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俄羅斯與烏克蘭面臨同樣的挑戰

  • 施銳福

多數烏克蘭人希望有個歐洲化的未來。

多數烏克蘭人希望有個歐洲化的未來。

烏克蘭親歐洲的革命今年成功推翻了親俄的總統,贊同與歐洲融合的領導人取而代之。不過,俄羅斯隨後吞併了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反政府武裝。這讓很多人擔心,烏克蘭會持續動亂甚至爆發全面內戰。政治分析人士說,克里姆林宮的行動實際上威脅著烏克蘭和俄羅斯兩國。

烏克蘭領導人以庄嚴肅穆的氣氛而不是大事歡慶紀念烏克蘭要求融入歐洲的獨立廣場革命一周年。一年前的衝突趕走了俄羅斯支持的總統亞努科維奇,但衝突中被打死的抗議者還沒有看到正義的伸張,革命的代價卻與日俱增。

烏克蘭與烏東由莫斯科支持的反政府武裝的戰鬥還在持續,已經有數以千計的人喪生。基輔的拉祖姆科夫中心的尤里雅基門科說,這場戰鬥是烏克蘭新領導人的重大挑戰。

尤里雅基門科說﹕“烏克蘭獨立以來,我們第一次處在戰爭狀態,面對最大的侵略者,甚至可以說對頭。實話實說,他們確實是對頭。”

但是多數烏克蘭人,包括獨立廣場抗議運動參加者瓦倫蒂娜比利安(Valentina Blian)認為,為了有個歐洲化的未來,付出代價是值得的。

瓦倫蒂娜比利安說﹕“我們選出了議會,希望議會能有效運轉,最終一切完好。我們會記住我這些話的。我經歷過橙色革命。革命後最可怕的就是失望,人們不應當失望。”

戰鬥分散了人們的精力,阻礙了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急需的經濟和政治改革。兩國經濟都在一路下滑。

俄羅斯科學院的尤里皮沃瓦羅夫認為,普京總統插手烏克蘭對俄羅斯的民主成就也構成威脅。

尤里皮沃瓦羅夫說﹕“通過在烏克蘭的侵略、吞併和干涉政策,普京政權同時也在國內採取同樣路線。也就是說,政治氣候急劇降溫了。那些想法不同、持反對立場的人面臨的風險嚴重加大了。從這個意義上,烏克蘭的戰爭也是俄羅斯的戰爭,整個俄羅斯政府機構都在對不同政見、對意見不一樣的人發動戰爭。”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寧說,俄烏之間急需妥協,但各方都沒有多少妥協意願。

特列寧說﹕“特別是對西方來說,因為此刻任何妥協都會被視為對普京讓步。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然而,如果這樣的話,唯一的出路就成了俄羅斯政權垮台。克里姆林宮或多或少就是這麼看的,因而對俄羅斯來說,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就大多了。”

受命於危難之際的烏克蘭領導人肩負著重任,他們既要應對重新崛起的俄羅斯,又要打破本國的政治腐敗文化。正是那種腐敗促發了一年前的親歐獨立廣場革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