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回顧:港人移民加拿大急增

  • 湯惠芸 香港

今年1至3月港人移民加拿大人數大幅增加。圖為多倫多機場 (VOA湯惠芸攝)

今年1至3月港人移民加拿大人數大幅增加。圖為多倫多機場 (VOA湯惠芸攝)


近年香港人移民外國的人數有上升趨勢,回顧今年尤其以移民到加拿大的港人急增。據加拿大移民部統計顯示,今年頭3個月抵埗加拿大的香港移民,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85%,而同期香港人提出的申請人數亦增加17%。有加拿大港人團體表示,近年香港人出現第二波移民潮,與特首梁振英管治無方有直接關係。亦有加籍港人表示,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不斷收緊,估計港人移民加拿大將會愈來愈困難。

據香港保安局今年6月初公佈的統計顯示,2015年移居外國的香港人約7千人,較前年2014年增100人,頭三位最多港人移居的國家依次為美國、澳洲和加拿大,3個國家合共佔港人移民總數的7成。

港人第二波移民潮

回顧今年港人移民加拿大人數急增,據加拿大移民部統計顯示,今年1至3月已經有300名港人移民抵達加拿大,與去年同期比較增加85%,申請移民人數為345人,較去年同期增加17%。香港人申請移民加拿大,由審核到批准約需兩年,今年第一季抵埗人數急增,加拿大移民部發言人表示與2014年港人申請增加有關,這一年有1,478名港人申請,較2013年增加52%。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 (VOA湯惠芸攝)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 (VOA湯惠芸攝)

「港加聯」發言人馮玉蘭在多倫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80年代香港主權移交之前,很多香港人由於害怕中共統治,出現一波顯著的移民潮,尤其以移民加拿大的港人最多。馮玉蘭表示,至1997年主權移交初期,很多香港人發現生活沒有太大改變,移民潮開始平靜下來,但是2012年特首梁振英上任之後,第二波港人移民潮開始上升。

馮玉蘭說:這個與梁振英「689」管治無方有直接的關係,因為有很多加籍港人、即是其實你看到有很多人對「689」的管治失去信心。

香港人權自由法治倒退

馮玉蘭表示,香港政府及北京都應該意識到香港人的恐懼,而恐懼的根源是來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過去接近20年來未有落實,而且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也是一拖再拖。馮玉蘭並表示,香港的人權、言論自由及法治,近年也是「溫水煮蛙」式大倒退,特別2014年中國人大的「8-31決定」,變相否定香港人可以實行真普選,這些都是令香港人出現第二波移民潮的主因。

馮玉蘭說:所以這一切的措施,完全令很多香港人對香港的前景感到很暗淡,特別梁振英的管治班子,令到整個社會進一步撕裂,這個也是另一個所謂frustration (沮喪)的因素,所以我自己真的感受到,即是我們(加拿大)這邊所有的社區人士、組織者,都感受到香港第二波的移民潮已經出現了。

馮玉蘭表示,她發現今年暑假有很多香港「師奶團」,組團到多倫多「睇屋」及買屋,很可能是她們先買屋然後讓子女到多倫多讀書,等到子女畢業後申請居留權,再申請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團聚。

打消建設祖國念頭

27歲的加籍港人Keith在多倫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06年他從香港到多倫多讀高中(Grade 11),然後考上大學,2011年大學畢業後在多倫多工作,從事機械及礦業工程師,並且申請移民。

加籍港人Keith (VOA湯惠芸攝)

加籍港人Keith (VOA湯惠芸攝)

Keith說:首先很現實地看到人工(薪金)的差別,在北美洲從事工程師的人工怎樣都高過香港,最多可以高3、4倍。也是因為香港工程界的工作,不是太技術層面的,在北美洲好很多。

Keith表示,小時候他有「大中華」思想,當初到加拿大讀書,本來是想效法中國首位鐵路工程師詹天佑,出國留學之後回來「建設祖國」。不過,留學加拿大的時候,Keith有機會接觸香港的網絡電台,受到黃毓民的「政治啟蒙」,令他對中港兩地的政治有所認識,也打消了「建設祖國」的想法。

Keith說:當時(2011年)香港的政治環境,發覺我回去不可以「建設祖國」,因為大陸政府根本不會當香港人是自己人。也在當時發覺香港與大陸其實是兩回事。那麼就打消念頭,留在加拿大工作。

學習猶太人

Keith表示,他在加拿大讀書、工作,並且移民定居,但是一直關心香港事務,今年初與一些志同道合的加籍港人及留學生,成立「香港研究社」,舉辦《十年》電影放影會及研討會,今年9月28日也在多倫多大學舉辦雨傘運動兩周年,《未竟之路》紀錄片放會及導演視像座談會。

Keith表示,在加拿大定居的加籍港人,對香港仍然非常關心,他認為在身份認同上,很多加籍港人對香港人身份認同可能高過對加拿大人身份認同。Keith表示,香港人其實可以學習猶太人。

Keith說:大家可以想想,當時猶太人未立國的時候,即是猶太人未立國的時候,就散居世界各地,他們絕對是融入在不同的社會,因為猶太人很多層面上都很成功,但是他們都保存到自己的文化超過2千年。香港人其實可以學猶太人,一個所謂「diaspora」,即是「散居」各地,但是都保持到自己的傳統。

港人移民加拿大 將愈來愈難

Keith表示,有留意到今年初移民加拿大的香港人大幅增加,他亦觀察到很多香港留學生打算畢業後留在加拿大,不過,Keith表示,移民加拿大的門檻愈來愈高,估計港人移民加拿大將會愈來愈困難。

Keith說:譬如一家大小想移民過來(加拿大),這個就愈來愈難,因為門檻提高了。門檻高了最主要因為很多大陸移民將經濟--即是來投資(移民)的門檻、銀碼(投資額)推高了。這樣就很難。而且所謂技術移民的排隊,也被很多不同國籍的人排到很滿,所以香港人,即是非學生的香港人,如果想移民來加拿大,其實是愈來愈難--相比起八、九十年代。

香港生活環境變差

Henry和他的配偶Guy在多倫多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11年他們在同性婚姻合法的溫哥華結婚,本來打算在香港定居到退休才回加拿大生活,近年由於香港生活環境的變化,有加拿大籍的Guy去年中決定回流加拿大,並且申請配偶Henry入籍加拿大。

加籍港人Guy (左)及Henry(VOA湯惠芸攝)

加籍港人Guy (左)及Henry(VOA湯惠芸攝)

Henry表示,近年香港生活環境的變化,主要由於中國自由行人數不斷增加,達到超過4千萬人次,遠高於700多萬香港人的人口,導致中港矛盾不斷激化。

Henry說:特別是旅遊區,或者一些市區,是因為自由行令到原本大家生活的社區變成藥房、金舖,即是剛剛阿Guy講過一些拖篋,或者一些文化衝突的問題,我想最嚴重是2012到2014年的時候,你上facebook(面書)隨時見到一些片段,有人「放低幾両」(隨地大小便),跟著有人打架、吵架。

Henry表示,特首梁振英2012年上台之後,很多政策都令香港人覺得是偏向大陸,例如今年9月被揭發的新界橫洲事件,與深圳前海的發展有聯繫,而新界東北發展,以致港珠澳大橋等基建工程,都令很多香港人覺得是中港融合的計劃,也是導致他們不想留在香港生活的主要原因。

Henry說:這一堆東西其實好似將原本在深圳河的中港區隔,一路在融合,變成整個香港人的生活空間是愈來愈危險,好像快要被人攻陷。

Guy說:吞併。

Henry說:是啊,現在真的是吞併,即是一國一制其實已經開始了。

移民海外 仍可保存香港文化

Guy表示,1977年他14歲的時候,跟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2005年有機會到中國工作,回流返香港定居,10年間看到香港受中港融合的影響,變得很「誇張」,情況與電影《十年》描述的很相似,所以他決定去年年中回流加拿大,並且申請配偶Henry入籍加拿大。

Guy說,他們離開香港並不是放棄香港,他用一間屋起火應該留在屋內救火,還是逃出屋外救火比較容易來形容移民外國,他認為在中共管治之下,移民外國定居仍然可以保留香港人的文化。

Guy還說:我覺得最多人認同的方面就是保留香港的文化,因為香港的文化「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即是它那種特質在100年之後仍然一定有的,是不是﹖我們叫做「半中不西」怎樣也好,你是有它的一套,有它的一種看法、生活習慣,已經是環境培養到,即是另外一個品種來的,你硬是將這種人想趕盡殺絕也好,不要想溝淡你也好,或者將你個人勞改也好,怎樣也好,想變成第二種人也好,其實是最難堪的一件事。

香港研究社在多倫多大學舉辦雨傘運動兩周年紀念活動(VOA湯惠芸攝)

香港研究社在多倫多大學舉辦雨傘運動兩周年紀念活動(VOA湯惠芸攝)

Henry表示,移民到加拿大之後,嘗試用另外一些方法幫香港,例如參與發起「香港文化論政網絡」,連結多倫多及倫敦兩地的港人移民,舉辦論壇及文化活動,令到更多外國的政界人士,有更多渠道了解香港的政治局勢,尤其協助香港本土派的政治人物在外國有更多溝通的橋樑。

以上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