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非洲恐怖主義威脅依然存在


青年黨武裝分子襲擊了內羅畢的一個高檔購物商場.(資料圖片)

青年黨武裝分子襲擊了內羅畢的一個高檔購物商場.(資料圖片)

本年度以法國在馬里的軍事干預開始。控制北方的與基地組織有關聯的武裝分子向南推進。

單靠馬里軍隊自身的力量不可能將他們擊退。但是,就在法國和非洲軍隊解放了北方的時候,聖戰者的武裝分子在阿爾及利亞對艾因阿邁納斯市的一處天然氣設施發動了復仇攻擊,將數百人扣為人質,並最終殺死至少36名外國人。

2013年一開始,索馬里有望出現轉機。肯尼亞和非洲聯盟的部隊已經在從重要的城市據點驅趕激進組織阿爾沙巴布。

但在9月,一小批青年黨武裝分子襲擊了內羅畢的一個高檔購物商場,殺害60多人,將肯尼亞安全和情報機構的失誤暴露無遺。

在全世界的注視下,數以百計的人逃離。商場襲擊發生後,一位倖存者說:“我記得的人們所說的就是趴下,趴下,所以大家都一直趴著,每個人都在爬行。 ”

尼日利亞表示,它正在扭轉打擊激進的本土反政府武裝博科聖地組織的形勢。 2009年以來,尼日利亞一直在與這個伊斯蘭極端組織交戰。

今年五月,尼日利亞開始對這個教派發動進攻。聯合國表示,正在進行的攻勢已造成超過1200人喪生。但博科聖地組織繼續發動襲擊。

在非洲各地發生的恐怖行動如出一轍。伊斯蘭武裝分子到處佔領他們能夠佔領的地區。他們建立了賴以藏身的避風港。他們可能甚至試圖管轄。但面對軍事行動,他們就放棄其城市地盤,四處逃散。有些被打死。其餘的則活下來,與更多年輕的新招募人員一起反撲。

塞內加爾研究員巴卡里.薩姆貝說,軍事干預,特別是西方軍事干預,助長了激進化。

他說:“恐怖主義從性質上來說是不斷再生、不斷發展的,說你可以跟恐怖主義作戰,是荒誕的。我們還需要治理激進的原因:貧困、挫折感及被國家排斥感和欠發達。”

分析人士說,阿爾沙巴布仍然是最有組織而涉足深遠的非洲基地組織分支,並且阿爾沙巴布通過襲擊商場獲得了更高知名度,這有助於其在國際上招募人馬。

在內羅畢的非洲之角專家謝赫.阿布迪薩邁德說,國際社會必須保持壓力。

他說:“他們(阿爾沙巴布)有超出索馬里以外的目標。他們有超越這個區域以外的目標。他們要將整個世界伊斯蘭化....用武力,而不是說教,用武力。 ”
美國和歐盟正密切關注這些威脅。但除了在馬里繼續跟武裝分子交戰的法國,西方強國都說,未來一年,他們將繼續採取較為放手的做法,資助、支援和訓練非洲部隊,以遏制暴力的極端主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