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俞正聲對香港問題強硬引憂慮

  • 楊明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在中共十八大上海代表團會議上 (資料照片)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在中共十八大上海代表團會議上 (資料照片)

即將接任全國政協主席的俞正聲表示,中央政府不容許香港成為顛覆大陸的橋頭堡,若讓香港極端化傾向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對此,有觀察人士指出,北京最害怕和擔心的,不是所謂的外部力量,而是香港一國兩制中的政治民主等核心價值,憂慮會影響中國大陸的民眾。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星期三在會見港澳政協委員時表示,堅持一國兩制是港澳委員參加政協的基本和政治基礎,不贊成的人不能參加政協;確保愛國愛港愛澳力量在港澳長期執政,香港不能成為顛覆大陸社會主義的陣地和橋頭堡,大陸不能容忍有人舉著港英旗,要香港獨立的行為;不能任香港極端化傾向,甚至舉港英旗的情況發展下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等。

俞正聲還表示,香港2017年面臨普選,如果那個時候出現同中央對抗的力量,離心離德的力量在香港執政,對香港不好,對國家也不好。

俞正聲提出的五點希望,是他即將接任主管統戰工作的政協主席之前,首次就港澳問題發表公開看法。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香港過去歷來是觀察中國的中心,包括當年共產黨有很多人潛伏在香港,去抗衡國民黨。他認為,北京是以他們自己過去的經驗來推斷香港會成為顛覆中國的基地。他說,在香港回歸後,不會也不能再成為顛覆中國的基地。

他說:“北京現在害怕香港的,其實不一定是他們害怕所謂的外部力量,而是香港人見識的一些核心價值,這些早晚都會輻射到中國大陸。中國大陸老百姓看到為甚麼香港有一國兩制,而兩制裡邊的政治民主,是他們最需要的,所以北京最擔心這一點。”

劉銳紹說,俞正聲大談甚麼香港的一國兩制,但實際上他對香港內部問題,香港一國兩制的精華和精髓並不了解。

他說:“中共目前的高層領導,跟當年鄧小平談的一國兩制,內涵已經很不一樣了,甚至跟香港回歸初期的1997年,到2003年的情況也不一樣。”

劉銳紹說,俞正聲的講話基本上沒有從香港的實際情況出發,而是從控制和駕馭香港的中央利益出發,已經用他們的行動,否定了一國兩制的內涵。他說,如果中共領導人不真正落實回歸前一國兩制的構想,將來的矛盾衝突會更多。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前,當時北京為了把香港作為對台灣的一個示範,對香港採取了“無為而治”的策略。但是從2003年以來,中共對香港的政策,從“無為而治”,轉變到要“有所作為”。2002年,時任副總理的錢其琛敦促香港政府儘快就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中央政府的這種“有所作為”,非但沒有得到香港人民的贊同,反而招致反對23條立法的人民在2003年7月1日舉行了有50多萬人參加的大遊行,最後迫使特區政府終止23條的立法程序。

香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說,舉著龍獅旗示威,表達他們對一國兩制、對政府的看法的香港人畢竟是少數,但香港的主流,香港的廣大人民對中央政府在香港推行的一國兩制是認同的,15年來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他說,香港不應該成為顛覆中央政府的基地和橋頭堡。

香港蘋果報引述民主黨涂謹申的話說,俞正聲認為香港的示威者舉著龍獅旗就是搞顛覆,令人擔心日後23條立法時,會剝奪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此舉只能讓香港人反感,上街抗議的人會超過以往的50萬。

泛民主派的工黨的主席、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則表示,香港人舉龍獅旗是表達民眾對社會和政府管治不斷退步的不滿,宣泄他們的情緒,但港人絕對不要港獨。他認為,俞正聲的講話暗示中央不肯放手普選。

有泛民主派人士表示,俞正聲向港澳政協委員發出的講話,代表了北京新領導層對香港的政策,表明中央要打壓香港的反對聲音和本土運動,在兩會之後,北京及港府的政治打壓會再升級,很可能擴大到泛民和反政府輿論,日後有關為爭取真普選的佔領中環的公民抗議行動一旦登場,北京一定會出手打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