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夢之一﹕ 從人民幣國際化做起

  • 蕭洵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2015年4月9日資料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2015年4月9日資料照)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掌權之初喚起“中國夢”時,在許多人看來還是個混沌空洞的民族主義口號。而隨著人民幣國際化步伐的加快,元看起來已經成為延伸中國軟實力,實現中國復興夢想的載體。但是,中國當局在應對近期股災時的“失足”,也在所向披靡地展示實力之際,顯露出阿喀琉斯之踵。

中國當局在股市暴跌後施以重手救市的做法,引發外界對中國干預市場,以至裹足於改革的憂慮。而中國在金融領域的必要改革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評估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其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系列的重要因素。

IMF總裁拉加德本周三(7月27日)在一次在線記者會上首先就中國官媒提出的有關政府救市是否影響將元納入SDR貨幣系列的問題作答。她的話也許令中方鬆了口氣。

拉加德將近期中國股市動盪稱作是其成長中的經歷,並且將政府的救市措施視為政府應盡的義務。她說:“那是否會影響到我們對將元納入SDR貨幣系列的評估呢?我不認為會(有影響)。”

此前,拉加德已經表示,人民幣被納入SDR貨幣系列只是個時間問題。IMF照例應在今年晚些時候對SDR貨幣系列進行評估。但拉加德暗示這個審核過程會持續更長時間。

拉加德說,IMF會保持警覺,但同樣認識到中國政府已實施了顯著的改革。外界分析認為,IMF希望借北京努力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的意願,敦促其加快對金融市場的改革,使外資更易於進入中國市場。

華爾街日報日前刊登的一篇有關人民幣崛起的分析認為,對於中國而言,人民幣被IMF納入SDR貨幣系列,除了國家榮譽層面的因素外,政府希望此舉有利於提振人民幣的人氣;尤其在中國經濟增長乏力之際,吸引外資購買國企股票和地方債券,同時希望增加對海外市場的投資。

中國近年加快了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當本屆政府顯然摒棄了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以積極強勢姿態出現在國際舞台之時,人民幣國際化開始承載起當局推廣軟實力,以至走向習近平力推的實現民族復興“中國夢”的使命。

金融時報專欄作者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近日撰文,稱人民幣已兼具地緣政治和金融目標雙重使命。金奇曾任該報駐華首席記者,其獲獎暢銷書《中國震撼世界》捕捉了變化中的中國如何影響著整個世界。

金奇在文中說,自2009年被提升到國家政策層面起,中國的人民幣國際化努力體現了中共政權兩大要務:自力更生和國家安全。他寫道,中國從全球金融危機中得到兩大教訓:一是意識到美國可能是個不可靠的經濟伙伴,因此留在“美元區”總會有風險和動盪;此外,它看到美國雖受危機所累,卻仍能不費力地在全球發售債券。

因此,對於中國而言,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即意味著不必再說抱歉。

金奇以紐約和倫敦為經驗,列舉出成為全球資本源泉的好處:廣泛和縱深的資本市場不僅可以吸引人才,創造就業機會,更能夠令所在國以相對低廉的利率募集資金;而這對於債務已達GDP 282%的中國而言,尤其具有吸引力。

此外,習近平為實現其“中國夢”而打造的“一帶一路”構想,也需要有一個受到尊重的國際貨幣作為支撐,否則難以實現兼具地緣政治目的的宏大理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