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利用俄羅斯目前困境 中亞地區佔上風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夏季,信奉共產主義的俄羅斯一些左翼勢力(沒有俄共)﹐以及哈薩克獨立工會勢力在莫斯科市中心集會﹐抗議中國資本和哈薩克斯坦官方聯合起來迫害哈薩克石油工人。

2012年夏季,信奉共產主義的俄羅斯一些左翼勢力(沒有俄共)﹐以及哈薩克獨立工會勢力在莫斯科市中心集會﹐抗議中國資本和哈薩克斯坦官方聯合起來迫害哈薩克石油工人。

愈來愈多的大國力量2015年進入中亞地區。在各國博弈中,中國正利用俄羅斯目前的困境佔據上風。隨著中國影響力的繼續擴大,中國為了保護自己利益而捲入中亞,不得不幫助當地解決政治,經濟麻煩的風險也愈來愈大。

中亞地區2015年正成為大國力量博弈的平台。印度總理莫迪,日本首相安倍,美國國務卿克里都先後訪問了中亞各國。同時分別建立了中亞5國與日本,以及中亞5國與美國的定期對話機制。日本還承諾為中亞各國提供各種巨額貸款和資金援助。

在安倍結束中亞行之後,土庫曼領導人別爾德穆哈梅多夫立刻訪問了北京。在9月份北京閱兵活動中,中亞一些國家不但派軍隊參加,各國領導人也紛紛到場。除了訪問中國外,中亞各國領袖同樣與俄羅斯領導人頻繁會晤互動。

與俄羅斯交惡後,土耳其領導人埃爾多安最近訪問了土庫曼斯坦。土庫曼斯坦目前61%的天然氣出口中國。其餘一些天然氣出口俄羅斯。為了減少對中國和俄羅斯的依賴,一個多星期前開工了從土庫曼經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到印度的天然氣管道。而這條管道建設的主要承包商是日本和土耳其財團。這一舉動被外界解讀為日本與土耳其結成聯盟進軍中亞挑戰中國和俄羅斯的利益。

莫斯科超市中來自的塔吉克斯坦的售貨員。

莫斯科超市中來自的塔吉克斯坦的售貨員。

哈薩克政治學者薩特帕耶夫說,日本,美國、印度等大國力量紛紛進入中亞地區是對中國影響力擴大的回應。中亞各國都奉行多元化外交,當地擔心中國擴張和中國移民,同樣對俄羅斯存在不信任,認為俄羅斯是威脅,再加上極端伊斯蘭勢力的活躍,阿富汗的不穩定,這些因素都為其他大國力量在中亞擴大影響提供機會。

薩特怕耶夫說,由於俄羅斯與中國都是中亞近鄰,地理上的優勢,經貿和安全合作等領域的密切聯繫都使日美等國的影響無法同中俄相提並論。因此,中亞舞台上的博弈今天仍以中俄兩家為主,外來力量改變不了這一現狀。

薩特怕耶夫說,中國和俄羅斯都盡量低調,不願渲染兩國在中亞地區的激烈競爭。但至少在俄羅斯學術界,已有愈來愈多的聲音對中國在中亞排擠俄羅斯感到擔憂和不滿。

薩特怕耶夫說,俄羅斯各種問題纏身無暇他顧為中國擴大影響提供了機會。

薩特帕耶夫:“俄羅斯是個非常反覆無常的伙伴。相比俄羅斯,中國的外交和經濟政策比較穩定,儘管中國在與中亞各國的雙邊交往中顯得很實際和貪婪。俄羅斯地緣政治領域的反覆無常和好鬥正在損害中亞伙伴國的利益,哈薩克等國對此已經明顯感覺得到。”

薩特怕耶夫說,中國同中亞各國的關係都非常好。而俄羅斯僅同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關係比較好。塔吉克斯坦一直努力同中國和伊朗發展關係,但由於俄羅斯在塔吉克有駐軍,而且塔吉克非常依賴俄羅斯的勞動力市場,塔吉克不得不與俄羅斯保持較好關係。

哈薩克石油天然氣領域20%到25%已由中國資本控制。最近幾年來,中國與中亞5國的總貿易額遠遠超過俄羅斯與中亞國家的貿易額。中國對中亞地區的投資,貸款正成為某些中亞國家驅動經濟運轉,保持社會和政治穩定的關鍵因素。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庫爾托夫認為,與過去相比,中國目前在中亞地區的舉動日益咄咄逼人,不再看俄羅斯的臉色,也不在乎俄羅斯的不滿,
庫爾托夫說, 由於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俄羅斯經濟惡化,中亞國家正把眼光瞄准中俄之外的其他國家。

庫爾托夫:“由於中亞國家對資金來源不足的不滿,這些國家正尋找新的資金來源渠道。因此中亞國家正積極發展與日本和美國等國關係。”

受俄羅斯經濟危機和國際市場原油和原材料價格下跌影響,中亞地區的經濟2015年都陷入困境。中亞各國貨幣兌外幣不同程度大幅下跌。哈薩克貨幣堅戈兌美元今年以來下跌了超過7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說,在2014年,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國內生產總值的43%和30%分別來源於這兩個國家在外勞工,主要是在俄羅斯打工人員的返鄉匯款。但俄羅斯經濟危機使中亞勞工返鄉匯款在2015年上半年下跌25%到50%。

俄羅斯中亞學者格羅津認為,中亞都是原材料出口國家。目前的經濟形勢使中亞國家特別需要中國的資金,因此都積極想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但另一方面,中亞地區在安全領域的困擾揮之不去。而安全問題離不開俄羅斯的幫助,同時也為美國在中亞擴大影響提供機會。這些都是中亞各國在外交中要考慮的重要因素。

格羅津說,目前不清楚在安全局勢惡化時中國如何保護自己在中亞地區的利益。

格羅津:“中國還沒有準備好直接通過武力和軍事手段捍衛它在中亞的經濟利益和一些項目。這也使中國如何在中亞實施自己的項目充滿未知數。”

格羅津說,中亞地區的人口數量遠遠超過敘利亞,利比亞,也門等國,經濟困境和社會動盪所產生的衝擊和危害也將大大超過敘利亞和利比亞等國的危機。

格羅津說,一些分析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中亞進行了分工,中國出錢,俄羅斯負責出力維護中亞穩定和安全。但從中俄兩國領導人的一些會晤結果來看,雙方似乎沒有這方面的交易。

俄羅斯公報分析認為,隨著中國對中亞投入的增多,中國也將更多捲入中亞,不得不面對如何幫助當地解決經濟、政治和安全等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