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異議人士薛明凱一家遭追捕

  • 陸揚

2月1日下午,七位熱心人士將薛明凱的母親救出(圖片來源:參與網)

2月1日下午,七位熱心人士將薛明凱的母親救出(圖片來源:參與網)


山東異見人士薛明凱的母親王淑清2月2日(大年初三)再次落入山東國保之手。此前一天,王淑清剛剛擺脫山東曲阜當局的綁架。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臘月二十九被曲阜市檢察院離奇死亡,薛母是重要的知情人。

*薛母剛獲救又遭劫持*

北京維權人士周莉北京時間2月2日下午2點左右從推特發出消息說,“北京市局四五個果保帶著十幾個山東國保和政府的人衝進我家,把薛明凱的媽媽搶走了。”

薛明凱的母親王淑清2月1日被七名網友從被關押的山東曲阜書航賓館救出。參與網消息,網友隨後驅車將王淑清送到河南鄭州跟人在那裡的薛明凱匯合。

*周莉:薛母在她家被劫走 讓她內疚*

美國之音2月2日聯繫上周莉,她介紹了薛母王淑清被劫走的情況。王淑清2月2日早晨8點左右被朋友送到了周莉的家,下午1點40分北京國保帶人來到周家,20分鐘後,警方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將王淑清從周莉家劫走。周莉說,之前負責她的警察說春節了要到她家看看,也就沒有當回事。

周莉說:“以前長期負責我的國保帶著他們一起來的。因為他來的時候是說春節要過來看看我,所以我當時就沒當回事兒,所以就進來了嘛。很正常,因為平常都很熟了。但是我一看進來這麼多人,有十幾個,我肯定意識到不對。我當時第一個想法都沒想到他們是來搶人的,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哪件事又越線了是來抓我的。後來是薛明凱的媽媽認識那些人,我才意識到原來是奔她來的。”

周莉說,她經常收留有困難的朋友,到了她家就要保證朋友的安全。她說,薛明凱的母親在她的家裡被劫走,讓她非常內疚。周莉告訴記者,薛明凱母親在被劫走之前死死抱住她的腿不放,眼睛裡露出無助的神情,那一幕讓她無法忘記。

現在沒有人知道薛母王淑清的下落,記者撥打王淑清的手機,電話一直處在沒有任何應答的狀態。

*薛父離奇死亡 薛母是重要知情人*

薛明凱的父母1月23日被山東省曲阜市當局綁架,並軟禁在一家賓館,期間薛的父母遭到毒打。後來他的父母逃到曲阜市檢察院,再次被控制。 1月29日晚薛明凱的母親給他打電話說,公安告訴她父親薛福順在曲阜市檢察院跳樓了。

薛明凱1月30日對採訪他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他堅信父親決不會自殺。薛明凱說,據當時見到父親遺體的母親說,薛父兩眼發黑,死相慘烈。薛明凱對媒體說過,他母親是重要的證人。

薛福順離奇死亡之後,曲阜公安施壓王淑清,要她簽字准許解剖薛父遺體。但遭到王淑清和薛明凱的拒絕,他們認為警方是要消滅證據。

*錢進:薛明凱夫婦去向不明*

美國之音也聯繫過薛明凱,他的手機處在關機狀態。

安徽維權人士錢進這幾天一直在河南鄭州陪伴薛明凱。據人在薛明凱家的錢進說,薛明凱和他的妻子李娜目前去向不明,他的手機留在了家中。

錢進2月2日對美國之音說:“那個電話現在在我們這邊,在他家裡。目前我還在鄭州李娜的家裡,就是薛明凱的家裡。現在薛明凱先生他到哪去了,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他很有可能去山東了吧。”

美國之音先前的報導說,山東國保星期四已經趕到鄭州,聯繫薛明凱要求聊聊,並以回去見他父親最後一面為由,要送他回曲阜,遭到薛明凱的拒絕。薛明凱當時表示,他不會跟從國保人員回去。

*薛明凱處境危險*

錢進說,薛明凱是故意將手機留在家裡,因為只要是手機帶在身上,國保就隨時能找到他。他說,薛明凱現在有生命危險。 “他不能帶手機,若帶手機,定位很可能就把他消失。他現在甚至都有生命危險,殺人滅口也很正常的。”

記者跟錢進正在通話的過程中,薛明凱在鄭州居住地管片兒的派出所警官來到薛的家中,查問薛明凱的行踪。

*薛福順離奇死亡引廣泛關注*

曲阜薛福順離奇死亡事件引起廣泛關注。維權人士組成的公民權利關注組,2月2日發表聲明,敦促當局“徹查薛福順非正常死亡事件;保全薛福順慘案的證據,不得毀壞證據”;以及要求“曲阜維穩辦立即停止對薛明凱母親王淑清的所有法外強制,確保王淑清的自由和安全”等。

薛明凱,1989年10月8日生於山東曲阜,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成員。曾在2010年和2012年兩次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入獄,累計服刑四年。他的父親薛福順、母親王淑清皆受牽連,王淑清曾被勞教1年。

2013年9月15日,薛明凱刑滿獲釋。其父母屢遭曲阜維穩人員非法控制,甚至被送進精神病院。

*中國維穩體制早就多起離奇死亡事件*

維穩體制下的中國,近些年非正常死亡事件頻發。浙江的錢云會、湖南的李旺陽以及山東曲阜的薛福順都屬這類事件。

有網友這樣評論說,“曲阜薛父被'普跳'(普通跳樓)的戲路看著又要跟樂清錢云會被'普交'(普通交通事故)一樣了,他們(當局)控制了屍體,控制了現場證人,控制了現場鑑定,然後為所欲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