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金融市場之殤誰之過?


2015年8月24日,一名投資者站在股票信息電子屏前。當天,上證指數暴跌8.5%。 (資料照片)

2015年8月24日,一名投資者站在股票信息電子屏前。當天,上證指數暴跌8.5%。 (資料照片)

《華爾街日報》星期一的一篇文章援引中國共產黨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對於最近的金融震盪,中國一些黨內人士把矛頭指向習近平,認為他集中了太多權力,讓人們覺得在採取任何行動之前都要獲得他的首肯。

習近平在兩年前掌權以後成立了多個由他親自掛帥的中央小組,涉及的事務包括經濟、改革、外交和國家安全。澳大利亞漢學家白潔明戲謔地稱習近平為“一切事務主席”。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政府的領導制度自鄧小平以來可以稱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集體領導,但習近平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之後,似有回到毛澤東時代那種個人集權的趨勢。

股市出現暴跌之後,習近平本人並沒有對此發表過公開言論。但《華爾街日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國股市在7月初第一次暴跌的時候,習近平曾在內部下達過必須穩定股市的指示,這才有在證監會釋放多重利好消息股市仍延續兩天跌勢的情況下,央行出面證實將向中金公司提供無限的流動性支持。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習近平確實將經濟大權獨攬,讓本應主管經濟的中國總理李克強位居二線。但他表示,中國政治體制的原因更為根本。

他說:“中國經濟失敗的原因是,在共產黨的體制中,你對經濟必須要有政治上的控制。所以這是體制的問題,不是習近平的問題。”

章家敦認為,習近平是在試圖集中權力,但他並沒能成功,反而是在這一過程中(包括反腐)樹立了太多的敵人。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研究中國政治經濟學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則從心理層面道出了中國體制中的問題。他早些時候對《華盛頓郵報》表示,在獨裁統治中,當什麼都好的時候,人們會把這種好歸功於最高領導人;但要讓人站出來說:事情不好了,有泡沫,就要破了,就會是非常困難的。

中國政府在股市上的做法,與本屆政府在執政之初所做的繼續推進改革、讓市場力量在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的承諾似乎相背離。

今年上半年,政府當局默許股市急劇膨脹;如今被摔得頭破血流的中國股民或許還記得,當中國股市暴漲的時候,官媒《人民日報》在4月份的一篇稿件中寫道: “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當股市泡沫破滅的時候,政府採取強力救市措施,包括暫停新股發行、央行提供流動性支持、嚴查惡意做空者等等。

美國企業研究所經濟政策問題研究員鍾偉鋒對美國之音說,行動與承諾不一致的根源在於中國是一個威權體制,為維持這種體制,政府會通過採取經濟干預等措施來回應民眾的訴求。

他說:“對於威權體制來說,維穩就會成為一個關鍵的目標,我們就會看到包括救市在內的經濟干預的措施。”

但他並不認為這種方式能夠奏效。他說,中國證監會是政府的一部分,不受其他機構的監管,因此集中了過多的權力,在市場監管措施上就會存在很大的隨意性,這種隨意性反而會增加市場的波動。

中國股市之殤,誰之責?章家敦說,讓這一切發生的中國官員都難辭其咎。

“但這根本無所謂。他們總會找到替罪羊。”他補充說。

中國官方媒體星期一報導說,中國《財經》雜誌記者王曉璐因報導未經核實的消息造成市場異常波動、中國證監會工作人員劉書帆因涉嫌內幕交易等而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他們供述“犯罪事實”和表示悔意的畫面出現在了中央電視台的新聞中。此外,還有中信證券四名高管也因涉嫌內部交易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與此同時,中國公安部門還展開了打擊傳播有關股市、天津大爆炸等謠言的專項行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