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2014美中逐鹿非洲

  • 林楓

2014年8月美國首次舉辦的非洲峰會上各國領導人合影

2014年8月美國首次舉辦的非洲峰會上各國領導人合影


今年8月,美國破天荒的在首都華盛頓舉辦首次美國與非洲國家領導人峰會,強調美國要加強同非洲的經貿聯繫。這突顯美國與中國這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在爭奪對非洲影響力的較量正趨於白熱化。

8月4日至6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華盛頓迎接50位非洲國家領導人,共同出席首屆美國與非洲國家領導人峰會。他在峰會期間舉行的美非商業論壇上說:“非洲擁有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一個日益擴大的中產階層、日益擴大的製造和零售業、以及世界上增長最快的電信市場之一。”

奧巴馬在論壇上宣布,包括可口可樂、通用電氣、沃爾瑪和黑石集團等在內的美國企業將在非洲投資140億美元,用於清潔能源、航空、銀行業和基礎設施。

然而這些行動至多只能說幫助美國趕上中國在非洲的腳步。中國早在五年前就已超過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投資國。去年,中國與非洲的貿易額突破2000億美元,是美國與非洲貿易的兩倍多。由中國主導的中非合作論壇自2000年開創以來,至今已經搞了六次峰會。

在奧巴馬主持美非領導人峰會的三個月前,中國總理李克強出訪非洲四國,並出席在尼日利亞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其間,中國宣布對非洲新增一筆100億美元的貸款,包括為修建一條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到港口城市蒙巴薩的鐵路提供90%的資金。中國人民銀行還與非洲開發銀行簽署了20億美元的“非洲共同增長基金”融資協議,用於給非洲開發銀行的項目提供資金。

但中國與非洲的接觸也面臨著不少批評的聲音。去年,前尼日利亞中央銀行行長撒努西稱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他在金融時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說,“中國買走我們的初級產品,再把製成品賣給我們。從本質上說,這也是殖民主義。”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開發與比較政治學教授、《龍的禮物:中國在非洲真實的故事》(Dragon's Gift: The Real Story of China in Africa)一書的作者布羅蒂格姆(Deborah Brautigam)並不贊同中國在非洲扮演著“新殖民主義者”的角色這種看法。她說:“如果我們看非洲與世界任何地方的貿 易,比如美國與非洲、歐洲與非洲、或者是中國與非洲,我們會發現它們的貿易結構大體上是相似的。在美國,非洲對我們的經濟利益來講也是原材料。這並不一定 就是說美國也是個新殖民主義者。這主要是非洲的經濟結構使然,除了原材料非洲還不能生產別的產品。”

不過,中國在非洲面臨越來越多的困境也是個不爭的事實。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發現,非洲幾個主要國家都不約而同地出現了受訪民眾對中國印像變差的情況。非洲對中國的批評主要是中國向非洲輸出勞工,而不是給非洲本地帶來就業機會;中國在非洲的大型基建項目使非洲國家政府背上沉重的債務;還有就是中國的廉價商品充斥非洲市場,造成非洲本土工業得不到發展。

這些不足之處正是奧巴馬政府希望美國能夠有所建樹的領域,以顯示美國與中國的不同之處。

奧巴馬在美非商業論壇上發表講話時說:“我們和非洲發展關係不僅僅是為了非洲的自然資源,我們看重的是 非洲最重要的資源,那就是它的人民、人才還有它的潛力。我們不會為了我們自己的發展跑到非洲去開礦。我們要通過和非洲建立真正的伙伴關係來給所有人創造就 業和機會,開啟一個非洲發展的時代。這是美國所提供的伙伴關係。”

但奧巴馬政府在非洲政策上的變化也將面臨挑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布羅蒂格姆說:“在出口信貸方面,中國有雄厚的資金去支持中國企業。而美國在出口信貸方面的預算非常少,美國也不給企業提供補助。 140億美元只是美國承諾要提供的,並不需要馬上拿出來。而且國會也非常不情願掏這筆資金。”

據布羅蒂格姆估算,中國兩大機構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從1995年到2012年間為非洲提供了500億美元的融資,其中大多數是以出口信貸的方式提供。同期美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為非洲買家提供的融資約120億美元。此外,中國企業還可以從政府那裡獲得出口退稅。

這並非意味美國和中國會為爭奪對非洲的影響力而拼個你死我活。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非洲發展項目客座研究員孫韻在“非洲在中國的外交政策”(Africa in China's Foreign Policy)的報告中說,中國對非洲的投資和貿易分別僅佔中國全球投資和貿易的3%和5%。《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執行編輯扎卡里•凱克(Zachary Keck)則表示,非洲在美國的外交政策中也絕不佔首要位置。這意味,美中的較量不在非洲,也意味兩國未來在非洲的合作或許會大於競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