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透視也門衝突造成的地區震盪

  • 鮑伯

2015年3月30日,也門薩那附近一處山間軍營受到空襲後,一名男子遙望從軍營升起的濃煙。

2015年3月30日,也門薩那附近一處山間軍營受到空襲後,一名男子遙望從軍營升起的濃煙。

伊朗支持的也門反政府武裝發動的兇猛攻勢激起了沙特阿拉伯等國家的反應。沙特領導了由 10 個以遜尼派阿拉伯國家為主的聯盟展開了空襲行動,阿拉伯國家還組建了一支快速干預部隊。 以什葉派為主的伊朗否認支持 也門 反政府武裝。

特拉維夫的國家安全研究所 (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 )的分析員埃爾.古贊斯凱( Yoel Guzansky )說,阿拉伯國家 寧肯由美國或歐洲政府出頭遏制也門 衝突。 不過, 世界大國缺乏反應 ,因此,他們覺得必須出手保護自己的利益。

他說: “ 也門之所以重要不在於也門本身,而是因為這是又一處阿拉伯人同波斯人交戰、遜尼派同什葉派交戰的地方。這是中東棋局中的又一個卒子。 ”

分析人士說,阿拉伯國家對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門的衝突越來越擔心,在這些地方, 伊朗支持的組織不斷坐大,權力真空還給伊斯蘭激進分子以可乘之機。

沙特駐華盛頓大使阿德爾. 朱貝爾( Adel al-Jube )說,也門的空襲行動不是沙特與伊朗之間的代理人戰爭。

他說: “ 我們別無選擇,我們試了一切可能的辦法來避免這樣做。也門方面也試了一切可能的辦法來避免這樣做。 ”

在同一家研究所 分析 阿拉伯軍隊的專家伊夫塔 · 沙皮爾( Yiftah S hapir )認為,中東正在發生 一場天翻地覆的 震盪。

他說: “ 中東不會像以前一樣了。 我覺得誰也說不准會變成什麼樣。我們現在仍處在變化的過程之中,但是, 跟以前相比,中東地區會變得非常不同。 ”

席捲中東的風波始於四年前。 一開始是和平的民主示威,隨後演變成教派和族群衝突。 一些分析人士說,這場大震動將 導致一百年前殖民強權制定的國界線被重新勾畫。

古贊凱斯說,這些國家的邊界 其實沒有改變,改變的是國內的政治結構。

他說: “ 我們看到很多例子,不僅政權垮台,整個國家也走向失敗。我認為也門可能是這種模式中最突出、最極端的例子。 ”

不過他說,在這些正在失敗的國家周圍,仍然有一些強大的政府,比如土耳 其、海灣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 等等。 各方 都感覺到伊朗的威脅,於是 不顧一些根深蒂固的分歧而走到一起。

古贊凱斯說: “ 這些共同的利益交集在了一起,這並不是新鮮事,但是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這種 利益交集 加劇了。阿拉伯各國政府中間真的有種恐懼心理。 ”

分析人士說, 在也門取得軍事勝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沙特領導的空襲可能讓伊朗採取反制行動,或者在也 門,或者通過 盟友在其它地方 下手。

分析人士說,有鑑於這樣的結果,最好的解決辦法是讓也門對立各派返回談判桌,並居中調停,促成某種權力分享協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