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總嚴打“一小撮” 露出毛左真面目?


習近平在9月4日,20國峰會舉行前一天在聖彼得堡走下階梯

習近平在9月4日,20國峰會舉行前一天在聖彼得堡走下階梯

華盛頓 - 在北京的政治觀察人士引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一段沒有公開報導的談話中將敢於上網直言批評當局的公共知識份子定性為屬於敵我矛盾的“一小撮反動知識份子”,說要嚴肅打擊。有分析指出,這一波類似當年“反右鬥爭”的打擊網絡言論自由運動是習近平主導的,為了確保”紅色江山“不在他手中失傳,露出了他的毛派原教旨主義真面目。

習近平8月19日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對數百名中共宣傳官員強調,經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習近平指出,宣傳思想部門承擔著十分重要的職責,必須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這位接掌中國黨政軍大權不到一年的紅二代領導人要求“宣傳思想部門工作要強起來,首先是領導幹部要強起來,班子要強起來。”

*內部講話:嚴打“反動知識份子”*

習近平的上述講話在中國各大官方傳媒上做了詳細報導,但是有觀察人士指出,他當時在負責意識形態和宣傳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發言時插話說的一段類似文革大批判語氣的話語卻沒有公開發表。

資深傳媒人高瑜日前在推特上披露當時習近平插了一句話說:有一小撮反動知識份子,利用互聯網,對黨的領導、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政權造謠、攻擊、污蔑,一定要嚴肅打擊。

美國之音記者9月5日致電高瑜求證習近平這段插話的可靠性時得知,上述習近平的插話有一個內部版本,正在一定級別的官員當中傳達。高瑜表示,這段話的來源如果不可靠,她不會在網上披露。她接著指出,近期中國各地宣傳部門和公安部門對網絡輿論的反應完全印證了習近平所講的要嚴肅打擊的真實性。

*當局亮劍 公安拉人*

中共當局高調宣傳習總書記關於意識形態和宣傳領域的8. 19講話精神之際,31個省市自治區黨委的宣傳部長紛紛表態跟進,聲稱要鬥爭、就要敢拉敢管,敢於亮劍。一時間,各地公安以制止網絡謠言為名大規模拘捕曾經批評或諷刺政府的知名網友和普通網民,包括涉嫌在北京一住家中嫖娼的所謂大V薛蠻子。

高瑜認為,中共當局這次亮劍實行打擊的主要對象就是倡導普世價值和憲政民主的公共知識份子。

她說:“講普世價值的,講憲政民主的,主要是對這些知識份子。認為他們是造謠污蔑,還有對他(習近平)往左轉進行了一些批評的人士。”

事實上,中共中央5月中旬下達到縣團級的所謂“七不講”不公開指令已經發出了清楚的訊號。首先由中國學者張雪忠在網上透露的“七不講”內容包括:不要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共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和不要講司法獨立。當時,由於這些條條框框跟習近平本人公開宣稱的一些說法相左,外界一時間不能確信這些內部指令是否反映中共新領導人的基本立場。張雪忠已經被華東政法大學停止教學任務 “下崗”。

*撩開面紗 顯露崢嶸*

長期觀察中國高層政治走向的評論人士陳子明對美國之音表示,現在從習近平把推崇普世價值的人定為敵我矛盾的毛式鬥爭方法來看,這位紅二代領導人露出了毛派原教旨主義的真面目。

他說:“所以說,很多人曾經懷疑反憲政(論戰)這個東西是不是背著他的,或者說是不是劉雲山弄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統一嘛。都認為,他既然那麼講了,怎麼又能這麼講呢。而現在很清楚了嘛,現在知道這個反憲政、反普世价值、反新聞自由、反公民社會,就是從他這兒來的嘛。”

*陳子明:網絡爭鳴 高層恐慌*

習近平的父親、中共元老習仲勳生前在黨內長期受壓,因直言反對六四鎮壓和提倡民主精神而備受世人尊敬。習近平上台後說了一些“遵守憲法”、“將權力關進籠子里”等貌似開明的有關政治體制的話,確曾贏得不少民心。許多公共知識份子對習李新政下啟動政治體制改革、進而推行憲政寄以厚望。

不過,今年5月下旬以來,中國的理論界出現了反憲政和挺憲政的激烈爭論。《紅旗文稿》等官方刊物成為登出反憲政文章的主要平台,人民日報(海外版)也連續發文高調批判憲政,但反憲政的主要論點遭到挺憲政學者的有力反駁,並受到眾多網民的鄙視唾棄。

陳子明認為,習近平和劉雲山等中共高層對龐大的中國網民群體的覺醒和傳播效力深感恐慌,這使得他們不能容忍網絡言論自由,也顧不得他們所堅稱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制度自信。

他說:“他們這批人現在對於網絡的形勢不能容忍了,因為別的他們還能把控得好,電視台啊,報紙啊,但是網絡他現在控制不住了。他著急了。 一個是他本人著急,一個是下面紛紛告急,特別是5月份和8月份這兩輪媒體的反憲政攻勢起來以後,遭到如此強烈的抵制、冷嘲熱諷和反擊。這出乎他們的意料,所以他們著急了。 ”

*官媒反應被指文革、反右遺風*

就在8月19日習近平對中國各地宣傳官員說要嚴肅打擊一小撮反動知識份子的當天,知名網友秦志暉(網名“秦火火”)、楊秀宇(網名“立二拆四”)等4人被警方以在網絡上造謠為由逮捕。23日,網上粉絲超過一千萬的網絡大V薛蠻子(本名薛必群,美籍華人)在北京一私人住所中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罪名帶走,處以行政拘留。短短幾天內,中國各地以網絡上造謠傳謠為由被拘捕的人數以千計。各大官媒紛紛登出帶有明顯批判性的報導。中央電視台破天荒地在新聞聯播節目中高調播出有關大V薛蠻子涉嫌嫖娼被拘捕的電視報導。官方主要傳媒這種“破格”處理網絡大V涉嫌買春的報導方法被譏諷為“順我者昌,逆我者嫖娼”。

專欄作家高瑜表示,這些做法令人想起毛澤東發動的文革和反右這些政治運動中整人和大興“文字獄”的噩夢,而且官方傳媒和宣傳部長所用的言詞跟文革時期和反右運動中的大字報用語別無二致。高瑜慨嘆,中國官員經過35年的改革開放,在意識形態和對待不同意見方面竟沒有長進。

她說:“幾乎就是文化大革命那種行為,那種行動方式。而且那些批判語言都趕上反右(運動)對右派了。毛澤東寫了‘這是為甚麼?’(大字報)之後,馬上把整風變成反右那種架勢。”

中國體制內敢言傳媒《中國改革》雜誌社原社長李偉東一度對習近平新政抱有開明專制的期望。但是他經過一段時間觀察,迅速由謹慎樂觀轉為悲觀,並發出警告說“文革會再現”。

高瑜不久前寫道,李偉東認為目前並沒有形成習李體制。她指出,習要走的道路實
際上是5年以前就達成的共識,既不是胡錦濤逼著他這麼做,也不是江澤民逼著他這
麼做,也不是7個人當中劉雲山裹脅他,都不是,是他的主動行動,是深思熟慮後的
主動做法。

*陳子明:習打公知或比毛“引蛇出洞”後果嚴重*

陳子明認為,習近平將敢於表達獨立見解的公知定為反動知識份子,直接動用專政工具進行拘捕的舉動,出手之快超過了毛澤東反右時的引蛇出洞。

他說:“他沿襲毛澤東在1957年的宣傳官員會議上講話的那種精神,就開始給知識份子定調子,扣帽子了嘛。 一小撮反動知識份子嘛。這很清楚嘛,(說)他們利用網絡,不是他們不想利用別的。他只要給你定了反動知識份子,你利用網絡,他也要反你。你利用媒體,他也要反你。你上街舉牌,他也認為你...... 那就是形式問題。關鍵是他給你進行敵我定性。這個是最關鍵的。“

不過,這位曾被打成64黑手坐牢數年的政治觀察人士表示,在當今中國,習近平打擊網絡言論自由、整肅公知的意圖能否得到各地官員全面貫徹仍然難說。

儘管習近平在公開發表的同一篇講話中表示要繼續深化改革,但是陳子明認為,這並非意味著習近平要沿著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繼續前行,而是參照毛澤東的階級鬥爭模式打擊異議人士,監控網絡言論。

陳子明最近寫道,“在習近平打通“前30年”和“後30年”之後,從“不給普世價值留空間”這種叫囂來看,他們所心儀的“中國模式”不是接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而是接續毛澤東式的“亮劍”與“誰戰勝誰”。陳子明表示,可以斷言,如果讓這種模式得逞,勢必將中國引向新的“大躍進”和新的“文革”,甚至引向新的世界大戰。”

這位獨立政治評論人士在微博中說,“今天的中國社會已經不是半個世紀前的總體性社會、單位社會,政府已經沒有了毛澤東時代的那種掌控能力。只要民眾覺悟了,又敢於起來抗爭,最後的結果必然是,想要“不給普世價值留空間”的人,將會失去自己在政治舞台上的空間和在歷史上的地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