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薛蠻子央視露臉 閱讀微博私信引爭議

  • 海彥

中國官媒將穿號衣的薛蠻子直面在電視上露臉示眾(電視截屏)

中國官媒將穿號衣的薛蠻子直面在電視上露臉示眾(電視截屏)


不久前因涉嫌所謂“嫖娼”和“聚眾淫亂罪”被刑拘的網絡名人薛蠻子,9月15日被上央視《朝聞天下》節目,在看守所內對民警懺悔微博經歷,反思大V責任,促打網絡謠言。輿論分析說,當局希望用這種類似文革遊街示眾的方式,警告其他網絡名人、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今年8月被當局以“嫖娼罪”抓捕的經常批評政府的網絡大V、擁有1200萬粉絲的薛蠻子,星期天再次出現在連眾多高官都難以露臉的央視上。在長達10分鐘的片斷中,穿囚衣、戴手銬的薛蠻子自述閱讀網民發來的微博私信時,感覺“向皇上批閱奏章一樣”。

薛蠻子還稱其微博中充斥著謠言和情緒化調侃,是一種負面情緒的宣泄,忽視了國家和社會的正面主流。

中國官媒報道說,與民警交談中,薛蠻子不時流露出新的兩高就網絡誹謗罪司法解釋給他帶來的不安,主動提出,“我了解媒體,這方面我有經驗,你們找一個影響大的媒體,我們一起來設計設計,讓帶著手銬的“薛蠻子”來說網絡上的事兒,配合做好宣傳,我也能早幾天出去。”

這種“犯罪嫌疑人”被上電視、公開“認罪示眾”的做法受到許多法律界人士的質疑,稱這是對正當程序的嘲弄。

北京知名維權律師浦志強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表示,用這種“遊街示眾”的方式不僅不應該,而且讓薛蠻子目前這種身份的人來講解兩高司法解釋,也是不妥的。

他說:“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相信習仲勳和薄一波他們都經歷過這樣的形態。薛蠻子本身是因為嫖娼被刑事拘留,現在公開的罪名的聚眾淫亂。而現在讓一個這樣的人士來講解中國網絡言論自由的邊際,來講解兩高司法解釋是不是合適?我覺得既與他的身份不符,也超出了他的專業能力。”

香港明報報道說,薛蠻子眉飛色舞似演講的反常神態引起不少人詫異。北京律師王甫質疑央視短片的來源說,“若是記者採訪所得,為何錄像中沒有記者提問和露面?若是警方訊問同步錄音錄像,偵查所得證據尚屬國家機密,誰授權發佈的?若民警訊問前未告知該次訊問錄像將通過媒體公佈,薛蠻子會怎樣講?”

知名網絡作家、評論人士溫克堅說,“經過20來天專政機器的改造,大V薛蠻子被調到了低頭認罪模式,而某些機構正享受著馴服大V帶來的滿足感,他們似乎渾然沒有注意到一件路人皆知,有目共睹的事實:薛蠻子也許掉鏈子了,而掌權者們是在裸奔啊。”

媒體評論人士、原經濟學周報副主編高瑜星期一表示,薛蠻子被上央視示眾的做法類似文革,目的就是要威懾網絡民意領袖和網民。

她說:“它明顯的就是要起到威懾。CCTV就是配合。對薛蠻子呢一個是你看我們成功了,薛蠻子遇到我們,他也得服服帖帖地交代、懺悔、檢查。這邊呢還戴著手銬,
這不就是進行威懾嘛!所以呢,我覺得這種把戲呀,實在是有點太,怎麼說呢,你文化大革命滿牆都是打紅溝兒的,現在用這種手法!”

針對薛蠻子在央視片斷中的言辭,有許多網友表示不相信這是他的真心話:“他可是在你的牢獄裡呢,為了不躲貓貓、喝開水、突然倒地,只能配合和坦白。”

另外,網友調侃薛蠻子跑題了。有網友說, “人家嫖個娼,你卻讓人家反思當大V的感受。讓嫖娼的人在獄裡談網絡責任靠譜嗎?”、“您這話說到心坎兒裡了,都聚眾淫亂了,不好好反省自己的嫖娼行為, 反倒對網絡指指點點,薛蠻子沒認清自己的錯誤,看來黨和政府的教育不行啊。”

還有網友稱薛蠻子的“思想境界提高很快”,“監獄是中國最具有國際水平的教育學院。把像薛蠻子這樣曾經桀驁不遜的蠻子改造成綿羊,功力由此可見一斑。”

網友風青楊說,“從嫖娼到聚眾淫亂到網絡犯罪,就象一部懸疑連續劇,步步驚心,扣人心弦。但一個失去自由的人講話,怎麼知道這些話是否代表他的自由意志和真實看法?文革中低頭認罪、罪該萬死、永不翻案之類的話還少嗎?後來怎麼了?至於薛蠻子說的是不是真心話,這一點只有他自己知道。但這些年在看守所裡因‘躲貓貓死’、‘喝涼水死’的新聞還是有一定震懾力的,即使他要自保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