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該如何應對杜特爾特

  • 莉雅

菲律賓外交部長佩費克托雅賽9月15日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就菲律賓新政府的外交政策和美菲關係發表演講。

菲律賓外交部長佩費克托雅賽9月15日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就菲律賓新政府的外交政策和美菲關係發表演講。

就在美國致力於向亞太再平衡之際,它在亞洲的條約盟友菲律賓的新任總統杜特爾特似乎要與它分道揚鑣。杜特爾特一系列的“反美”言行是否會影響美菲同盟關係?美國應該如何對付這樣一位富有色彩而尋求獨立於美國的盟國領導人呢?

長期以來,美國與菲律賓保持著特殊的關係。曾經是美國殖民地的菲律賓1946年獲得獨立,1951年,兩國簽署共同防禦條約,使得菲律賓成為美國在亞洲的一個主要的盟國。

*美菲同盟關係近年進一步密切*

在奧巴馬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下,尤其是中國在南中國海採取咄咄逼人的行動後,美國進一步加強了與菲律賓的軍事合作以及對它提供的軍事援助。 2014年4月,美菲簽署了強化防衛合作協議。菲律賓同意美軍使用它的一些軍事基地。

2013年,在中國控制了距離菲律賓海岸140英里的黃岩島後,菲律賓把它與中國的領海爭端提交海牙的國際仲裁庭進行仲裁,導致菲中關係緊張。

在美國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海域開展航行自由行動後,美國與菲律賓今年4月開始在南中國海進行聯合海上巡邏。

*菲律賓新總統上台 情況發生改變*

但是這一切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6月30號上台後正在逐步改變。

在海牙國際仲裁庭7月12日做出了幾乎全部認可菲律賓的主張的裁決後,美國及其一些盟友發表聲明,堅稱仲裁結果具有法律約束力,並敦促中國遵守國際法,但杜特爾特總統則低調處理這個國際裁決,並派遣前總統拉莫斯作為特使,與北京進行非正式接觸,希望通過雙邊談判來解決有關爭端,而這正是北京一直希望的。不過,菲律賓政府也表示,菲律賓與中國就南中國海問題舉行的談判必須是在裁決的框架之內進行。

杜特爾特上台不久因為對美國駐菲律賓大使出言不遜而引起華盛頓的強烈不滿。 9月6日,他在動身前往老撾首都萬象參加東盟峰會之際對媒體講話時又對奧巴馬總統爆粗,結果導致白宮取消了他與奧巴馬總統原定要舉行的雙邊會談。

這個星期,杜特爾特發表的一些聲明再次令人們關注美菲同盟關係的前景。

星期一,杜特爾特總統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要求美軍特種部隊撤出菲律賓南部的棉蘭老島,稱美軍會成為恐怖分子攻擊的目標。隨後,他聲稱會考慮從中國和俄羅斯購買軍事裝備對付販毒行為和恐怖主義。

9月13日,他對一些菲律賓軍人表示,他不會允許菲律賓軍隊跟美軍一道去領海以外的海域巡航,以免捲入衝突,激化地區緊張局勢。

*杜特爾特的有關言論引發不確定性*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東南亞項目副主任希伯特對美國之音表示,杜特爾特總統的言論引發了不確定性。

他說:“美國國務院、有時候是白宮,都對此表達了關注。顯然,對這些議題存在關切,尤其是法外殺人的問題。他的講話究竟對兩國之間的軍事合作以及棉蘭老島(駐軍的安排)意味著甚麼有很多不確定性。”

*阿米蒂奇:還要再看*

曾經在小布殊總統任內出任副國務卿並在里根總統任內擔任國際安全事務助理國防部長的阿米蒂奇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現在對杜特爾特總統下定論還為時過早。

他說:“首先,他是一個很有色彩的總統。他顯然怎麼想就怎麼說。這很有趣。但是他上任只有兩個半月。我認為,從美國的角度來看,我們要花點時間。如果他要我們離開棉蘭老島,那我們就離開。但是我注意到他政府裡的其他聲音已經表示,他們要保留美軍的安排,允許美國使用一些基地。所以,現在,大家在耐心的看杜特爾特,看他如何行動以及他是否會發生改變。”

*菲外長訪美救火?*

的確,菲律賓外長雅賽目前正在美國訪問,強調菲美同盟關係的重要性。他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發表的一個公開演講中表示,菲律賓“忠誠於”美菲同盟。

他說:“菲律賓獨立外交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菲律賓美國同盟。我們的美國朋友,從奧巴馬總統,到內閣部長們,到國會領導人以及每天都與我們打交道的美國官員都提到他們對菲律賓的'鐵打的'承諾。我們珍視他們積極的、值得信賴的、負責任的承諾和決心。”

雅賽還對杜特爾特總統有關停止同美軍的聯合巡航的說法做出解釋。

他說,“他(杜特爾特)在說停止聯合巡航的問題時,是有上下文的。他當時是在說保護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領土主權,我們在那裡是有海事權利的。他說,他不希望在這些海域的任何聯合巡航被看成是我們的一種挑釁姿態。”

*分析:美國還要等等看才會採取具體行動*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東南亞問題專家希伯特認為,總統這麼說,他的高級官員又那麼說,這有點尷尬。在美國應該如何對待杜特爾特的問題上,這位分析人士也認為,美國方面現在的態度是等等看。

他說:“顯然,你總是要考慮你的選項,但我還沒有聽到美國官員討論他們應該採取的具體步驟。他的言論很強硬,但他實際上會實施嗎?我想,從美國方面來說,我們還得看。”

*美菲同盟關係生變*

不過他認為,美菲同盟關係無疑會發生改變。

他說:“在杜特爾特執政時,這個同盟關係肯定會發生改變,與阿基諾執政時很不同。但究竟會怎麼改變,我不認為我們現在完全清楚。”

*奧巴馬:希望菲律賓確定並說明他們想要的是甚麼*

奧巴馬總統9月8日在萬象結束他任內最後一次亞洲之行時舉行的記者會上說,儘管杜特爾特針對他的言論不會影響美國如何看待它與菲律賓的盟友關係,但是他表示,隨著杜特爾特總統與他的班子對他的新職位進入狀況,他希望他們能夠確定並說明他們想要的究竟是甚麼。

*阿米蒂奇:同盟關係會終結的預測言之過早*

目前擁有自己的國際諮詢公司的阿米蒂奇相信,美菲同盟關係能夠承受這些波折。

他說:“多年前,我有機會與菲律賓就軍事基地協議進行了談判,阿基諾夫人的政府同意讓美國留在菲律賓,但參議院投票把我們趕出去,但我們仍然保留了我們之間的盟友關係,我們不得不撤出那些基地。過去20年,我們的關係非常好。所以說,有關美菲同盟關係會終結的預測還言之過早。”

*菲律賓人民是否認同總統‘反美親中’的立場?*

這位前美國官員表示,儘管中國方面把杜特爾特的言行看作是他想要更接近中國,但是這還要看,而且要假以時日才能看出大多數菲律賓人是否認同杜特爾特總統要與中國更靠近的立場。

尋求建立更獨立的外交政策的杜特爾特是這樣看待菲律賓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的。他說:“我們不是要切斷臍帶,但我也不想把我的國家置於危險之中。”他認為,中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實力更大。

事實上,目前也很難說杜特爾特一定會親中。他曾經前一秒還在誇讚中國“大方”,後一秒就威脅和北京“血戰到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