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智庫報告稱 中國高壓政策導致維吾爾人加入伊斯蘭國

  • 斯洋

內特羅森布萊特(中)在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基金”的報告發佈會上。(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內特羅森布萊特(中)在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基金”的報告發佈會上。(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美國一個智庫星期三(7月20日)發表的最新報告說,由於中國政府在新疆的高壓宗教政策,2013年中到2014年中,至少有100多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加入“伊斯蘭國”。報告說,這些維吾爾人可能為了尋求“新的家園”與“歸屬感”而逃離中國。

位於華盛頓的智庫“新美國基金”公佈的這份報告對4,000多名在2013年年中到2014年年中加入“伊斯蘭國”戰鬥人員的登記資料進行了研究。報告的作者說,登記材料是一名叛逃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主動提供的。但是,他也通過社交媒體等其他途徑驗證了相關材料的真實性。報告顯示,至少有114名新疆維族人在這段時間加入了‘伊斯蘭國。’維族人在表格上填的為“東突厥斯坦”。

報告的作者內特羅森布萊特是一名獨立的中東與北非問題研究人員。他星期三在報告發佈會上說, 雖然“伊斯蘭國”的戰鬥人員來自全球至少100個國家,但是,有些國家的有些省份卻是武裝分子來源最多的省份。他研究的目的是希望看到各國的地方政策到底如何影響了“伊斯蘭國”戰鬥人員的組成,從而找出應對的策略。

中國新疆以114人成為全球‘伊斯蘭國’戰鬥人員來源第五多的省份,僅次於沙特的利雅得、沙特的蓋西姆、突尼斯的突尼斯和沙特的麥加。

羅森布萊特解釋了為何居住在相對遙遠的新疆的維族人要加入“伊斯蘭國”。他說,加入‘伊斯蘭國’的維族人貧窮、無技能,而且所受教育不高,114人中沒有人表示自己上過大學。他們中的這些人大多是建築工人或是油漆匠等,很多人結過婚,而且也有家。他說,綜合各種因素,可以看出新疆穆斯林是把“伊斯蘭國”當成長久和永久的居留地。

他說:“登記材料中有一個問題是關於旅行的, 你曾經去過哪些國家。這些人中大多數都沒有離開過中國,有些僅是去過離中國很近的馬來西亞或是新加坡。對這些新加入的新疆戰鬥人員來說,土耳其和敘利亞是他們離開家到達的最遠的地方,所以,這樣的旅行對他們的財務和心理的影響是可想而知,加上我們了解的其他事實顯示,這些人加入‘伊斯蘭國’是把這裡當成永久的居留地的,至少是長久的。”

在登記材料中,伊斯蘭武裝分子被詢問的基本問題包括國籍、旅行紀錄、教育程度、先前的工作、成為伊斯蘭聖戰分子的經歷等。

羅森布萊特,與來自其他地方的“伊斯蘭國”戰鬥人員不同,這些維族人的年齡層分佈最廣,從10歲至80歲都有。這可能表明,相較於其他族群,維族人比較可能攜家帶眷一起加入“伊斯蘭國”。而且,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是在“伊斯蘭國”佔領摩蘇爾城後加入的,這顯示他們是在看到“伊斯蘭國”相對穩定後加入的。

羅森布萊特在報告中說,調查中的114名維族人中,有110人表示自己從沒有參加過伊斯蘭聖戰,另外四個人沒有回答。這意味著這些維族人不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成員,這個組織被中國和美國都視為恐怖組織。英國在7月19日也宣布把‘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為恐怖組織。

羅森布萊特說,“伊斯蘭國”以宣傳視頻鎖定維族人,他們用視頻營造一種歸屬感。這些視頻展示整齊的教室里坐滿了學生在學習伊斯蘭書籍,而這些在中國新疆是被禁止的。不過,因為中國政府對新疆互聯網的封鎖,這些維族人可能是通過私人聯系參加“伊斯蘭國”的。

羅森布萊特在報告中說,各種證據暗示,中國在新疆的反恐運動可能是促使這些人離開中國,到別的地方尋求歸屬感的主要原因。

中國政府一直以來都說,“伊斯蘭國”在新疆招募武裝分子,並稱發生在中國的血腥暴力事件與這些境外的恐怖組織有關。中國媒體曾報道,至少有300名新疆穆斯林加入了“伊斯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