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千退伍轉業軍人示威

  • 楊明

1月10日,湖南省大約1200名軍轉幹部身穿“冤”字黃馬褂,在長沙遊行示威到省委,省軍區和信訪局,抗議當地政府不落實軍轉幹政策(網絡圖片)

1月10日,湖南省大約1200名軍轉幹部身穿“冤”字黃馬褂,在長沙遊行示威到省委,省軍區和信訪局,抗議當地政府不落實軍轉幹政策(網絡圖片)

星期二,在深圳人大會議期間,近百名曾參加1979年越戰的老兵在會場外示威,要求解決退伍軍人的社保問題。

明報報導說,示威的一些老兵表示,中日釣島之爭,他們都是一肚子氣,但鑒於他們目前的生活缺乏保障,政府過河拆橋,倘若再被征召入伍參戰,將不會再像當年那樣拼命,而且也不會讓他們的子女去參戰,因為他們雖然為國流血僥幸活下來,現在面對的卻是“用盡則棄”的下場。報導說,“如果一個國家不尊重英雄,還有誰會為她賣命打仗?”

河南退伍軍人張耀金1979年2月赴越參戰一個多月。他說,當時他和戰友們滿腔熱血,毫不猶豫,也毫無條件地走上戰場。一些戰友犧牲在沙場,活著的戰友退伍後也沒有向國家提出過甚麼要求。但是從2004年以後,這些當年血氣方剛的戰士開始步入中年,身體狀況開始變差,當年衝鋒殺敵時落下的後遺症,如惡夢不斷等開始顯現。

張耀金說,雪上加霜的是,他們當中很多人在國企改制和改革過程中下了崗,失去了生活著落,生活每況愈下。他說,倘若國家再征召他們去打仗,雖然會像過去那樣義不容辭,慷慨出征,但他們現在的處境, 讓他們有苦說不出來。

“因為我們畢竟是幸存者,很多事情我們有我們的自豪感,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痛苦和悲哀。我保留我個人意見吧。因為我們畢竟是經過生死考驗的人。現在在國家危難的時候,我們會義不容辭的,至於說,子女呀,親戚朋友的孩子們願不願去的話,我保留個人意見。”

山東的孫祖岱是烈士遺屬,他18歲的弟弟孫祖峰1985年在中越老山戰爭中陣亡。根據政府當時的規定,他被安置在山東鄒城市糧食局工作。2006年,糧食局改制,孫祖岱下崗,從此開始失去生活來源,也開啟了他維權鬥爭的之路。他說,他的工作是烈士用生命換來的,鄒城市違反《烈士褒揚條例》強迫烈士遺屬下崗,天理難容。

“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家庭獻出了一個生命,我們得到了國家改革開放30年的甚麼成果呢? 榮譽用甚麼來說明,那現在講的就是錢。”

孫祖達說,他弟弟犧牲28年了,即使他父母還活著,他們從國家得到的撫恤金總共才僅僅10萬元人民幣。他說,他們作為烈士的遺屬,被地方官員遺忘了,被國家遺忘了。他們又寒心又傷心。

“他們口頭上說,永遠不會忘記先烈。你們那只是空談,要給他們的後人有甚麼待遇。叫人看得見摸得著。這才是對俺的慰藉。有的戰友說,這是我們的驕傲。我不驕傲,我弟弟18歲犧牲,我得到了多少國家的榮譽呀?我認為是一種恥辱。我弟弟犧牲後,我父母哭得死去活來的。他們這樣對待我,氣死我了!”

根據中國《軍人撫恤優待條例》的規定,政府應保障退伍軍人的生活水平不低於當地平均水平,烈士遺屬應在擇業方面給予照顧。不過,批評人士指出,中國政府的規定在地方執行時,往往被視為一紙空文,得不到貫徹和落實,因此包括越戰老兵在內的退伍軍人、烈士遺屬等才被迫走上了維權之路。

另據報導,元月10日,湖南省大約1200名軍轉幹部身穿“冤”字黃馬褂,在長沙遊行示威到省委,省軍區和信訪局,抗議當地政府不落實軍轉幹政策,致使他們生活艱難,老無所養。而警方只是嚴加戒備,沒有阻止遊行。

中國每年都發生多宗退伍軍人,轉業軍官的示威抗議,尤其是在解放軍建軍節前後。最近,中日兩國因釣魚島主權爭議氣氛越來越緊張,擦槍走火,導致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倍增,有退伍軍人說,根據他們目前的被過河拆橋的經歷和處境,他們懷疑日中一旦開戰,還會有多少人願意地賣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