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香港“和平佔中”運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2013年71大遊行,以爭取民主及普選為主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2013年71大遊行,以爭取民主及普選為主要訴求(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主權移交後,北京承諾讓香港人普選特首,但一拖再拖,延至2017年才有機會落實普選。為了爭取符合國際標準的特首普選,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及支聯會常委朱耀明牧師,今年3月底發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

香港學生團體學民思潮平安夜設街站宣傳全民提名理念,並呼籲港人參與民陣元旦遊行爭普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學生團體學民思潮平安夜設街站宣傳全民提名理念,並呼籲港人參與民陣元旦遊行爭普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戴耀廷在記者會上表示,和平佔中運動主要包括四個步驟,簽署誓約、商討日、公民授權和公民抗命。經過商討日及公民授權後,運動會就2017年特首選舉方法提出具體方案,假如當局漠視公民的民主訴求,提出不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選舉方法,和平佔中運動在適當時間進行包括佔領中環堵路在內的公民抗命行動。

戴耀廷說:我們希望也有一定數量的香港市民,是會選擇參與公民抗命的行為,並且之後會主動自首,並且在法庭是不作抗辯。我們期望最少有一萬人,本著良知的呼喚,按著他自己的處境,投入這個運動的各個環節,讓愛讓和平佔領中環。

陳健民認為,如果港府不推出真普選方案,令這次政改失敗的話,會令香港年青人走向激進抗爭,而中年人會對社會灰心厭倦,可能出現另一次港人移民潮。

陳健民說:你想想今時今日的年青人,叫他們等到2024年,你覺得他們會是如何﹖我們很相信如果這次政改失敗的話,我相信香港會全面激進化,特別年青人很快就會動起來,但在我們身邊的中年人、中產階級,他們感覺很不相同,很多人面對香港現在的政局覺得很厭倦,我在1997年聽朋友說移民很多年沒有聽過了,現在開始身邊的朋友開始討論這個問題,究竟去哪裡退休﹖去哪裡移民。
「和平佔中」運動首次引入商討式民主及公民抗命的理念(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和平佔中」運動首次引入商討式民主及公民抗命的理念(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今年6月9日,約700人出席和平佔中首次商討日,商討日的主要目的,是凝聚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就運動可能面對的問題交換意見,建立一種就公共事務進行理性商議的文化。戴耀廷表示,這次商討日是香港民主發展特別的一天,因為民主發展已到了關鍵時刻,宣布佔中運動由醞釀期進入組織裝備期,日後要令佔中運動遍地開花,累積經驗為萬人商討日做準備。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成員劉同學參與佔中第一個商討日,在佔中的實驗階段希望了解成效如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成員劉同學參與佔中第一個商討日,在佔中的實驗階段希望了解成效如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參與佔中運動第一個商討日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成員劉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和平佔中似乎已經是香港人爭取普選的最後方法,作為學生有責任去推動社會公義及普選,因此在佔中的實驗階段希望了解成效如何。

劉同學說:因為始終看了很多文章都提及,無論是遊行、絕食、甚至拉布、與中央(北京)溝通,種種方法在十多年來,我不可以用毫無成效,但成效是始終未達到真正一人一票普選這一步,而似乎現在和平佔中這個行動是帶給我們有一個希望,而我不想浪費一個希望,所以盡可能去參與。

另一方面,26位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以及多個泛民政黨及團體3月底正式成立「真普選聯盟」。聯盟召集人鄭宇碩在記者會上指出,北京人大常委有關文件清楚承諾,香港市民可以在2017年普選特首,2020年普選所有立法會議席,聯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促成人大常委的承諾得以真正落實。而且特首候選人的提名資格絕對不能夠高過現在,這個提名的資格也不可以帶有政治審查的性質。

鄭宇碩說:即是說愛國愛港這些。我們都解釋過,如果提出這些要求,第一我們要問愛國愛港的定義是如何﹖更重要的是誰決定﹖在其他場合我也解釋過,我們會覺得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是非常愛國,我們會覺得現在在中國爭取國民權益,這批維權人士是非常愛國,如果你說用國內(中國)的標準,裸官是否愛國呢﹖我們沒有要求將這一套要求施於香港的公務員隊伍。

今年7月,真普聯公佈由學者顧問團提出的三個特首普選方案,都有保留《基本法》所訂明的「提名委員會」制度。學者顧問團認為「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式有三種:方案A,可以由目前特首選舉委員會加當時全體民選區議員組成約1,500人的提名委員會;方案B全港分20區按比例代表制由全民普選產生約400人的提名委員會;方案C由民選區議員加立法會議員組成約500人的提名委員會。

各方案中,只要候選人取得十分一提名委員具名支持,即可成為特首候選人。而在方案A及方案C的「提名委員會」基礎上,另設「公民聯署」機制,只要符合《基本法》第44條基本資格的香港居民,獲得地區直選中已登記選民2%或以上具名支持(約8萬人),提名委員會必須提名該人參選。

不過,公民提名不單成為泛民主派與建制派之間的爭拗,泛民主派各政黨及團體,對公民提名是否2017年普選特首方案的必要條件,都沒有共識。為抗衡佔領中環運動,今年8月,傳媒人周融及多名學者、工商及專業人士成立「幫港出聲」,表示要發動10萬名市民抵制「佔中」。

反對佔中的親建制派團體,在第一次佔中商討日到場抗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反對佔中的親建制派團體,在第一次佔中商討日到場抗議(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幫港出聲」召集人、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今年10月在一個研討會上表示,公民提名並不可怕,但要著重法治精神,並認清目前香港的一些局限,不可以當《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不存在,可以考慮擴大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何濼生表示,希望爭取低門檻的普選,但不可以忽略北京的「心魔」。

何濼生說:中央(北京)心魔這件事情是客觀存在,不可以當它「無到」(不存在),她(北京)是不放心,如果她真的繼續不放心的話,可能真的影響到香港爭取低門檻的真普選,所以我常常希望我們能夠做一些事情,能夠爭取到北京對香港人放心。她的心魔是甚麼呢﹖她真的怕外國人有、她真的怕這樣,我不是說真的有這件事情,但她真的怕、她真的怕香港有一些反對勢力,影響她對國內(大陸)的管治,你不可以當這件事情「無到」(不存在)。

除了「幫港出聲」,一些親建制派團體包括「愛護香港力量」(愛港力)、「愛港之聲」及「保衛香港運動」的表現都受到關注。今年4月,真普聯首次舉辦政改論壇,「愛港之聲」及「守護中環」超過20名成員,在論壇舉行期間多次叫囂、插話,打斷台上嘉賓發言,又集體高舉反對主辦單位的標語,現場一片混亂,原定3小時的論壇,進行不足一小時,主辦單位被逼宣佈腰斬。

核心成員為建制派青年團的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今年7月底舉辦普選論壇,邀請多位泛民及建制派代表出席,包括佔中倡議者之一陳健民及愛港力召集人陳靜心。論壇舉行期間台上嘉賓發言時針鋒相對,台下支持者也不時叫囂、插話。有愛港力支持者不滿學民思潮成員準備送上一個諷刺陳靜心的道具,台下發生混亂及衝突,論壇被逼提前半小時腰斬。

針對過去接近一年來,香港多次出現激進親建制派團體的滋擾論壇等事件,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以往也有一些比較激進的「維園阿伯」在電視台舉辦的公開議政論壇上叫囂,不過,過去一年來情況更激化、更有組織性,但不肯定與特首梁振英上台有關。

馬嶽說:政治的氣氛兩大陣營其實越來越激化,以及其實有部份的人士,現在其實比較有組織地、即是刻意去找人、組織人去衝擊對方陣營的一些論壇等等,其實會令到其實相對上和平的、理性的討論變得困難。

在社會的爭議聲中,12月4日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領導的政改諮詢小組宣佈,正式啟動為期5個月的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工作。港府表示,對政改諮詣詢沒有預設立場,但強調要根據《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修改2016年立法會及2017年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而且諮詢文件沒有提公民提名,及後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表示,公民提名「跟《基本法》離得比較遠」,令泛民主派認為,港府的諮詢文件具有引導性。

民間人權陣線發與真普選聯盟發起元旦遊行爭取普選,和平佔中也會在民陣遊行當日,舉行「民間全民投票」,年滿18歲的香港市民可就普選特首三個原則性問題進行電子投票。而親建制派團體「保衛香港運動」,星期三下午也會在民陣元旦遊行的路線附近,擺街站舉行簽名活動。

「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星期二在電台節目表示,活動目的是呼籲社會「愛護基本法、落實雙普選」,對於被指向民陣及真普選聯盟等泛民組織挑釁,傅振中表示,會和平理性表達訴求,只會揮動中國國旗、播國歌,不過他指出,如果受到過份挑釁,不能擔保能否控制其餘成員不與民陣遊行人士發生衝突。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星期一去信監警會主席翟紹唐,就香港警方容許不同政見團體一同擺放街站表達不滿。鄭宇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擔心這樣的安排會引起衝突。
鄭宇碩說:我們有這樣的擔心,大家都知道我們所做的與過去一模一樣,這些所謂愛國甚麼組織都是新成立,警方作出這樣的安排我們非常之不滿意,我們覺得警方事實上已經離開了作為一個中立的、公務員的執法隊伍守的立場。

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表示,今次參與人數只有十多人,不用向警方申請,不過,他表示已經與警方溝通過。香港警方星期一表示,未收到有親建制派團體在民陣遊行路線擺街站的通知,但得悉有關消息,會跟進並作適當安排,包括分隔相關人士及加派警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