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美中兩軍交流破浪前進

  • 黎堡

美中兩軍參謀總長鄧普西和房峰輝,2014年5月會見 (美國國防部照片)

美中兩軍參謀總長鄧普西和房峰輝,2014年5月會見 (美國國防部照片)


2014年伊始,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軍上將洛克利爾(Admiral Locklear)1月在五角大樓與媒體見面時為前一年的兩軍關係打分。

“給我們雙邊關係打分的話,我會給它及格。”

如果基於這項標準,美中兩軍關係2014年的表現可能超出不少人的預期。

儘管在2013年最後兩個月中,中國方面採取了五角大樓所說的一些「不專業、不必要」的動作,美中兩軍還是克服了重重障礙,不僅提升了兩軍交流的規格和頻率,並取得一些旨在降低兩軍誤判風險的實質性成果。

今年2月底,美國陸軍參謀長奧迪爾諾上將(General Odierno)訪華,掀開了今年兩軍高層互訪的序幕。

一個多月後,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Chuck Hagel)4月初展開他上任後首次對華訪問,並作為第一位外國高級官員,在訪華的頭一天登上中國首艘航空母艦參觀。

大約一個月後,美軍禮尚往來,以少有的最高軍禮在五角大樓隆重接待到訪的解放軍總參謀長房峰輝上將。

今年6、7月間,中國首次派出軍艦參與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多國軍事演習,將兩軍互動的規模推到了新的高度。

去年卸任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特別助理的布賴恩•克拉克(Bryan Clark)參與過中國海軍司令吳勝利上將去年訪美的接待工作。他在總結一年來美中兩軍關係發展時對美國之音說,持續這樣的互訪和交流對美國很重要。

“中國軍隊正在壯大。他們比以前更多地去海外行動,而且去得越來越遠。美國和中國的海軍和空軍會在外海上或空域中相遇。重要的是,兩軍要能相處和安全地行動,避免誤判和意外事故。”

在美國陸軍服役過10年、為美國公司進駐中國市場提供過法律諮詢的律師湯瑪斯•佩恩(Thomas Payne)說,美中兩國經濟和商業往來密切,兩軍發生意外對誰都不利。

“如果美國和中國高調捲入一場戰爭或者軍事事件,整個世界都會付出太大代價。”

2013年12月,中國海軍在南中國海國際海域強行阻攔美國一艘導彈巡洋艦,險些釀成相撞事件。經過兩軍幾個月的磋商之後,中國今年4月借主辦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的機會推出並與20個國家的海軍共同簽署了《海上意外相遇行為規則》。

今年8月,美國海軍一架偵察機在南中國海上空遇到中國戰機的近距離攔截和威脅,兩機險些相撞。11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兩軍關係等議題在北京會晤。之後白宮表示,美國下一個工作重點是建立兩軍空中相遇安全行為準則。

美國稱不會停止對中國的抵近偵察。中國官員說,既然如此,中國也不會停止對美軍飛機和軍艦實施攔截和反制。

目前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擔任資深研究員的克拉克說,美軍抵近偵察和中國實施攔截都符合國際慣例,關鍵是雙方需要對相遇行為規則有一個共識,才能降低發生意外的風險。

展望未來,克拉克說,美中兩國需要努力將兩軍交流的模式標準化,以便雙方更多地展開交流活動。

「目前,當我們希望跟中國舉辦聯合軍演時,我們必須將整個演練計畫送交兩國政府批准。這不容易,而且費時間,也意味著聯合軍演的次數會減少。如果你把它標準化,你會增加一年當中舉辦聯合軍演的次數。”

此外,美中兩軍不同兵種和部門之間交流的規模和頻率也出現參差不齊的現象。

今 年10月,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格林納特上將 (Admiral Jonathan Greenert)說,過去一年中他曾五度與中國海軍司令吳勝利上將會面,比他跟其他任何國家海軍指揮官的會面更加頻繁。但是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 爾上將年初表示,作為美軍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最高指揮官,他無法與中國軍方指揮官直接通話,並希望這一狀況得到改變。

陸軍參謀長奧迪爾諾上將也希望美國陸軍與中國的陸軍建立正式的對話和交流機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