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 香港關注「推普廢粵」

  • 湯惠芸 香港


2014年7月中,香港多家傳媒連續一星期都跟進報道,中國大陸廣東電視新聞頻道的主要節目《正點新聞》6月底突然停止沿用廣東話報道,改為普通話廣播,引起廣東居民質疑,當局是否推動新一波「推普廢粵」行動。

香港有線電視新聞及無線電視新聞,7月14日都引用大陸《南方都市報》的報道,製作專題報道表示,最近廣東省又引起「推普廢粵」疑雲。繼有報道指一直沿用粵語報道新聞的電視台,要改為普通話外,有傳佛山市政府將會限制公共機構與傳媒使用粵語。

無線電視新聞引述《南方都市報》的報道指,佛山7月中召開語言文字動員會,規定電台、電視台8成以上要用普通話,新聞報道的主播和記者也要用普通話。一旦出現方言,會在佛山語言評估中被扣分,不過報道沒提及扣分的後果。

另外,香港《蘋果日報》7月中也引述《南方都市報》報道,佛山的幼稚園、小學的校園語言,在教學、其他活動和交流中,將要使用普通話,否則將會扣分。老師授課及批改功課時不得寫繁體字、異體字或錯別字。

香港書展參展商、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今年7月中在書展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港府近年推動中小學用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即是「普教中」,加上7月中傳出大陸廣東省可能推動新一波「推普廢粵」,有關粵語及香港本土文化的書籍成為書展焦點。

彭志銘並表示,今年4月香港教育局突然宣佈粵語不是一種合法的方言,引起香港各界廣泛關注,該公司結集40多位作者的評論,包括學者、教師、立法會議員,以及一位15歲的中學生,推出《香港粵語頂硬上》一書,從語音、歷史、社會、政治、法律等,多方面評論粵語的優點及文化。

彭志銘說:15歲的中學生,他們才是苦主、他們才是用家,他們上課的時候,原來是受普通話所累,舉一個簡單的例:我們廣東話平時就說,阿媽叫我去街市買番茄。這樣就可以了。原來你考試的時候寫,我媽媽叫我去街市買番茄,原來是不合格的,他居然要寫:我媽媽叫我去菜市場買西紅柿。即是這些北方的語言已經入侵我們香港的教育。

彭志銘並表示,港人習慣叫街邊小食「一串魚蛋」,在「普教中」之下,不可以叫「魚蛋」,要稱為「魚肉丸子」,這些北方用語的入侵,令很多香港學生感到困惑,因此有學生組織「反普教中學生關注組」。

反普教中學生關注組成員、《香港粵語頂硬上》作者之一、15歲的香港中學生木子7月中在書展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目前全香港有7成小學及25%的中學實施「普教中」,他說自己比較「幸運」沒有接受過「普教中」,他在書中分享的內容都是關注組收集的真實個案。

木子說: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廣東話我們會講『街市』,而街市也是一個書面語可以入文的一個詞彙,但是在『普教中』之下,原本在正常中文課容許的一個詞彙『街市』,就被斥為方言字、不是規範用語,取而代之就是『菜市場』。其實街市這個用詞本身帶有香港本土的文化特色,也是通順、合理的中文,其實硬是要將它改成菜市場,原全是不合理的,其實『普教中』為了要迎合北方話的講法而更改,不合理之餘,更會抹殺香港本地的文化。

木子表示,學生應該可以自由選擇用廣東話或者北方的詞彙,而「普教中」只準學生用中國普通話的規範用語,不單抹殺香港下一代的廣東話文化,也影響學生寫作的創作自由,他擔心「普教中」會越來越普及,令香港學生的中文學習不能夠多元化發展,對香港本土文化及學生學習的效益都會有損害。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十幾名成員,今年9月初發起遊行到香港培正小學,反對該校在本學年起,全校推行普教中。關注組表示,港人應該關注香港學校推行普教中,是中國廣東省推普廢粵的伏線,危害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

關注組副主席、網名「郭奉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針對培正小學推行普教中遊行,主要是因為該校曾經大力支持廣東話母語教學,而本學年開始卻背棄廣東話教授中文科,該校中文科主任易老師更表明,中文寫作語法與普通話口語相同,將香港學生沿用多年的書面語視為不可入文的辭彙,有誤導學生之嫌。

郭奉孝說:易嘉琪老師的言論,說普教中可以幫到學生,甚至說「掏出來」才對,「拿出來」是不對,不可以寫「擠迫」,要寫「擁擠」,竟然認為大陸一些口語就是書面語,即是將北方口語就等於書面語,香港的廣東話就一定不是書面語,這樣錯誤、很無知的信息,告訴學生、公眾、家長,這樣做是十分不負責任,也是誤人子弟的行為。

郭奉孝表示,普教中危害廣東話在香港的地位,可以說一種文化侵略,令香港新一代減少用廣東話思考,改為用中國官方的普通話,例如「魚蛋」要說「魚肉丸子」、「踩單車」要說「騎自行車」,造成接受普教中的學生日常討論、談話都變成用普通話。

郭奉孝並表示,香港教育局對推行普教中的學校有大額撥款支助,每間學校可以得到超過18萬美元的撥款,比推行國民教育的超過6萬美元,高出接近3倍,而國民教育的其中一環其實就是普教中,要令香港學生以普通話作為學校語言,從而加強國民身份認同,甚至用中國的教科書,將中國的愛國教育滲透到香港。

郭奉孝說:首先其實他們推行普教中之後,他們的課本也有很多變成大陸的字眼,也有少少鼓吹一定要見到國旗要很感動,或者增強他們國民意識的一些東西,甚至乎我們在國民教育的規程上,其實也有普教中的環節,即是說普教中其實是國民教育的計劃的一個部份,所以其實我們都很關注這件事。

郭奉孝表示,經過前年反國教運動,香港教育局在處理普教中的問題上,不再明目張膽,以「校本自決」作為「擋箭牌」,一切的回應都表示教育局沒有指定學校一定要推行普教中,但背後卻可能用龐大的撥款,「引誘學校自決」推行普教中。郭奉孝並表示,目前政改及普選成為港人關注的焦點,普教中這類文化議題被忽略,關注組將發動聯署及舉行論壇等活動,呼籲各界關注普教中的影響。

郭奉孝說:最主要我覺得其實是家長對普教中的理解太少,甚至連一些學生都因為上慣了,就不知不覺,然後你會見到在政制方面,香港政改也是進行得如火如荼,政改方案、普選議題,所以因為一些太過熱門、太過重點的話題,令到很多香港人、很多市民都忽略了文化方面的事情。

去年10月成立,以「撐粵語」反對普教中為宗旨的社交網絡群組「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反普教中議題沒有被廣泛關注,與香港的政治氣候及思潮有關,目前大中華思想的香港社運人士普遍關注政改及普選的議題,而有關反普教中會被歸類為本土派關注的議題,不過陳樂行認為,其實普教中與國民教育一樣,都有思想灌輸,要加強香港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在教材方面,有人發現普教中與國民教育的編寫及師資都很類似。

陳樂行說:就例如之前國民教育時期,都有發現有一篇文章叫做<我們的國旗>,這個也是普教中的教材,當中的內容就說「我們都要用神性的目光去注視國旗,國旗也會反映著我們的感情」,還有一些祖國的成功之類。為何它會採用這篇文章,出版社就說,因為它是用大陸的課文,而大陸本身已經用普通話教中文,出版社出於方便,或者大陸的教材拼音系統發展得比較成熟,所以推行普教中要比較完備,所有教材都齊備,一個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從大陸那邊拿教材,以及請大陸老師作指導。

對於香港傳媒7月中已經廣泛關注,廣東省可能在9月初推動新一波推普廢粵,陳樂行表示,港語學有做相關的調查,但是當地人對於推普廢粵的反對氣氛,沒有4年前那麼濃厚,據一位社會學家分析,4年前廣州出現多次數千人的撐粵語遊行,與2010年廣州市政府辦亞運,在市內進行拆遷,影響廣州市民的生活空間有關。

陳樂行說:那些廣東人就會覺得,他們具有威脅,他們本身本土的文化地位受到威脅,為何我的屋要拆掉,跟著建一個運動場給其他人、其他外省人去娛樂呢﹖這些抗拒的情緒隨著那些遷拆的工作、更加多外省人的擁入不斷蘊釀,所以為何4年前可以有撐粵遊行,不單是推普廢粵的問題,本身都有一個社會因素在當中。

陳樂行表示,目前廣州沒有其他大型的社會問題出現,因此沒有出現大規模撐粵語遊行,而香港反普教中的情況與廣州類似,部份支持港語學反普教中的人士,都是因為近年太多大陸人湧入香港,令港人覺得文化受到威脅,才有參與反普教中的行動,所以反推普廢粵及反普教中,不單是文化因素,更多原因是社會氣候的改變才會蘊釀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