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2014美中網絡安全焦點在網絡商業竊密

  • 林楓

10月份楊潔篪訪問美國得到了克里的接待

10月份楊潔篪訪問美國得到了克里的接待

華盛頓 - 2014年,美中兩國在關鍵的網絡安全領域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建樹,這為未來美中關係中出現波折埋下隱患。3月份,德國明鏡周刊和紐約時報根據前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簡稱NSA)合同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機密文件披露,NSA闖入了中國電信設備公司華為位於深圳總部的服務器,目的是找到這家公司與中國解放軍的聯繫,以及研究華為的技術。

這份被泄密的文件說,“我們的許多目標使用華為的產品進行通訊,我們需要確保我們知道如何利用這些產品。”這樣一來,NSA就可以自由地進入使用華為產品國家的電信網絡實施監控。文件還顯示,NSA不僅獲取了華為的內部郵件存檔,還得到了一些產品的秘密源代碼。

這一披露顯然讓奧巴馬政府與中國在網絡安全領域的較量處於更加不利的地位。在此之前,斯諾登曾向一家香港傳媒爆料,NSA入侵過中國電信的移動通信網絡以及清華大學的電腦網絡和服務器。斯諾登提供的訊息還顯示NSA對中國國家領導人、政府機關、國有銀行、巨型企業進行系統化竊聽和監控。北京表示對此“嚴重關切”,並要求美方作出解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中方一貫主張國際社會應該共同努力制定相關的規則,來共建一個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絡空間。”

但美國認為,美國針對中國企業的情報搜集行動與中國針對美國企業的行動有本質性區別。NSA在一份聲明中強調,NSA的監控行動不以盜取他國商業訊息為目標,不是為了以此幫助美國企業參與競爭。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國際網絡安全專家詹姆斯劉易斯(James Lewis)贊同這種觀點。他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不會讓情報部門去監視外國公司,然後將獲得的訊息交給美國公司。我有一個例子。解放軍曾經闖入到一家大型美國化工企業的網絡,竊取了一種家用白色油漆的配方。白色油漆顯然與國家安全無關,但解放軍將這種油漆的配方轉交給了一家中國公司。這家中國公司現在在中國銷售這種同樣的家用油漆。根據國際法,這屬於犯罪。美國不會這樣做。我想我可以很肯定的說NSA從來沒有竊取過家用白油漆的配方,也沒有像解放軍那樣進行任何商業行為。這是差別所在。”

根據這一原則,美國司法部5月20日對中國解放軍五名軍官提出起訴,指責他們涉嫌通過網絡竊取美國私營企業的商業機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也隨即對這五名解放軍軍官發出通緝令。美國司法部指出,這五名來自解放軍61398部隊的軍官非法闖入西屋電器(Westinghouse)、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美國鋁業公司(Alcoa)、太陽能世界(SolarWorld)等六家美國規模最大企業的電腦網絡,竊取商業機密,為包括中國國營企業在內的美國公司競爭對手提供訊息。

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在宣佈起訴決定時說:“在有些情況下,黑客入侵的目的看上去純粹是為了給中國國有企業和其它利益方提供好處,代價則是美國企業遭受損害。這種行為是美國絕對譴責的,”他說,“正如奧巴馬總統在許多場合說過的,我們收集情報不是為了給美國公司或是美國商界提供競爭優勢。”

這是美國首次以商業間諜罪名起訴外國公職人員,顯示美國對與中國就網絡竊密問題缺乏進展正失去耐心,但同時也迅速加劇了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稱,“美方蓄意捏造事實,以所謂的網絡竊密為由對五名中國的軍官提起訴訟,嚴重違反了國際關系的基本準則,也破壞了中美之間的合作與互信。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已經要求美國方面糾正錯誤,取消相關訴訟。”中國還暫停了美中網絡安全工作組的活動。

在此之後,美中在網絡安全領域幾乎沒有任何進展。7月份,美中年度戰略與經濟對話在北京舉行,美國國務卿克里與中國主管外交的國務委員楊洁篪就網絡間諜問題舉行了“坦誠”的交流,美方敦促中方恢復美中網絡安全工作組。但雙方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上沒有談及網絡安全。

10月份,楊潔篪訪問美國,得到了克里的熱情接待。路透社報導說,楊潔篪對克里表示,由於美方的錯誤行為,目前恢復美中網絡安全工作組是困難的。他說,要想恢復工作組的工作,美國應該採取積極行動為恢復網絡安全工作組創造必要條件。分析認為,這是中國向美國暗示,在不取消對五名解放軍軍官起訴的情況下,美中網絡安全合作將難以步入正軌。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劉易斯認為,美中在網絡間諜行為的準則上存在嚴重分歧,這成為雙方在這個問題上難以有實質性突破的關鍵。他說:“雖然網絡安全工作組被暫停,但兩國官員仍然就網絡安全議題進行了一些討論。所以我認為雙方還是希望能夠找到解決的方案,但其中的困境在於經濟間諜活動。中國需要在這個方面與國際準則看齊。眾所週知,所有國家都或多或少地搞情報搜集,但在經濟間諜領域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那樣走得那麼遠。”

不過,中國顯然並不認同美國對哪些屬於合法監控、哪些屬於非法監控的界定。美國國會議員米歇爾巴赫曼(Michele Bachmann)在一次美國國會有關網絡安全的聽證會上說:“我8月份去了一趟中國。很明顯的是中國認為軍事間諜活動與商業間諜沒有區別,所以他們兩樣都做。”

11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借出席北京APEC峰會之際對中國進行了兩天的國事訪問。雙方宣佈在經貿和氣候變化領域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仍然未提及網絡安全。這顯示,兩國在關鍵的網絡安全領域依然沒有進展。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劉易斯認為,這是因為中國還沒有打算停止其網絡商業竊密行為,中國覺得自己的行為沒甚麼不對。在這種情況下,可以預見的是美中在網絡安全方面會繼續溝通、繼續相互指責,但沒有突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