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觀察家看中國反西方價值觀

  • 莉雅

遊人在北京大學入口拍照留念(2014年11月20日資料照)

遊人在北京大學入口拍照留念(2014年11月20日資料照)

中國當局在進行聲勢浩大的反腐的同時,也在學術界和思想界掀起一場反對西方價值觀的運動,尤其是加強對高校師生的思想和意識形態的控制。美國的中國觀察人士普遍認為,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是不明智的。不過,有學者認為,當局是警告學術界不要批評共產黨,而不是真的閉關鎖國,想回到文革時代。

繼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辦公廳近期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意見》之後,中國教育部長袁貴仁更是明確表示,大學教堂要禁止宣傳西方價值觀,決不允許各種攻擊誹謗黨的領導、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在課堂大行其道。袁貴仁隨後還在中共刊物《求是》上撰文,指責國外敵對勢力重點滲透分化中國的青年師生。

此前,《求是》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更點名批評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在微博中大談憲政”以及藝術家陳丹青過度美化美國,“誘導”中國民眾。

前不久,中國當局還要求智庫和研究機构堅持馬克思主義,跟隨共產黨的領導,為幫助實現中華民族復興提供思想上的支持。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政策、政府與國際事務學院的杰克戈德斯通(Jack Goldstone)教授認為,中國當局加強思想領域的控制與目前展開的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有關。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表示:“它表明,中國當局擔心,已經導致成千上萬的官員落馬的反腐運動可能會引起更廣泛的對共產黨的不尊重和批評。這無疑是習近平和中國領導人所不希望看到的,他們希望反腐使人們對共產黨有更正面的看法以及加強黨對中國的領導地位。這是當局對知識分子和一些與當局有不同看法的人發出的警告,向他們表明,我們在抓捕那些我們認為表現惡劣的共產黨員,但是我們不希望共產黨成為你們批評的靶子。”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羅福林(Charles Laughlin)表示,中國當局不時發動反對西方價值觀的運動,例如在改革開放初期就搞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他擔心,當局這次重提反西方價值觀,是為了加強對文化界和教育界言論自由的控制。

他1月30日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上說:“這個有它的策略性。甚麼是西方的思想?什麼是西方的價格觀?他們也沒有明說。所以它可以用這個來把跟他們有不同看法的人壓下去,其實可以跟反腐的政策一樣。這個誰是腐敗的?其實這個腐敗是很普遍的,你可以用腐敗的把柄來找你的對手,然後把他搞下去。”

喬治梅森大學的戈德斯通教授認為,中國當局加強學術界意識形態控制的做法可能會使得大多數的大學教授軟化他們對政府的批評,而應該不會對大學校園的日常運作造成影響。在他看來,關鍵是當局下一步會怎麼做。

他說:“如果當前的有關討論被證明不只是對知識界發出的警告,而是成為對那些捍衛學術自由與開放的學術界領軍人物的大範圍迫害,那麼這會非常令人吃驚而且是中國遭受的重大挫折。”

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認為,中國當局的這個做法不僅會直接影響到中美關係,而且在中國國內引起了寒蟬效應。

他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上表示:“我在中國的很多文藝界、學術界的朋友,他們現在都害怕,有一個恐懼感。這個是89年以來我一直沒有碰到過的(情況)。可是現在他們都不願意當出頭鳥,不願意說話。他們怕他們會失蹤,會被捕。這個情況我覺得是特別嚇人的。你怎麼一邊把所有的這些人才壓下去,一邊講中國的大復興。我不太懂。”

美國智庫“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David Firestein)在同一個節目上也表示,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為禁止思想的自由流通會損害到中國的發展和創新能力。

方大為說:“可能教育部長或者有關的決策者認為這個對中國、或者對中國政府甚至對執政黨有好處,我覺得這是一個缺乏遠見的看法。實際上,中國現在跟所有國家一樣,最需要的就是創新,就是百花齊放這樣一種的精神,而這個是往相反的方向。”

中國的一些大學教授把這種倒退看作是“文革復辟”。不過,目前在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作訪問學者的戈德斯通教授認為,中國當局不會回到文革時代。

他說:“我認為他們不會回到文革的原因是,中國領導人非常清楚文革對中國經濟以及今後的發展造成了多大的破壞性。中國最近一些年付出了很大的投入,試圖提高中國大學的水平和學生所受教育的質量並且給予中國學生在世界上最好的大學留學的機會,而回到文革將摧毀過去十年所作出的這些巨大投資。”

被認為是加州學派領軍人物的戈德斯通教授指出,從當局繼續讓大量的中國年輕人,包括習近平的女兒,到西方的大學留學的事實表明,也許他們不是那麼真心實意的想把西方價值觀排斥在中國之外。在他看來,中國當局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內在矛盾,而這種矛盾在一定的時候不得不加以解決。

他說:“在某個時候,他們將不得不面對創立全球最好的大學、最先進的工業以及最創新的經濟這些目標與對人們的思想與討論進行中央化控制之間存在的矛盾。歷史上從來沒有把世界上最先進的全球領導地位上的成就與對信息和思考進行強有力的限制與控制結合起來獲得成功的先例。”

這位學者指出,科學研究和學術進步需要言論自由是大家所普遍接受的原則,就連伊朗總統魯哈尼也表示,科學與知識需要一個自由的環境,大學教授、學生和研究人員不應當因為他們的言論而受到威脅。

這位美國教授說,如果中國真的要把僵化的馬克思主義思想作為大學所有討論的框架,這將极大的損害中國成為一個世界強國以及全球最大經濟體的雄心壯志。一些人還認為,中國當局用這種過時的語言來維護馬克思主義、攻擊西方價值觀,可能使得共產黨的領導人顯得與它使中國走向一個現代化強國的目標脫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