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菲“二軌”對話能走多遠?

  • 斯洋

菲律賓總統特使拉莫斯在香港(2016年8月12日)

菲律賓總統特使拉莫斯在香港(2016年8月12日)

華盛頓 —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剛剛結束對中國的“二軌對話”(track II dialogue)即兩國智庫和非政府組織之間的對話。分析人士說, 這樣的“二軌”對話雖然不能解決實質性問題,不過,至少可以暫時緩解了兩國的緊張關係,目前,中菲現在著眼可以摘取“低垂的果實”(容易實現的目標)。

菲律賓總統特使,前總統拉莫斯於8月12日結束香港訪問。在香港,他以私人身份會晤了中國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瑩和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雙方探討如何推進中菲之間的和平與合作。拉莫斯在結束行程時表示,他們此次未談及南中國海爭議問題。

雙方會後發表的聲明說,雙方探討了以下話題:包括鼓勵進行海洋生態保護;避免緊張局勢和促進漁業合作;開展禁毒和反走私合作;打擊犯罪和反腐敗合作;開拓增進旅遊合作的機會;鼓勵便利貿易和投資的措施;鼓勵就共同關心和感興趣的問題進行“二軌”交流。

“二軌”對話不會有實質性結果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項目主任格雷格波林(Greg Poling)說,拉莫斯和傅瑩的對話應該說是“1.5軌”的交流,因為傅瑩現在擔任著官方的職務,而拉莫斯是菲律賓總統指定的特使,因此,兩人的對話有官方背景。他認為這樣的對話,為兩國政府之間的正式對話打開了大門,但是,不會產生實質性的結果。

他說:“兩人對話是有幫助的第一步,如果沒有任何對話的話,兩國政府之間也不會有嚴肅的對話,因此,兩人之間的對話至少是打開了門路。但是,我懷疑這樣的對話能否達到實質性的效果,他們確實談到了很多有關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菲律賓稱帕納塔格礁)的問題,這確實也是低垂的果實,但是,我認為這還不夠。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會真正緩解緊張關係。”

波林說,如果想真正解除兩國間的緊張關係,中國需要做到很大的讓步,比如放棄靠近菲律賓的一些礁石的海底資源等,但是,到目前為止,他沒有看到中國在這個方面釋放出任何訊號。

雙方可以摘取“低垂的果實”

他還說,在目前階段,雙方還是可以先摘取一些“低垂的果實”。

他說:“海牙仲裁庭判定,斯卡伯勒淺灘週圍12海里海域的捕魚權屬於中菲雙方共享,雙方漁民都有權利在該區捕魚。這是可以實現的目標之一。他們也可以在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水域的捕魚權的問題。”

讓菲律賓漁民返回斯卡伯勒淺灘是前總統拉莫斯香港之行優先考慮的問題之一。中國在2012 年控制了距離菲律賓230公里的斯卡伯勒淺灘,控制該區海域,阻止菲方漁民在該區捕魚,因此菲律賓向海牙常設仲裁庭提出訴訟。

不過,這樣的目標也不那麼容易實現。拉莫斯後來對菲律賓傳媒表示,他們在對話中確實談到捕魚的問題, 以及恢復到衝突前的狀態,但是中國沒有承諾要放寬在斯卡伯勒淺灘水域捕魚的限制。他說,中方代表只是說,他們注意到菲律賓的關注,並表示,雙方有必要進行更多的會談,增加互信,緩解緊張氣氛。

中國最高法院8月2日宣佈將對包括有領土爭議的東中國海及南中國海等“中國管轄海域”行使司法權。中國最高法院說,如果有人在中國管轄海域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大陸架,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的其他海域內非法捕魚,將被判處最高一年的有期徒刑。

另外,傳媒注意到雙方也沒有提到在有爭議區域進行聯合開發資源的問題。

仲裁決定讓談判更加困難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還認為,因為菲律賓民意和憲法,仲裁庭的裁決在某種意義上讓中菲未來的雙邊談判更加困難,因為菲律賓總統不可能在與中國的任何談判中,向在大陸架和海上空間中做出任何讓步。

他說:“這(裁決)在菲律賓已經成為一個能否接受或是是否合法的底線了。比方說,菲律賓總統不能回到馬尼拉和民眾說,雖然裁決判定大陸架百分百屬於菲律賓,但是我和中國達成了一個協議,我給了他們多少百分比的大陸架。這可能被看作是割地,也會可能被認為是不符合(菲律賓)憲法。”

中國在裁決前表示,只要馬尼拉能夠放棄強制執行仲裁結果,北京就願意與菲律賓展開對話。裁決結果出台後幾天,中國外長王毅再次向菲律賓提出可在“不談及南海仲裁案前提下恢復雙邊談判”的要求,但是,遭到了菲律賓外長亞賽的拒絕。

亞賽星期六(8月13日)在接受傳媒採訪時表示,菲律賓沒有壓力,必須要與中國談判。他說,菲律賓可以等,等到中國願意談為止。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 III)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菲律賓贏了案件,我看不出他們想放棄這個案件。我也看不出中國在這樣的情況下會談判,雖然我希望中國可以改變,因為這里確實有機會讓爭端冷靜下來,所以談判成功與否完全取決於談判的基礎是甚麼。”

東盟不是解決南中國海爭端的好場所

另一方面,2016年8月15日至16日,中國與東盟國家在中國內蒙古滿洲里市舉行了落實《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第13次高官會和第18次聯合工作組會。本次會議在中國與東盟外長會之後、中國與東盟領導人會議之前舉行。

中國傳媒報導說,與會各方就全面有效落實《宣言》以及“南海行為準則”磋商等議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取得了積極成果。

但是,美國專家認為,東盟不是一個解決南中國海爭端的好場所。 布魯金斯學會的卜睿哲說:“因為東盟國家內部有很多衝突性的利益。而中國也充分利用了與柬埔寨的關係,在東盟取得了一票否決的權利。現在中國也在批評新加坡,認為新加坡在這個問題上捲入的太多了。”

2015年以來,中國推出南中國海問題上的“雙軌”戰略:即第一有關爭議由直接當事國通過友好協商談判尋求和平解決;第二,南中國海的和平與穩定由中國與東盟國家共同維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