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激烈的競選言辭會否影響美國未來對華政策?

  • 陳蘇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

與以往幾十年來的美國選戰一樣的是,中國是奧巴馬和羅姆尼兩位總統候選人的一個辯論議題,而不一樣的是,兩位總統候選人都對中國表現出更為強硬的立場,大大提升了抨擊的激烈程度。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朱峰教授日前對媒體說,在冷戰結束後的六次大選中,把中國議題與美國經濟挂鉤已經達到創紀錄的高度。

*競選辯論53次“敲打”中國*

中國官媒新華社11月5日發表評論文章說,在三場總統競選辯論中,中國被當成“標靶”多達53次,奧巴馬和羅姆尼都拿中國說事,用“敲打中國”的方式向美國選民展示自己的政績與施政決心。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表示,入主白宮第一天就會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不再向中國借錢。羅姆尼在其競選廣告中不斷聲稱,不讓美國的就業機會流向中國,並抨擊奧巴馬對中國過於軟弱。

奧巴馬總統也在盡量顯示自己比羅姆尼對華更強硬。他抨擊羅姆尼曾經得益於在華投資,大發橫財,與此同時,奧巴馬政府在顯示對華政策成績時說,奧巴馬執政的4年期間裡發起的對華貿易案比過去兩屆政府提出的總和還要多,保住了美國工人的就業機會。

*常態的選戰語言是否變身白宮政策?*

很多觀察人士把中國在美國總統選戰中受抨擊的現象視為一種競選常態,認為一旦選戰落幕,新的總統就會延續以往的美國對華政策,降下調門,回歸現實,積極尋求與中國的合作。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亞洲與全球化研究所所長黃靖認為,過去的歷史證明,各屆總統上台後會發現形勢比人強,都會延續美國政府的一貫對華政策,但也有特例。

黃靖說,唯一一個把對中國人權的競選承諾變成政策的是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克林頓上台長達四年把最惠國待遇和人權相挂鉤,直到96年才脫鉤,但脫鉤後克林頓政府和中國的發展得非常快。也就是說,確實是有這樣的趨勢,把選戰中的說法變成某種政策。但這個趨勢總的說來是越來越弱。”

*從激烈選戰看未來4年美中關係艱難路程*

不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時殷弘教授認為,雖然不論誰入主白宮其競選言論都會要大打折扣,但新一任總統還會履行其部分競選承諾:“所以我想,無論誰當總統,中美之間更深刻的對立可能會變得更加頻繁,有時會更加激烈。”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問題專家朱峰持類似觀點。他認為今後4年的中美關係恐怕是一個比較艱難的時期,因為美國大選歷來拼經濟,今年更甚,兩位競選人都把中國作為美國經濟困境的“替罪羊”,不論是奧巴馬連任還是羅姆尼勝選,中美關係難以有樂觀情況出現。

*新型大國依賴關係的穩定性*

觀察人士關注的是,日漸激烈的選戰辭令會不會最終成為白宮制定政策的考量因素,從而導致美中關係惡化,最終走向激烈抗衡?美中關係問題專家黃靖教授認為,兩國只要保持在現有發展軌道上,隨著中國越來越強大,美中激烈抗衡甚至回到冷戰的機會反而會越來越小。

他說:“中國所謂和平崛起的一個最大的結果就是使得中美之間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依賴的關係,這種新型的大國依賴關係在世界上是沒有先例的。大家現在互相依賴,如果打起來肯定是兩敗俱傷。我想美國的領導人、美國人民都有足夠的智慧認識到這一點。”

黃靖相信目前正在換屆的新一代中國領導人同樣有智慧解決美中關係的種種緊張、摩擦和矛盾。他說,盡管中國為領導層換屆展開激烈的內部鬥爭,但在應對奧巴馬咄咄逼人的戰略東移政策時,中國領導人表現淡定,因為他們深知中美關係“鬥而不破”的性質,了解“美國對華政策好也好不到哪裡,壞也壞不到哪裡”的情況。

中國官媒新華社剛剛發表的“美國大選週期律不會動搖中美關係大局”的評論文章表現出對美中關係“一切照舊”的篤定。文章說,與選戰激烈言辭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美依存度的不斷提升。兩國雙邊貿易額2011年達到4466億美元,今年有望突破5000億。近10年來,美國對華出口增長468%,中國已經成為美國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2006年到2011年中國每年派出的投資貿易促進團累計從美國採購金額超過1000億美元。因此文章認為,歷史證明,一旦競選人當選,都不得不重視中美關係的大局,回到對華政策的基本框架上來。

*美中關係出現突變的可能性*

不過,美中關係問題專家黃靖認為,仍有兩種情況能夠毀掉這一大局:一是中國經濟發展突然減速,國內政局不穩,爆發動亂,就有可能出現某位中國領導人利用民族情緒和社會矛盾,通過對外攻擊來減輕國內壓力;二是美國國內突然出現大問題,最可能的是經濟崩盤,因為美國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社會對立情緒進一步激化,美國債務已經到了不可持續的地步。黃靖說,如果茶黨這類極端政黨一旦坐大,就會極大影響美國的對外政策。他指出,美中兩國有著同樣的特質:真正能夠打敗中國的,只有中國自己,真正能夠毀掉美國的,也只有美國自己。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員韓磊(Paul Haenle)日前撰文說,他無法確定中國在美國競選中被當成“標靶”的局面還要延續多久,但他擔心,選戰日益激烈的言辭將會影響美國選民如何看待中國,會影響中國對美國的認知,從而最終可能會長期影響美中雙邊關係,給兩國間的互信造成破壞性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