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一戰士兵身上尋找治療痢疾新線索

  • 德卡普阿

2014年11月4日,一名海地婦女在洪水造成的積水中洗衣物和床被。

2014年11月4日,一名海地婦女在洪水造成的積水中洗衣物和床被。

《柳葉刀》醫學雜誌近日發表了一戰特刊,紀念這場曾被稱為「結束所有戰爭的戰爭」的一百周年。特刊報告了對引起痢疾的福氏志賀氏菌的複雜的基因組重建工作。

威康基金會桑格學院的凱特∙貝克博士是一項新研究的首席作者。

她說:“今天,由志賀氏菌屬引起的細菌性痢疾仍然讓成千上萬的人致命。 其中,發展中國家的兒童是首要受害者,他們年齡在五歲以下。”

她指出,儘管二十世紀初開始就取得了這麼多的科學進展,但痢疾今天還仍是一個問題,貝克博士說。

貝克博士說:“實際上,一戰時期就有歷史分析辨識出引起痢疾爆發的主要原因。這些因素時至今日仍是個問題。前兩大因素是衛生狀況和營養不良,最後是具體療法的缺乏。我們現在仍然沒有志賀氏菌的註冊疫苗。一戰的時候還沒有細菌學診斷,但現在我們有了,我們可以排列出這種細菌的基因組。但結果卻只是表明,這種細菌一直在不斷演化,對付我們控制它的努力。”

此外,疫苗仍然可望而不可及。

貝克說:「製造針對志賀氏菌的疫苗很困難,這有多個原因。首先是很難找到好的志賀氏菌的動物模型。我們發現很難在任何動物模型身上複製疾病。所以志賀氏菌疫苗必須在人類志願者身上試驗,可以想像,這樣一來,難度就大了。”

另外一個問題是,志賀氏菌和普通大腸桿菌有很多相似處。它寄生於人類的腸道。所以,針對志賀氏菌的疫苗會對其它對人類有益的菌種產生反作用。大腸桿菌有很多種,新聞報導中提到的造成感染甚至有時致命的只是極少數。

貝克說:「最後一個製造痢疾疫苗的難點在於它的病原體的多樣性。福氏志賀氏菌有多於16種菌株類型。所以要找到作為免疫目標的單一蛋白很困難。”

如今,痢疾治療還是採用多年來的方法,既多多攝入液體、臥床休息以及在嚴重情況下採用抗生素。

貝克博士說研究者希望從1915年在法國死于痢疾的一名軍人---東薩里團第2營的列兵歐尼斯特∙凱布林身上找到線索。

她說:“我們特意回到一戰時期,因為我們想紀念一戰一百周年,想紀念那時死去的士兵,尤其是那些死于傳染病的人。但實際上,就像我們之前說的,這是一個時至今日也非常重要的疾病。分離細菌本身是重要的歷史性一步,而這實際上也是最早的分離志賀氏菌的例子。”

分離出來的病菌是1915年從凱布林身體血液裡提取出來的細菌樣本,一直存放在英格蘭的國家標準菌庫。它實際上開始了為未來的研究而儲存細菌和病毒的過程。那個時候,醫療手段中還沒有抗生素。

貝克博士說:“盤尼西林一直到1928/1929年才被發現,到1940年代才用於臨床。所以他們當時並沒有考慮用抗生素抵抗疾病。但是保留此樣本的微生物專家展示出了偉大的洞見性,因為當時,他們實際上是說,戰爭把各種各樣的導致痢疾的福氏志賀氏菌集中到了一起,於是他們有意把它保存了下來。他們說,我們不會再次看到這一切,我們需要把這種多樣性保存下來以便研究。”

貝克說,研究者正深入探索為什麼痢疾在過去的一百年裡這麼難對付。這個樣本展示了志賀氏菌會產生越來越強的耐藥性。因為很難排列它的DNA序列,所以難以馬上獲得新療法或者疫苗。但是科學家們正在尋找細菌基因組中不變的部分,希望從中找到研製藥物或疫苗的穩定物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