.。他們都因為和精神殘障有關的行為在2014年被校警銬上手銬,但只有男孩S.R.被銬的場面被人用手機偷拍下來。視頻顯示,薩姆納警官試圖讓S.R.服從指令並安靜下來,但是未能成功。於是,他用手銬把S.R.的雙手反銬在他的後背15分鐘,S.R.一邊哭喊疼痛,一邊用力踢腿。

“美國民權聯盟”的訴狀稱,S.R.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動症(ADHD)和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他因為沒有聽從老師的指令被叫到校長辦公室後,副校長和特殊教育老師兩次對他進行身體約束,直到他與母親通話後才平靜下來。

警方校方齊聲為自己辯護

薩姆納警官的辯護律師羅伯特桑德斯(Robert Sanders)回絕了記者的採訪請求。但是,較早前,他曾經向當地一家傳媒表示,薩姆納是肯塔基州最優秀和最訓練有素的校資源官員之一,他在轉行從事警官之前曾經當過老師,他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了孩子、學校和教育。桑德斯律師還表示,薩姆納警官之所以為這些孩子戴上手銬,是因為“他們把自己和他人置於危險之中。”

警方和校方也認為,為了維護學校的教學秩序,薩姆納警官的行為是恰當的。肯頓郡治安官辦公室在訴訟提出後的第二天就發表聲明,力挺薩姆納警官的做法和為人。聲明指出,科文頓獨立公立學區總監和行政人員希望和需要為學生以及教師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校方行政人員在未能成功化解針對他人威脅的情況下請求警方給予協助,薩姆納警官應召處理該事件,他履行了自己在宣誓就職時所做的承諾,他的做法符合所有憲法要求和執法標準。

同時,科文頓獨立公立學區總監阿爾文加里森(Alvin Garrison)也發表聲明說,鑒於針對肯頓郡治安官辦公室和薩姆納警官所提出的各項指控,該學區正在對其下屬公立學校約束學生的做法進行審議。但是,根據他們的獨立調查,科文頓獨立公立學區以及薩姆納警官都沒有違反學校政策。

律師指責警官行為違法

男孩的母親在事發後對傳媒表示,學校本應是讓孩子感到安全而且盼望去的一個場所,但是這個事件卻成為她兒子揮之不去的惡夢。據她介紹,她的兒子現在出現睡眠困難,非常焦慮,而且害怕在學校再看到這名警官。

“美國民權聯盟“認為,本案原告並非像警方所說對他人構成威脅,因此,薩姆納警官的處理方式根本站不住腳。據該聯盟平等中心主任馬修科爾斯(Matthew Coles)介紹,他們是基於以下三方面法律問題提起訴訟的。

他說:“第一,不應該把執法人員調來處理校紀問題,第二,對待精神失常的孩子,正確的方法是首先和他們交談,平息事態,然後再處理問題,而不應該像處理執法問題那樣向他們發號施令。最後一點,向有精神殘障的孩子銬上手銬永遠都不恰當。此外,在這宗案件中,使用手銬的方式也實屬不當。這些手銬是專門用來銬成人的,它們應該銬在身前,而不是背後,也不是胸肌上,這會讓孩子非常疼痛,而且為他們造成巨大的精神創傷。”

科爾斯律師指責薩姆納警官違反了聯邦和州法律,他說,美國憲法禁止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執法,“美國殘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禁止歧視殘障人。此外,肯塔基州法律禁止對小孩子使用手銬。

資源官員的職責引發熱議

加州“兒童法律中心”的執行主任金坦迪(Kim Tandy)提出,如果繼續由執法人員擔任資源官員,就要明確他們能夠以及應該發揮的角色。

她說:“資源官員如果繼續留在教育系統,就必須接受與孩子交往方面的培訓,必須遵守有關如何約束學生的規定,必須對發展心理學以及如何與孩子,特別是年幼的孩子交往有充份的認識,這樣才不會為他們造成傷害。”

維吉尼亞州退休學區總監華倫斯徒特(Warren Stewart)則表示,資源官員並不一定非由執法人員擔任不可。據他介紹,他在擔任學區總監期間,挑選培訓了一批了解學生,懂得兒童心理學的優秀教師,擔任校資源官員。

他說:“我認為,應該由教育者決定是否、如何以及何時以某種方式約束學生。我不希望把決定權交給一個執法官員,這並不是說他心腸不好,而是因為他可能不如教育者在如何以最佳方式處理這類問題方面受過眾多培訓。”

“加州捐贈基金會”項目主任芭芭拉雷蒙德(Barbara Raymond)2010年撰寫的一份報告顯示,由執法人員擔任校資源官員的做法日益普遍。報告指出,全美國大約三份之一的治安官辦公室以及近一半的市警局向學校分派了大約17,000名宣誓警官,近一半的公立學校有專派的警官,他們集安全專家、執法人員,解決問題者、社區資源協調員以及教育者多重身份於一身。

美國教育部2015年的一份研究顯示,每年大約有52,500個孩子受到身體約束,4,000人受到包括皮帶、手銬、彈力繩,管道膠帶在內的器械約束。殘障生佔全美國學生總數的百分之12,但是佔身體受到約束學生的百分之7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