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中俄軸心挑戰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

  • 斯洋

2014年11月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北京(左)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介紹俄羅斯生產的智慧手機-YotaPhone

2014年11月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北京(左)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介紹俄羅斯生產的智慧手機-YotaPhone


2014年,因為烏克蘭危機,美國和俄羅斯關係走向全面對峙。與此同時,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卻達到官方所說的「史上最好階段」。有分析人士警告,美國決策者要嚴肅對待中俄越來越密切的關係,因為「中俄軸心」將挑戰甚至瓦解美國領導的世界政治和經濟秩序。
*美俄全面對峙*
2014 年 3月,俄羅斯宣佈將烏克蘭的克里米亞納入俄羅斯版圖,俄羅斯與美國以及歐盟的關係惡化。俄羅斯繼續支援烏克蘭東部反政府武裝。美國、歐盟和日本聯合對俄羅 斯進行了幾輪制裁,給俄羅斯的能源、金融等行業造成重大衝擊,俄羅斯貨幣盧布也接連大幅貶值。雙方的對抗愈加激烈。
2014 年9月24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聯大會議上將俄羅斯與「伊斯蘭國」和埃博拉病毒並稱「當今世界的三大威脅」。奧巴馬說:「我們在這裡開會之際,埃博拉的爆 發讓西非公共醫療體系難以招架,同時疫情還向其他國家蔓延形成威脅;俄羅斯在歐洲的侵略行徑,讓我們想起大國為滿足自己的領土野心欺淩弱小國家的年代;敘 利亞和伊拉克的恐怖分子迫使我們不得不正視黑暗之心。”
10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也發表了15年來對美國最為強硬的指責,他稱,美國破壞後冷戰時代的世界秩序。他說,美國建立了單極世界,「想把整個世界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
美俄的這次對峙被視為是冷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2014年11月9日,在柏林牆倒塌25周年的一個紀念活動上,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警告,世界正處於「新冷戰」邊緣。
*中俄越來越近*
在西方社會對俄羅斯厲聲斥責,並實施多輪制裁的同時,中國不僅拒絕制裁俄羅斯,而且還給予了俄羅斯大力支援。中俄在能源、金融和貨幣領域的合作在烏克蘭危機後越發緊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支援早在烏克蘭危機之前。在西方國家元首因人權問題紛紛拒絕出現2月份在俄羅斯的索契舉行的冬奧會時,習近平的到來對俄羅斯的意義不言而喻。
雖然普京早在2012年就提出了實施遠東大開發的戰略,但是,烏克蘭危機後,由於美國和歐盟等國的制裁,俄羅斯的「向東轉」明顯加速。
2014年5月,普京訪問中國,參加第四次「亞信峰會」(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在這次會議上,普京指出,擴大有中國的交往是俄羅斯外交政策的優先選項。
普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還一起見證雙方簽署了巨額天然氣合同。不過,西方評論人士普遍認為,中國利用俄羅斯的困境拿到了更有利於自己的條件。同時,兩國還 簽署了《中俄關於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新階段的聯合聲明》,宣佈中俄關係進入一個新階段。普京則稱兩國關係堪稱「史上最好」。中國官員也用「史上最好階 段」形容當前的中俄關係。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這次會議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亞洲新安全觀,這被西方解讀為中國版「門羅主義」, 即「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這個亞洲新安全觀得到普京的支援和認可。
2014年9月11日,在上合組織峰會期間,普京和習近平舉行了年內的第四次會晤,表示要加快啟動大專案,相互借力,共謀發展。
2014 年10月,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俄羅斯,雙方再次簽署了50多項協定,同時兩國央行還簽署了規模為1500億人民幣的本幣互換協定。
中俄兩國的密切接觸,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行徑,加上中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動作,俄羅斯和中國在西方總是被相提並論。美國官員和學者呼籲警惕兩國,因為兩者可能會挑戰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
美國國防部常務副部長羅伯特•沃克(Robert O’ Work)就表達過這樣的關注。他在2014年 9 月底在美國智庫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舉行的一個座談會上說:「這兩個國家絕對相信過去70年建立起來的現行世界秩序,某些方面需要改變。這應該是我們一直要注意的一點。
2014 年11月,北京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習近平和普京再次會晤,這已經是兩人一年內的第五次會晤。雖然普京為習近平夫人彭麗媛披毛毯禦寒一事遭到外界的調侃,但 是,普京向中國示好卻是不爭的事實。峰會期間,兩國再次簽署天然氣協定。到2018年時,中國將取代德國,成為俄羅斯天然氣的最大買家。
*東方北約*
除了在經濟、政治領域中密切合作外,中俄的軍事合作也日益緊密。11月,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Sergei Shoigu)訪問中國,他表示,中國和俄羅斯有意建立「區域性集體安全機制」,這個機制被外界解讀為類似西方的「北約」。雙方明年在地中海舉行的聯合軍 演的計畫則被視為兩國「朝東方北約邁進」的最直接證據。
俄中軍事上的接觸讓美國和歐盟讓西方的觀察人士愈加擔憂。《華盛頓郵報》11月21日的署名文章問的直接:「美國如何應對俄羅斯和中國的野心?」;英國《金 融時報》的專欄文章稱,「中俄聯手抗衡美國」;日本《外交官》雜誌更早前的一篇文章提醒西方決策者「是時候嚴肅對待中俄軸心了」。
*中俄有相同的國家認同*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學者,韓國ASAN論壇主編饒濟凡(Gilbert Rozman)稱,中俄密切關係並不是「權謀婚姻」,而是源自更深的國家認同, 因此會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認為,驅使中俄兩國走近的原因是國家認同,而不是國家利益。我所說的國家認同是他們其政權的合法性的看法,他們對西方文明、 西方價值觀以及‘顏色’革命所帶給他們的威脅的看法。從一個更廣泛的角度來看,他們為自己的國家設定的一系列理念是將兩國連在一起的力量。”
他說,習近平想要推動中華民族走向復興,而普京也想恢復昔日前蘇聯的榮光。習近平有「中國夢」,而普京也提出「歐亞聯盟」的設想。同時,兩國又都面臨著二戰後由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主導建立的國際格局的限制,因而有著高度重合的共同戰略利益。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俄羅斯及歐亞專案主管安德魯•庫欽斯(Andrew Kuchins)說,目前的俄中關係的天平向中國傾斜,俄羅斯向中國靠攏可能會讓俄羅斯可能會失去對中國討價還價的能力。中俄能源協定,俄羅斯讓利中國就是證明。
庫欽斯的這個說法得到俄羅斯人的呼應。12月初,俄羅斯的幾家重要媒體紛紛發表文章警告,俄羅斯與中國走得太近將讓俄羅斯陷入依賴中國的風險。
不過,庫欽斯認為,俄中關係能走多遠,關鍵還是取決於習近平。他說:「這個關係到底能走多遠, 根本上是取決於習近平先生的意向,如果他已經更多地準備好來挑戰美國的力量,他會發現與俄羅斯更多合作,就會更加有好處。”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說,與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不同,中國並沒有致力於「修正主義」的道路。
*俄中地緣政治利益仍存在不和諧*
不過,專家們也承認,俄中關係並非沒有相互衝突的地緣政治利益,雖然兩國之間已經沒有傳統意義上領土爭端,但是,俄仍是與中國存在領土爭端的印度和越南的主要武器供應國。與此同時,普京正準備實現歐亞聯盟構想,但很難忽視北京與日俱增的地區和全球領導者地位。
中國政府一直試圖在加強中俄關係和擴大與美國及其盟國的合作之間取得平衡。而普京則不顧中國的意見,加強與日本的關係,同時,普京也加強了與朝鮮領導人的接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