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共輕判周永康 或因避免牽扯更多人和事

  • 林楓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6月11日﹐在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聆聽對其罪行的判處。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6月11日﹐在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聆聽對其罪行的判處。

中國突然宣佈已秘密審判了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並判處他無期徒刑。北京正式起訴周永康後﹐有海外分析稱他可能會判處死刑。這次新華社晚間突然公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後有分析認為,中共對周永康的從速、從輕發落是為了控制局面,避免牽扯出更多的人和事。

中國官方新華社星期四(6月11日)晚報道,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和故意泄露國家秘密案一審判處周永康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財產。新華社的報道,通篇沒有說周永康是何人。周永康是中央十七屆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今年73歲。他是兩年前被中紀委雙規的,兩個月前,中共宣佈天津法院審理其貪腐濫權泄密案。

中國官方在此之前沒有公佈有關開庭審判周永康的任何消息,只是在4月3日由最高檢察院發消息稱天津檢察院起訴周永康受賄、濫用職權和故意泄露國家秘密一案,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新華社周四晚間的報道說,天津市法院5月22日開庭審理了周永康案,但“鑒於周永康案中一些犯罪事實證據涉及國家秘密,依法對周永康案進行不公開開庭審理。”

中央電視台播出的法庭宣判的畫面顯示,周永康面色憔悴、滿頭白發。他在法庭上表示服從判決、認罪、悔罪,並且不會上訴。新華社報道說,周永康承認,他不斷為私情而違法違紀,違法犯罪的事實是客觀存在的,給“黨和國家造成了重大損失。”報道還援引周永康的話說:“對我問題的依紀依法處理,體現了全面從嚴治黨、全面依法治國的決心。”

一直非常關注周永康案的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對美國之音評論說:這種秘密審判所引用任何犯罪嫌疑人/當事人的原話,都真實性和可靠性都大大打了折扣。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隨後發表題為《任何人都沒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的評論員文章。文章說,“依法處理這一案件再次說明,我們黨勇於直面問題、糾正錯誤,勇於從嚴治黨、依法治國。堅持在法治的框架下懲治腐敗,使反腐敗走向規範化、制度化;著力用法律制度約束權力,把反腐倡廉建設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緊密結合起來。”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前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滕彪認為,周永康案的審理完全體現不出所謂“依法治國”的精神。

他說:“周永康的三項罪名除了涉及國家秘密的一項罪名可以不公開審判外,其它兩項罪名的開庭和判決都應該是公開的。”

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級別最高的領導人,周永康案的重要性甚至超過前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案,但其透明程度卻不及薄案。

他說:“我個人認為這個案件的透明度太低了。受賄這一塊、濫用職權這一塊應該更透明,因為這個案件非同一般。實際上它的重要性要超過薄熙來的案件,但薄熙來案件卻相對比較公開一些。”

北京近代歷史學者、獨立評論人士章立凡認為,周永康案不公開審理早在意料之中。

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在指控他有泄露機密這個罪行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埋下了不公開審理或部分不公開審理這么一個伏筆,現在來看果然是如此。”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表示,即使周永康案得到公開的審判也有可能是事先精心排練和控制的。

他說:“這個案子在一定程度上全都是由政治因素決定是否抓捕、如何定罪、如何量刑等等,所有這些都是政治鬥爭的結果。”

但周永康案的草草收場顯示中共當局甚至不敢於像審判薄熙來那樣走個過場。在審判薄熙來案中實際上是失控了。薄熙來在法庭上牽扯出其他的人和事。

章立凡說﹕“這次周永康案已他的認罪和不上訴換取對他不太重的處刑,也避免了向薄熙來案那樣發生在公開審判過程中失控的情況。”

章立凡表示,周永康作為前中共政法系統的一把手可能掌握很多高官或者要人的個人秘密,包括財務上的和生活上的,因此這可以作為一個討價還價的條件。

對周永康的無期徒刑判決出乎一些中國政壇觀察人士的預料。有評論人士曾一度猜測對周永康的判決將是死刑或死緩。

今年3月,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公佈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報告-2014》中提到周永康“搞非組織政治活動”,破壞黨的團結。中國官方沒有具體解讀何為“非組織政治活動”,但海外中文媒體將其解讀為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和令計劃的所謂“新四人幫”密謀推翻中共十七大定下的習近平、李克強的接班計劃。此次對周永康的審判沒有涉及他的“非組織政治活動”。

對於給周永康的量刑,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滕彪說:“從他貪腐的數額來看,從他所犯的罪行來看,他擔任政法委系統頭目這麼多年,實際上是犯下巨大的罪行,包括他的前妻被殺等刑事罪行等等都和他脫不了關系。所以,判他無期徒刑是太輕、太輕了。”

但無論如何,對周永康的宣壞意味習近平的“打虎”行動壞以體面地告一段落。最近幾個星期,人民日報接連發表文章向外界釋放反腐運動可能正在降溫的信號,而中國媒體上一直沒有報道“大老虎”落馬的消息。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說:“下面圍繞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上的博弈恐怕已經開始了。現在的領導層不能樹敵過多,以免在十九大的時候受挫。在這种情況下,太子黨必須保持同團派的政治同盟。”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的“打虎”運動在黨內遭遇到壞當大的阻力。對此,章立凡表示,腐敗是中國國家機器的“潤滑劑”,在這個“潤滑劑”消失的情況下,國家機器就無法正常運轉,造成整個體制都在怠工,甚至危及到中國經濟。

XS
SM
MD
LG