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失蹤讓誰難堪?

  • 木風

習近平9月15日恢復公開露面

習近平9月15日恢復公開露面

“去”也匆匆,“來”也匆匆。在過去的半個月裡,中國國家副主席、中共內定的下一代領導人習近平行蹤飄忽不定,引起全球的關注。他先是臨時取消了同美國國務卿克林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一位俄羅斯高級官員預訂的會面,後又取消了外交部安排的他跟丹麥首相施密特的會晤。

直到9月15日習近平在北京農業大學現身,中國官方對習近平為何“爽約”,為何失蹤沒有做出任何交代。唯一的交代應當是外交部長楊潔篪在9月5日對外宣佈習近平與克林頓的會晤被臨時取消的消息。楊潔篪解釋說,會晤取消是由於行程安排問題。但外界和媒體根本不相信這個說法。

自此一場圍繞習近平失蹤原因的分析熱潮在海外媒體上展開了,其規模和熱度可謂極其罕見,不僅有中文媒體,西方各國的主要媒體都對這一新聞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並作出了很大的投入。

媒體和網民的分析和猜測是五花八門,有受傷說,有生病說,也有意外說(18大籌備出現意外),還有中共老人干預說。光是受傷說就很多版本,比如游泳摔倒受傷、踢球摔倒受傷、發生車禍受傷、政變暗殺受傷。也有的說習近平在體檢中發現患早期肝癌之後去香港做了手術,也有的說他是遺傳病發作,出現精神分裂,還有的說習是患了心髒病、中風等等。

*李成:海外媒體的一大難堪*

這些分析、猜測、傳言大部分都隨著習近平9月15日的“亮相”而失去了它們流通的價值。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院李成對媒體表示,“種種傳言是海外媒體的誤判,完全脫離中國政治的實際。”李成還進一步指出,“對炒作這一故事的海外媒題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難堪。”

觀察人士指出,現在要說媒體對習近平失蹤所做的分析全部是“誤判”還為時過早。習近平“復出”只能夠說明,他還沒有倒台,與此相關的猜測顯然失準。但那些有關習近平健康問題出了毛病的報道還沒有得到具有說服力的反證,至少是部分的猜測還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誰應該感到難堪?*

不少中國觀察家們對李成關於猜測失準是海外媒體的一大“難堪”的說法表示不贊同。他們認為,真正應該感到難堪的不是海外媒體,而是中共自身,是中共的政治體制僵化造成了這個本來可以避免的一場風波。

英國諾丁漢大學的高級研究員張煒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說,之所以鬧出這麼大的烏龍,就是因為中共關於領導人的健康問題依然當作黨的絕密。因此,外國人和媒體只能夠根據醫院外面車輛的異常變動和這些人是否公開露面來做一些猜測。

張煒說:“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共在政治上,離現代政治,尤其是信息化社會的現代政治,還有很大的距離”。

*中共政治轉型尚待完成*

前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時事評論員陳破空撰文指出,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同時也是第二或者第三大軍事強國。其領導人的行蹤和更換理應受到世界各國的關注。但是,陳破空說,“在中共的字典裡,還沒有‘負責任的政府’、‘負責任的大國’這類語匯” 中共顯然還不懂得對國民負責、對世界負責的真正意味。

陳破空表示,如果連國家領導人的行蹤,對他們的健康狀況都對國人、對世界保密的話,國民和世界如何能夠對這個政府有信心?

美國哈佛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馬諾德(Roderick MacFarquhar)認為,盡管中國經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中共還沒有完成政治轉型。一遇到敏感問題和敏感時期,中共依然習慣於掩蓋真相。馬諾德認為,這種傾向是相當危險的。

風險控制集團亞太地區主管查莫羅(Dane Chamorro)對媒體表示,從這次習近平失蹤風波可以看出,中共不善於跟公眾溝通。結果呢?人們就會認為這個制度可能有一些並不存在的弱點。比如,人們會開始質疑:這個制度是否很脆弱?這個制度是否即將崩潰?它能夠因應現代化的世界嗎?

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曾經提出一個著名的口號,叫“與時俱進”。但十幾年後,人們都廣泛地注意到,這個口號還只是一個口號。路透社週一發表的報道說,“在習近平失蹤期間,從他心髒病發作到被暗殺的謠言滿天飛,但他在9月15日面帶笑容地出現在北京農業大學的時候,仿佛從未失蹤過一樣。”

其實,謠言總是伴隨著神秘。觀察人士說,當中共把真相都封鎖起來的時候,要媒體和外界對真相做出準確的判斷是過分的要求。要防止流言滿天飛,提高媒體報道的準確度,關鍵是中共加快政治改革,提高政府行為的透明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