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烏坎村民稱上千武警進駐氣氛緊張

  • 葉兵

2016年6月19日,烏坎村街道上停放著一些運載警察的車輛。(村民提供)

2016年6月19日,烏坎村街道上停放著一些運載警察的車輛。(村民提供)

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村民星期日下午表示,17日晚上到現在,村內來了大量攜帶防鎮暴裝備的警察,他們所乘坐的車輛一直發動著,好像在準備打仗,感覺好緊張。

一位女村民對美國之音表示,穿著三種顏色制服的警察和大量便衣人員,乘坐數十輛警車和大客車進村後,一直停在村內街道上,當天又有更多警力進村。

記者:現在情況怎麼樣啊?

村民:現在情況感覺就好緊張,來了好多好多的警察。

記者:現在還在嗎?

村名:在。而且來更多。現在我前面就全都是警車還有警察。在這裡,(從)17號晚上一直都在這裡。

記者:他們現在在那兒都做什麼了?

2016年6月19日,烏坎村街道上停放著一些運載警察的車輛。(村民提供)

2016年6月19日,烏坎村街道上停放著一些運載警察的車輛。(村民提供)

村民:現在準備打仗吧。剛開始的時候,就(從)17號晚上到現在的話,他們的車(一直)是發動著的,就沒有開動,就發動著。然後他們就有些躺裡面,有些坐裡面玩,有些在外面坐,就這樣,(還)有些上崗的。然後那車就停在原位,就沒動過。然後到了可以吃飯的時候,就有多多少少(的人)替崗吧,走走動動。也有來車又開回來放原位,也不會全部走完,就是陸陸續續的,就頂崗吃飯吧。然後好像就剛剛,又來了很多警察,還有很多車。

記者:是公安局的呢?還是武警?

村民:看樣子有些是穿著那個部隊衣服的,然後帶著那個盾,帶著槍,戴著頭盔,有些帶著鋼管,那個管子,很長的。然後有些是穿著那個黑衣服的,有些是穿著那個淺藍色的衣服的。我見到的就有三種衣服不一樣的。

記者:能有多少人呢?

村民:多少人不知道。然後大客車,那個(可以坐)一百人的車,好像現在有三架(輛)吧。

記者:幾百人有沒有?

村民:不止。哪裡止幾百人。就我估計就應該上千。幾百號可能是不止,我看到好多陌生人。

記者:那麼穿制服的警察,或者是武警,或者軍人,能有上千嗎?

村民:應該也不止。起碼應該有兩千人以上。不過我看好多(人)啊,這邊一大車(人),然後他們又分散了。有些(人是)在車上面下來的,車中(又有)那麼多(人),(總共)幾十部車。還有那種可以坐一百人的車,還有那(可以坐)幾十人的車,都有啊。

記者:還在抓人嗎?

村民:沒抓人。他們就不動。他們就排他們自己的練啊。然後就站立好啊,然後訓練一下啊,然後就在那裡玩啊。反正他們玩他們的,我玩我的。 (他們)就說什麼“立正”啊,然後整頓一下,這之類的吧。反正我也沒去太在意他們這些。反正我也看慣了,就(從)17號晚上到現在,(他們)就一直在我這面前兜圈。

一位男性村民對美國之音簡短地表示,他們正在開村民大會。至於開會內容以及是村民自己召開大會還是當局召集開會,目前不得而知。

烏坎村原定於星期天舉行村民大會,討論下星期組織到所屬鄉鎮和上級政府上訪,要求歸還村民土地。但是在開會兩天前,烏坎村村長林祖戀就被當局以“涉嫌受賄”為由帶走。

當時,陸豐市公安局以致烏坎村村民公開信的形式宣布, 烏坎村黨總支部書記兼村民委員會主任林祖戀被“採取強制措施”,由陸豐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公安局在公開信中同時警告民眾,不要被少數不法分子煽動利用而採取“過激行為”。公開信稱“對採取違法犯罪行為特別是趁機打砸搶的,公安機關將依法予以嚴厲打擊,決不手軟。”

網上有消息說,林祖戀星期五被捕前做了兩件事,一是宣布解除與妻子楊珍的婚姻關係,現居樓房歸妻子所有,自己死後“暴屍荒外”也不用妻子收埋,二是凌晨三點半發出最後一條微博:“救救烏坎!”
烏坎村民集會抗議當局抓捕村長林祖戀(推特圖片)

烏坎村民集會抗議當局抓捕村長林祖戀(推特圖片)

2011年9月,烏坎村曾經爆發大規模抗議事件, 當局派出大批警力壓境,該村被包圍引起國際媒體廣泛關注。

當時烏坎村民因質疑村官通過非法土地交易謀取私利,在林祖戀的帶領下舉行大規模遊行,參與維權的村民薛錦波等5人被警方抓捕,薛錦波被關押3天後非正常死亡, 引發了更大規模村民抗議,迫使當局妥協。抗議事件後,林祖戀在村民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中當選村委會主任。那次事件成為中國民眾抗爭維權和基層民主進程的標誌性事件。

烏坎村民拉橫幅抗議當局抓捕村長林祖戀。(推特圖片)

烏坎村民拉橫幅抗議當局抓捕村長林祖戀。(推特圖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