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劉霞被軟禁兩年首露面 北京旁聽其弟詐騙案

  • 東方

劉霞和律師莫少平在懷柔法庭外(網民提供)

劉霞和律師莫少平在懷柔法庭外(網民提供)

在丈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即被軟禁達兩年多的劉霞,首次在北京懷柔中級人民法院外面公開露面,並透過汽車車窗玻璃對外大喊,“我還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弟劉暉被控欺騙案於星期二在北京懷柔開審,劉曉波之妻劉霞到場旁聽。這也是劉霞被軟禁後首次獲准公開露面。

自從丈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後,劉霞被軟禁在北京的一座公寓裡不准外出達兩年半之久。她這次到懷柔旁聽他弟弟劉暉被控欺騙案開庭的審理。據維權律師說,劉霞弟弟被控凡有詐騙罪,是對劉霞的懲罰。北京著名維權律師莫少平對美國之音北京分社記者說,他為劉暉做了無罪辯護。

莫少平說:“ 劉暉在自我辯護中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作為他的辯護律師,我也是為他做的無罪辯護。”

劉霞星期二上午旁聽了他弟弟庭審的整個過程。劉霞和莫少平律師等一起從法庭中出來。劉霞通過搖下來的一扇車窗對外面守候的北京外交人士和記者喊道,她還沒有獲得自由。這次她能夠外出並不算獲得真正的自由。如果他們告訴你我已經自由了,告訴他們我沒有自由。”

劉霞在離開法院時對記者透露,這次是她哥哥擔保她外出,這並不算獲得真正自由。

劉霞能夠離開被嚴密監禁的北京的寓所外出,是她和監視他的警戒人員的又一次較量。最近幾個月來,先後有美聯社記者設法進入她的寓所採訪,維權人士胡佳等人潛入劉霞的住所探望她,兩會期間香港記者試圖進入劉霞寓所而被毒打等事件。美聯社報道說,在她的丈夫劉曉波被判處11年徒刑之後,劉霞就被當局嚴格監控起來,防止劉霞成為一個公民要求民主改革的星星之火。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的時候說,劉霞是不是能夠獲得自由,具有指標性意義。

鮑彤說:“現在劉霞實際上是沒有自由的。如果劉霞能夠自由地出來,自由地會客,如果她能夠自由地接受記者的採訪,那肯定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如果在很短時間內還不能做到,那麼我希望很快就能做到。劉霞是中國的公民,按照中國的法律,即使是冤假錯案也好,連冤假錯案都沒有說她有罪,在這種情況之下,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限制她的活動,我認為是沒有道理的。”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劉暉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在庭審結束後接受了VOA 北京分社記者的採訪。

莫少平律師說:“今天的庭審是按照正常程序,在9點半準時開庭,到12點40結束。
經審程序正常。當庭沒有進行宣判,將擇日宣判。 ”

莫少平律師樓的另一名為劉暉辯護的律師尚寶軍說,劉暉被控嚴重詐騙罪,最高可能面臨10年以上徒刑,他認為劉暉脫罪的機會很小。

現年43歲的劉暉,曾是深圳一家公司的代理人。北京司法部門指控劉暉在2010年以工程承包的名義詐騙300萬元人民幣。劉暉於去年4月被逮捕,9月底被撤回起訴。今年1月底,警方再以同樣罪名拘捕劉暉,並提出起訴。

美聯社援引律師的話說,涉案的金錢已經被退回。關於這筆錢的爭執不至於上升到犯罪的高度。

北京維權律師和劉暉的家屬都認為,劉暉被起訴和外媒記者以及維權民眾突破封鎖去探望劉霞的行動有關,起訴劉暉是對劉霞堅持從事民主人權活動的懲罰。

劉霞星期二在法院門口對外媒記者說,她相信時間和她站在一起。香港商業電台援引劉霞的話說:“他們想打斷我一條腿,再打斷我另一條腿,但我要求我自己站直,別怕!”

北京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在推特上稱,有關部門“為防止我到達今天劉霞弟弟劉暉的庭審現場,北京國保總隊提前48小時就在我家門口實施軟禁措施,今天已知只針對我一人。這和4月1日劉霞生日之際對我非法拘禁措施一樣。共產黨用納稅人血汗豢養的國保鷹犬,全部用於實施施侵犯公民權利的犯罪行動。”

懷柔法庭外面部署了大批警察,他們拉起封鎖線,每隔兩三步就有警方和保安人員站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