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回顧:香港六四紀念館 李旺陽死亡真相

  • 湯惠芸 香港

今年六四23周年燭光晚會,超過18萬人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破歷年來最高的場內人數紀錄(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六四23周年燭光晚會,超過18萬人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破歷年來最高的場內人數紀錄(美國之音湯惠芸)

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籌辦的首間臨時六四紀念館,今年4月底在九龍深水埗揭幕,至6月10日閉館。據支聯會統計顯示,一個多月展期,累計吸引接近2萬人次參觀,估計中國大陸遊客最少佔兩成。

香港支聯會今年成立臨時六四紀念館,一個多月展期吸引18,800人次參觀,館内摆放有民主女神像(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今年成立臨時六四紀念館,一個多月展期吸引18,800人次參觀,館内摆放有民主女神像(美國之音湯惠芸)

六四紀念館內展出多項從民間蒐集的六四文物及資料,包括當年在天安門廣場拾獲的解放軍子彈殼照片;王丹、柴玲等民運學生簽名的汗衫,以及報章、照片、書籍、視像資料等,以傳承六四史實,支聯會正籌款,興建永久的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大陸遊客佔兩成*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3年前六四事件20周年,該會已經打算成立有關六四的紀念館,讓年青一代的香港人以及中國大陸民眾,有機會更全面地了解六四史實。因為中國大陸實施新聞封鎖,大陸民眾很難有機會了解六四的史實及相關資訊,而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十多年,也有來自北京的壓力,令到有關六四史實的傳播越來越少。

蔡耀昌說:在香港包括媒體甚至學校,其實有時都會有自我限制或者審查,令到在正規教育或者輿論宣傳上越來越偏狹,所以我想香港支聯會在香港的民間,希望可以作為民間聲音,將歷史包括六四的歷史,都希望全面展示讓新一代知道。

不願意透露真實姓名,由廣州移居到香港的阿萍,今年5月初到六四紀念館參觀,阿萍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前後,她在廣州看到當地聲援北京的民眾運動,以及相關的電視新聞,雖然沒有親身參與,但是心裡認同當時參與民運的學生及民眾追求民主的理念。

阿萍說:心裡當然不是太舒服,見到同胞在北京、見到這樣的情景,心裡當然不舒服,所以今次上來(六四紀念館)看看,都有回憶起當時六四的事情。所以剛剛片段講到趙紫陽出來見學生,當時真的一模一樣,見到他的動作、畫面,當時在電視放出來,跟現在講的是一樣。

支聯會今年6月初舉辦學生體驗營,曾參與1989年六四民運的中國民運人士方政(坐輪椅者)到場,與香港學生分享當年經驗(美國之音湯惠芸)

支聯會今年6月初舉辦學生體驗營,曾參與1989年六四民運的中國民運人士方政(坐輪椅者)到場,與香港學生分享當年經驗(美國之音湯惠芸)

除了成立六四紀念館,支聯會今年6月初第二次舉辦「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活動,安排64名中學生在維多利亞園露宿,感受及體驗1989年北京的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經歷。學生營為時23小時,其間安排互動劇場、講座等活動。

*90後學生不輕易忘記歷史*

參與學生營的香港學生曹倩彤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新一代年輕人常常被外界認為是沒有個人思想的一代,她希望藉著參加學生營讓外界知道,香港90後的年輕人不會輕易遺忘過去的歷史。
參加學生體驗營的香港學生曹倩彤(右)認為,90後年青人是六四事件的傳承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加學生體驗營的香港學生曹倩彤(右)認為,90後年青人是六四事件的傳承者(美國之音湯惠芸)


曹倩彤說:我們無可能做到這麼偉大追究到屠城責任,但我們希望將這個事實的真相繼續宣傳下去,讓更多的新一代知道。雖然我們是90後,我們不是當年的見證者,但我們是這件歷史事實及任務的繼承者。

六四紀念館展出當年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拾獲的彈頭照片(美國之音湯惠芸)

六四紀念館展出當年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拾獲的彈頭照片(美國之音湯惠芸)

到維園參觀學生營的大陸遊客Vick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是85後的年青人,以往在大陸完全不知道六四事件,去年六四其間來香港旅遊才知道六四事件,令她非常震驚,今年希望了解更多史實。不過,Vicky認為礙於中國的教育背景,當年六四學生希望推動中國的民主改革,仍然難以實現。


Vicky說:因為我們在中國從小受的教育都是很多知識都是學校教給我們,包括我們的精神都是學校教的,所以我們都是一種被接受的狀態,我們不會想到說這個社會有很多不平等的東西我們要去反抗,從小就沒有這種精神。

今年紀念六四事件23周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有超過18萬人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破歷年來最高的場內人數紀錄。除了香港市民,參加者也有外國遊客、中國大陸自由行旅客,以及中國大陸到香港的留學生。

一年多前從湖南到香港大學就讀新聞系的Jo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是她第一次到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她是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十多日出生,當時她的父母收聽美國之音中文廣播,知道六四事件不是官方宣傳的反革命暴亂,而是學生要求民主改革的運動,曾經想過為她取名「暴亂」紀念六四。Jo認為,香港是華人社會少有舉行大型悼念活動紀念六四。

Jo說:台北那邊雖然也有紀念,但是沒有這麼大型,然後中國大陸是不可能有紀念,因為有的話就會被鎮壓,但是我覺得大陸民眾很多都記得,只是沒有一個安全的環境可以去進行,所以我覺得香港在一個自由,還比較安全的環境的中,能夠進行悼念活動,是非常好,記著六四這件事。

*李旺陽接受訪問後離奇死亡*

香港支聯會今年6月中舉辦「悼念六四鐵漢李旺陽頭七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今年6月中舉辦「悼念六四鐵漢李旺陽頭七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另外,曾經參與1989年北京六四民運的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6月初接受香港電視台記者訪問後,6月6日被發現在醫院離奇死亡。死亡真相尚未查明的時候,李旺陽遺體就被迅速火化,事件引起香港各界廣泛關注,6月10日約25,000人參與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門外示威,要求當局撤查李旺陽死因。

香港支聯會6月中在中環舉辦「悼念六四鐵漢李旺陽頭七集會」,抗議北京當局迫害李旺陽,並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一位由中國大陸到香港工作三年的黃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加集會是希望表達要真相、討公道的態度。

參加李旺陽頭七集會的黃先生認為,北京比較在乎國際及香港市民的壓力(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加李旺陽頭七集會的黃先生認為,北京比較在乎國際及香港市民的壓力(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先生說:我覺得中國政府不太在乎自己老百姓的壓力,但他們應該會非常在乎來自國際,來自香港市民的壓力,如果這方面的壓力多了,北京肯定會有一些顧忌。我們現在也看到了,他們在各個場合也有一些改變,譬如很多前中共領導人出來澄清,我覺得這也是一種表現,他們也感受到壓力,想盡量避開(六四的)歷史責任。

湖南公安廳7月中公佈李旺陽驗屍報告指出,失明的李旺陽是雙腳著地、上吊自殺身亡,並表示李旺陽家人已經簽署同意書,將李旺陽遺體火化及同意驗屍報告結果。不過,香港各界對李旺陽死於自殺表示懷疑,有香港記者在李旺陽百日祭其間到湖南採訪,被湖南公安禁錮並強迫採訪李旺陽家人。

社民連主席梁國雄9月中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湖南公安禁錮香港記者事件,反映李旺陽家人及朋友的景況,其實是身不由己,當局企圖掩飾李旺陽真正死因。支聯會主席李卓人9月中到日內瓦聯合國進行遊說,並且提交澳洲專家審閱李旺陽死因報告後的回應報告,要求國際社會關注李旺陽事件,向中國政府施壓,徹查事件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