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現代史學者章立凡談薄熙來案之三

  • 東方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前排右側) (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前排右側) (美國之音張楠拍攝)


薄熙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案雖然一審結束,但這場世紀大審給中國政壇造成的震盪仍在繼續。美國之音VOA衛視駐北京分社記者東方專訪了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為我們解讀薄案對北京高層政治以及三中全會的影響。接下來是專訪的最後一部分。

*淡化薄案 轉移話題*

薄熙來案件一審在濟南剛剛落幕,中共就宣佈十八屆三中全會將於十一月份召開。北京外媒圈分析推遲召開的原因,可能是要把薄熙來案在三中全會之前畫上句號。你怎麼分析這個案件對三中全會的影響?

章立凡說:“薄熙來的翻供還是對習近平先生和現在的領導核心造成了一定的被動。他這個驚人之舉,一個是阻斷原來高層各派打算拋棄他的共識,使他的問題重新成為一個沒法迅速消除的問題,這個問題還將繼續存在。

另一點,從政治上,大家都覺得薄熙來得分了,那丟分的是誰?還有一點,薄熙來案件的庭審實錄的公開也暗示出對薄熙來個人能力的一種評判。大家有可能在想,薄熙來是一個強人,真正的強人。有些人可能不是。這種聯想都是不太有利的。所以中央要儘快淡化薄的審判,盡快進入下一個程序。這樣就使得高層的話題有了轉移,公眾的注意力也有轉移。”

薄熙來和他的律師團隊會提出上訴嗎?你覺得會有二審嗎?

章立凡說:“我覺得應該有二審。薄熙來如果說在一審結束以後,就不再提出二審,他好像就不是薄熙來了。 薄熙來這個人從性格上來講,他肯定是一個不服輸的人。我想會有二審。”

有報道說,薄熙來案一審庭審結束後,薄熙來的家人起立鼓掌說:熙來,好樣的!據你的了解,薄熙來的家人對這個案子怎麼看?

章立凡說:“我認為作為親屬支持家庭成員,從人情上來講,是可以理解的。而且還有一點,利用親屬的供詞來指控一個被告,這個好像從現在公認司法文明來講,好像是有問題的。比如說薄谷開來對他先生的這種供詞。

我想不管我們從政治上怎麼評判薄熙來這些個做法,他以往的施政,唱紅打黑等等,他本人也是一個踐踏法制的人。但這一次來看,從政治上他得分這一點,是沒有疑問。

還有一個聯想,如果薄熙來是一個憲政體制下的政治家,或者政治人物, 他完全沒有必要用這種陰謀的方式來謀奪最高權力。他完全可以通過公平的競爭,來問鼎最高權力。正是由於我們這個一黨專政的體制,沒有外部的競爭,所以所有這些政治都必須在暗室裡面進行。這種暗室裡進行的鬥爭會變得非常的殘酷。也就中共歷史上經常講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所以這個案件 正好證實這個體制所存在的這種弊病。”

*能否翻案取決於三條曲線*

在現行體制下,薄熙來翻身的機會到底有多大?新華社的關於三中全會的新聞稿沒有提到要深化政治體制改革方面有大動作,而是把焦點放在反腐和經濟改革。你怎樣看待三中全會之後薄熙來翻身的機會?

章立凡說:“薄熙來有沒有翻身的機會,一個取決於高層的權鬥會朝甚麼方向發展。
剛才你也提到,這一次三中全會沒有釋出政治體制改革這方面的強烈信息。我想可
能是習先生的權力還不夠穩固。如果他真的想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他可能會得罪黨

內的大部分同僚,這樣他的位置會變得非常的危險。他有可能重蹈像胡耀邦,趙紫
陽那樣的格局,就是他自己被他的同僚給掀下去。我想習近平先生可能不想冒這麼
大的風險。

這同時也說明這個體制不太容易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我剛才講的這種權力鬥爭還會
繼續,然後社會的兩極分化還會繼續,而經濟上又找不到很好的出路,在這種情況
下,可能有三條曲線:一條是政治的, 一條是經濟,一條是社會情緒的曲線。如果
這三條曲線同時達到臨界點,就可能出現崩盤。那樣的話,薄熙來可能還有機會。
甚至文革是否會重新以某種方式出現,也留下想象的空間。”

北京有外媒報道說,如果中國現在進行一人一票的普選,薄熙來很可能會當選中國的總統,這說明毛左的一套在中國仍然有市場。你如何看待薄熙來的個人魅力? 

章立凡說:“我想這不大容易,因為中共的黨組織還是非常強大的。我此前也寫過一篇關於普選問題的文章。我認為如果中國現在馬上就實行一人一票的選舉,至少我相信,共產黨可能仍然會執政。至於說到薄熙來會不會當總統這一問題?這要看是誰跟他競爭。薄熙來會不會至少成為一個反對黨的領袖?完全有可能。如果在憲政制度下,薄熙來的勝算可能比其他人要高。另一方面,在出現政局動亂的情況下,
薄熙來也可能成為群眾的領袖,他是一個charisma的人物,所謂“魅力型領袖”。”

他現在對習近平還構成威脅嗎?

章立凡說:“暫時還不會有。畢竟習先生大權在握,北京軍區,沈陽軍區,這些重要的北方軍區應該都是忠實於他的。我想,從目前來講,還沒有人來挑戰他的權力。”

*刑不上常委的底線*

最近香港《南華早報》等外媒報道了中央反腐劍指周永康的新聞。周永康曾經工作過的四川和中石油,很多高管紛紛落馬。你覺得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會被打破嗎?這是不是中共內部拋出一個試探氣球呢?

章立凡說:“我想如果如報道所說的那樣,是在北戴河會議期間就已經確定了這件事,也就是薄案開審前這個事情就已經有了安排,這就有了變數。薄案的突然翻供是北戴河會議沒有預料到的。現在如果說拋出這麼一個氣球來, 我覺得可能也只是試探。就在最近,我們還看到周先生送的花圈出現在一個重要人物的葬禮上,這中間也透露出另外一個信息,那就是我們現在不能夠馬上判斷這件事會不會就這樣發展下去。

我指出一點,如果打破了以往的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刑不上常委,如果打破了這麼一個潛規則的話, 權力鬥爭有可能會加劇。

這是一個黨內鬥爭的底線,當然他是一個前常委,如果權力鬥爭涉及到有這樣一個
身份的人物,確實就是權鬥的最後一道籬笆就拆掉了。

在文革時期,出現過常委被打倒的事情,如劉少奇,後來又有王洪文,這些都是政治局常委一級的領導人被幹掉。到了六四事件, 趙紫陽,胡啟立兩常委被罷免。不
過此後,就一直沒有出現過針對常委進行的鬥爭。所以我想如果有這樣的事情出現,至少是預示著歷史進程的某種變化。”

你覺得作為習近平來說,處理薄熙來問題已經非常棘手,需要所謂大智慧,習近平會不會在處理薄案同時,再打另外一個大老虎?

章立凡說:“周先生任期內的主要對立面不是習先生,可能是其他的人,或者其他的派系。所以習先生在這件事上的態度,我現在很難揣測。”

最後請你為我們梳理一下如何繼續觀察薄熙來案?

章立凡說:“我認為薄熙來的政治生命,如果他被判刑,可能意味著他的政治生命的終結。但實際上,薄熙來的幽靈仍然在北京,或者在中南海的上空徘徊, 沒有離去。他投下的這個陰影可能還會伴隨我們很多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