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不再鼓勵漁民到南中國海爭議水域捕魚

  • 美國之音

南中國海主權爭議示意圖

南中國海主權爭議示意圖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國官員對美國之音證實,中國政府曾設立專款,鼓勵漁民到有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水域捕魚。但是,隨著建島工作的完成,如今專項補貼已經取消。

潭門鎮,原本只是中國海南省瓊海市東部一個不起眼的小漁村,村民靠海吃海,世世代代打魚為生。潭門港瀕臨南中國海。特殊地理位置讓這個平靜的小漁村也被捲入了中國和鄰國近來不斷升級的主權紛爭。

早些年,在中國官方的鼓勵下,潭門漁民拿著政府的特殊補貼南下到有爭議水域,一方面捕撈些珍稀海貨,一方面也算是替中國政府刷些存在感,變相地宣示主權。可是這樣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式。一名中國政府官員對美國之音說,隨著建島工作的完成, 漁民如今已經不再受歡迎,不僅取消了他們的專項補貼,如果涉嫌非法捕撈,更可能被中國的海上執法人員逮捕法辦。

潭門港是通往南中國海的入口。歷史上,潭門鎮上就有不畏風險,從事遠海捕撈的人。據中國官方2012年的統計數字,潭門鎮人口約3.2萬,鎮上有500多艘漁船,其中140多艘專門赴遠海捕撈。 粗算下來,前往南中國海捕撈的中國漁民中,90%都來自潭門。

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政府意識到近海資源正日漸枯竭,開始下撥經費開發斯普拉特利群島,也就是中國所稱的南沙群島。中國和週邊國家在這片水域一直存在主權爭端。中國政府設立了專門“南沙補貼”。補貼的標準每年不盡相同。根據中國傳媒報導,以2011年為例,凡是去過南沙的漁船,除了原油的柴油費和出海費外,一次性補貼3 .5萬元。前往有爭議的斯卡伯勒淺灘,也就是中國所說的黃岩島同樣可以拿到這項補貼。

然而,真正要拿到補貼不容易,不少漁民為了多拿點錢,每年出海四次。海路迢迢,這意味著這些他們一年中大約有8個月的時間都要在海上漂泊。打魚人要面對的永遠都是未卜的命運。風浪、暗礁隨時可能讓小船傾覆,潭門鎮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人命喪大海。然而這些還不是最可怕的,過去20多年中,中國和鄰國在這片海域的主權爭端不斷升級,在這里捕魚更可能遭遇荷槍實彈的外國軍人。

據中國農業部漁業局的不完全統計,“1989年到2010年,週邊國家在南沙海域襲擊、搶劫、抓扣、槍殺我漁船漁民事件達380宗,涉及漁船750多艘、漁民11,300人。其中25名漁民被打死或失蹤,24名漁民被打傷,800多名漁民被抓扣判刑。”

儘管風險重重,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潭門鎮漁民陳則波就是其中之一。他13歲出海捕魚,22歲成為“船老大”,常年帶領漁民出沒在斯卡伯勒淺灘,多次被菲律賓海警扣押,被中國傳媒譽為“黃岩島”英雄。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了潭門鎮,登上了一條剛剛從斯普拉特利群島返航的漁船。他鼓勵漁民要“造大船,闖深海,捕大魚。”

這種風光的豐厚的報酬如今可能不復存在。中國農業部的一名官員對美國之音表示,隨著中國建島工作的逐步完成,政府已經不再鼓勵潭門漁民前往南中國海,不僅取消了對他們的專項補貼,還有可能拘捕他們。
這位希望匿名的中國農業部海洋領域的專家說:“潭門的相關的補貼都已經沒有了,因為他們的很多捕撈方式都涉嫌非法。 現在他們只要在三沙出現,勢必會被漁政、漁監(拘捕)。因為現在我們的海巡力量非常強大,漁政、海監一旦發現他們有違規行為就會進行抓捕,並扭送至三沙的相關法庭進行處置。所以現在潭門基本上已經沒有船下南沙了。”

這位官員說,當國家自身的漁政力量相對薄弱時,每個國家都在某種程度上依靠漁民捕撈來證明某個區域的所屬或直接控制,越南、菲律賓也是同樣。那時這些漁民起到的維護主權的作用非常重要,可是當國家可以完全掌控該區域後,情況就不同了。

他說:“像中方現在建島完成之後,現在對海域的保護遠遠強於過去。他們對過去睜一眼閉一眼的各國的那些船隻,現在是統一都進行依法處置,而且處置力度非常強,既會抓到那些境外的船隻,也會抓到那些境內的船隻。”

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官員坦言,從一定程度上說,潭門漁民的確為中國的海洋主權做出過貢獻,“但是由於更嚴格的執法問題,最近沒有他們甚麼事情了。”

在瓊海市經營新潭門港海鮮大排檔的羅老闆以前也是潭門鎮的打魚人,不過那都是近10年前的事了。他說,以前潭門去南沙、西沙的人挺多的,不過這些年行情不好了:“少了,少了。這幾年都沒甚麼魚打了,都是在近海這邊捕點小魚,現在我們這邊包括捕魚的都很少了。因為都沒魚抓了,我們都是跑到近海去收購,或是跑到外面去收購。”

羅老闆說,苦於生計,很多潭門人現在都外出去打工,轉行做點別的。“國家主權”、“領土完整”這類閃閃發光的字眼對他來說遙遠又模糊,他說,每天起早摸黑,他在乎只是能買到便宜的魚,做好自己的小生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