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什麼沒有出現“平壤之春”?

  • 莉雅

金正恩(中)2015年10月10日同劉云山(右二)一道觀看朝鮮勞動黨建黨70週年閱兵式

金正恩(中)2015年10月10日同劉云山(右二)一道觀看朝鮮勞動黨建黨70週年閱兵式


大規模的民眾反抗對於任何一個獨裁政府來說都是一個問題。2011年中東國家爆發的“阿拉伯之春” 導致卡扎菲等專制領導人紛紛倒台,但是北韓的金氏政權現在依然穩固,而且在北韓也看不到任何民眾反抗的跡象。一些北韓問題專家告誡說,不要指望北韓會發生“平壤之春”或是自動崩潰。

從外表上,你根本看不出來這個身穿西裝、英文名字叫做奧斯汀的年輕人來自北韓。他14歲的時候與家人逃到中國,兩年後被遣送回北韓,父母因此入獄。他後來一個人再次逃離北韓,在中國呆了三年後,幾經輾轉終於來到南韓。他的父母出獄後也輾轉來到南韓,只是他的姐姐留在了北韓。他們至今都沒有她的音信和下落。

北韓人如何看待北韓變化

奧斯汀現在美國一所常春藤盟校學習政治學。日前他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主辦的一個有關北韓的研討會上把北韓稱為一個處於過渡中的社會並談到了北韓過去20年所發生的改變,包括中央分配體系的崩潰、市場化的試驗導致中產階級的出現以及民眾對政府忠誠度的減弱。

朝鮮中央通訊社發布的照片顯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到場時,北韓的少年們歡呼

看不到北韓民眾反抗跡象的原因

不過,他在北韓仍然看不到任何民眾反抗的跡象。對此,他試圖做出分析。

他說:“第一個原因是北韓非常糟糕的經濟。如果你特別餓,沒有任何吃的,你的精力根本不會集中,你只會想到吃的東西,而不會想任何其他的事,這也是我自己的個人經歷。”

奧斯汀說,儘管北韓目前正在進行一些市場化的試驗,但是這種試驗仍然處於初級階段,有很大的局限性。

在他看來,在北韓看不到任何反抗跡象的第二個原因是獨立社會組織的缺失。他說,從小學到老人院,你必須屬於一個政府組織,這意味著你根本逃脫不了政府體系,也不可能成立自己獨立的、不屬於政府的組織。

這位叛逃者認為,北韓民眾不反抗還有一個原因。

他說:“最後一個原因是缺乏有關民主的知識。為了證實我的看法,我查了北韓從小學到高中的所有課本,包括有關北韓歷史的課本,但是我找不到任何有關民主的概念或是信息。這意味著,政府根本不教有關民主的東西。”

布魯金斯學會東亞政策研究中心南北韓基金會北韓研究的首任主席文馨善(Katharine HSMoon)也認為,當你總是處於飢餓狀態時,你很難成為你自己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命運的主宰者。

在她看來,北韓政權對民眾實施的信息封鎖和高壓政策也導致他們不敢反抗。

她說:“除了經濟上的困境,北韓政權對信息進行嚴格的控制;而且北韓人之間相互非常的不信任,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不信任他 人,不管是家人還是社區的成員。任何人顯露出對政府不忠誠或是有這個傾向,都可能被報告給政府,所以他們傾向於什麼也不說。如果人們連自己的家人或是社區 的成員都不信任,很難出現一個批評當局的大的社會運動。”

衛斯理女子學院政治學教授的文馨善(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同時也是衛斯理女子學院政治學教授的文馨善還以南韓的民主化進程為例說明,一個社會走向民主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

分析:朝鮮政權比人們預計的穩定

一直關注北韓問題的前瑞典記者、目前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希爾伯斯坦(Benjamin Silberstein)認為,北韓政權比人們現象的要穩定。

他說:“如果人們認為北韓會因為不能承受自身之重而自動崩潰或是內爆,我認為,這是很天真的願望。當人們提出北韓還能持續多久的問題時,我認為答案是,也許比人們預計的要長一些。”

制裁沒有影響中朝邊境貿易

希爾伯斯坦在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實施了迄今為止最為嚴厲的制裁之後在中朝邊境城市丹東進行了實地考察。他本來預計中朝邊境貿易會因為這個制裁以及中朝關係惡化而有所減少,但他卻看到,排隊等待過海關的運貨卡車超過了以往每天200輛的平均數量。

分析人士指出,多年來對北韓實施的經濟制裁併沒有影響到北韓政權的穩定。

專家:'平壤之春'是危險的

衛斯理女子學院的文馨善教授認為,對北韓來說,最好的結果是發生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的漸進式演變,而不是出現“阿拉伯之春”這種引發劇烈的社會和政治動盪的革命。

她說:“我認為,在目前希望北韓出現平壤之春是很危險的,因為掌權者的權力非常穩固,因為壓制的手段非常嚴厲,我不希望北韓人受到傷害,不希望他們相互屠殺,或是以其他的方式相互傷害。”

文馨善教授說,北韓當局目前正在進行更多的市場經濟方面的試驗。與此同時,隨著越來越多的北韓年輕人獲得更多來自外面的信息,這種好奇心會促使他們開始提出一些問題。因此,她認為,北韓是否會逐步發生改變還要看這兩方面的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